DCEP

  • 数字人民币深度解读:智能货币,可控匿名,多样化硬件钱包

    7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人民币研发工作组发布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 白皮书明确,数字人民币是人民银行发行的法定货币,主要定位于现金类支付凭证,不计付利息,将与实物人民币长期并存。作为一种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主要用于满足国内零售支付需求。 数字人民币白皮书中有哪些没被注意到的细节与亮点,匿名性是真是假,数字人民币可编程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要研发数字人民币? 总结起来,这主要由国际的大气候和国内的经济发展需求所决定。 国际上,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已经成为一场数字经济时代的军备竞赛。 国际清算银行最新调查报告显示,65 个国家或经济体的中央银行中约 86%已开展数字货币研究。 其次,加密货币特别是全球性稳定币发展迅速,带来了风险和挑战。 在白皮书中,可窥见央行对于加密货币持负面态度,认为加密货币缺乏价值支撑、价格波动剧烈、交易效率低下,多被用于投机,存在威胁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潜在风险,并成为洗钱等非法经济活动的支付工具。 在国内,随着数字经济发展,需要新型零售支付基础设施,来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支付需求,提升基础金融服务水平与效率,促进国内大循环畅通。 此外,我国现金使用率近期呈下降趋势,现金管理成本较高。 在白皮书发布的媒体吹风会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将数字人民币的意义和作用总结为三点: (1)助力数字经济发展的需要;(2)支撑现代中央银行制度建设的需要;(3)积极参与国际金融改革和协调对话的需要。 数字人民币如何实现匿名,保护隐私? 白皮书指出,数字人民币具有安全性与匿名性(可控匿名),注意,这里的匿名是可控匿名,也就是“小额匿名、大额依法可溯”,高度重视个人信息与隐私保护。 根据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今年年初的说法,目前的支付工具,无论是银行卡还是微信、支付宝,都是与银行账户体系绑定的,银行开户是实名制,无法满足匿名诉求。数字人民币与银行账户松耦合,可以在技术上实现小额匿名。 匿名钱包,仅用手机号就可以开立,KYC程度最低,但每日交易限额最低,只能满足日常小额支付需求。若要使用大额支付,就需要升级钱包,钱包余额和支付限额会随着KYC强度的增强而提高。 对于“央行可以通过电信运营商查手机号,来获取用户真实身份信息”这一担忧,穆长春当初也给予了回应。 他表示,“这其实是误解,尽管电信运营商的支付部门也参与了数字人民币的研发,但根据现行国家有关法律规定,电信运营商不得将手机客户信息披露给央行等第三方,当然也不得向运营数字人民币的部门提供。因此,用手机号开立的钱包对于人民银行和各运营机构来说是完全匿名的。” 穆长春强调,数字人民币对用户隐私的保护,在现行支付工具中是等级最高的。 现在数字人民币实际落地情况如何? 2019年末以来,人民银行首先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2022北京冬奥会场景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2020年11月开始,增加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6个新的试点地区。 截至2021年6月30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已超132万个,覆盖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领域。开立个人钱包2087万余个、对公钱包351万余个,累计交易笔数7075万余笔、金额约345亿元。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将继续稳妥推进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不预设推出时间表。 未来,北京冬奥会将会是数字人民币的重要使用场景,白皮书介绍,冬奥会将试点部署无人售货车、自助售货机、无人超市等创新应用场景,并推出支付手套、支付徽章、冬奥支付服装等可穿戴设备。 另外,为便利境外来华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和游客,人民银行将指导参研机构,推出数字人民币的软钱包及硬钱包服务解决方案。 数字人民币有运用区块链技术吗? 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表示,“区块链具有数据不可篡改和可追溯等优势,但存在性能和可扩展性上的缺点,更适用于低并发、低敏感的资产确权、交易转让、账本核对等场景。” 而数字人民币广泛应用于高频支付场景,高并发、低延迟,需要强大的性能支持,并不适合用“低效”的区块链进行结算。 因此,在数字人民币支付体系的交易层,采用了中心化架构,只有一个中心,那就是央行,所有跨机构交易均通过央行端进行价值转移。 但在数字人民币支付体系的发行层,基于联盟链技术构建了统一分布式账本,央行作为可信机构通过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将交易数据上链,保证数据真实准确,运营机构可进行跨机构对账、账本集体维护、多点备份。数字人民币体系结合区块链共识机制和可编程智能合约特性实现自动对账和自动差错处理。 因此,数字人民币部分运用了区块链技术,这也是“不预设技术路线”,实用主义方针的体现。 哪些机构和公司在参与数字人民币研发运营? 这和数字人民币采取中心化管理、双层运营的特性相关。 人民银行在数字人民币运营体系中处于中心地位,负责向运营机构发行数字人民币,运营机构负…

    2021年7月19日
    398 0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员:多种储备货币将为世界带来更高的稳定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货币政策及资本市场部门主管Tommaso Mancini-Griffoli5月24日在区块链峰会Consensus 2021上探讨了加密货币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定位,甚至还特别谈到了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Elon Musk)钟爱的狗狗币(DOGE)。 IMF 官员Tommaso Mancini-Griffoli 周一在Consensus 2021上表示,拥有多种储备货币的世界会更加稳定,只是加密货币还太过年轻、波动性过大,尚不适合做为一种全球储备货币。 据《Coindesk》报导,Mancini在被问及有关美国是否应该担心中国的数字人民币(DCEP)会威胁到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主导地位时,他回答道,从理论角度来说,多种储备货币将为世界带来更高的稳定度。 Mancini 说:“我并不是说美元就是这种情况。这是一个理论观点,即多种储备货币将支持世界拥有更好的稳定度。所以我认为,从国际角度来看,至少多于一种储备货币将会是个受欢迎的提议。” Mancini 并补充说道,目前世界上已经有不只一种储备货币,像是美元、欧元和日圆。 如今我国持续推进着DCEP的落地,计划目标在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展开更大规模的测试。据IMF去年发布的报告,该组织认为CBDC有助政府强化对货币政策的控制力;但是,IMF也特别强调,CBDC并不是能解决一切危机的完美方案。 虽然Mancini 认为多种储备货币有利全球稳定发展,但是至少以目前来说,加密货币还并不适合做为其中一种选项。其认为,加密货币资产从宏观角度来看依旧是微乎其微,尚不足以构成金融稳定风险的主要来源之一。 他说:“要使加密货币成为对央行构成重大威胁的资产,就需要有相当数量的货币替代(Currency Substitution)发生。” Mancini 描述的情况是指,从理论上来说,各国不得不使用更稳定的加密货币来作为替代或本国货币的补充。 Mancini 表示,货币替代是国际上普遍的大问题,不仅仅是关乎加密货币,还包括了稳定币、CBDC 等。他指出,这是因为在货币制度薄弱、高通膨和汇率波动大的国家中,货币替代的程度会越来越高。 Mancini 强调:“这些正是需要通过国际合作来解决的问题类型。” 《Coindesk》全球资本市场执行主编Lawrence Lewitinn 在会中向Mancini 提问,像IMF 这样的中立机构,是否能自行发行一种加密货币,并授权它作为一种全球储备货币? Mancini 则回应道,虽然加密货币可以在短时间内轻松地被创建,但这并不代表它可以是全球储备货币的潜在优良选项。在他看来,全球储备货币是不可能在一夕之间就被创造出来的。 Mancini 表示:“我想借此机会澄清一下,比特币、狗狗币等类似的货币,即便他们可能只是动动手指就瞬间被创造出来,并且达到了相对广泛的采用或相当大的市值,但他们确实无法做到国际储备货币应该做到的事,而它们也不应该被视作如此。” 他强调,国际储备货币必须是一种稳定的价值储存方式,而无论是比特币还是狗狗币,这些数字资产的波动幅度仍过于剧烈,和货币相比,加密货币似乎更接近一种投资资产。 文章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员:多种储备货币将为世界带来更高的稳定度

    2021年5月26日
    502 0
  • 复星集团梁信军万字演讲稿,分享区块链值得关注的投资热点

    去年 12 月,我们在本公众号平台上发表了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梁信军先生在阿里巴巴罗汉堂所做的主题演讲《区块链-孕育未来财富》的整理讲稿,深受读者喜爱,引起了广泛的热议与评论。今年 4 月 30 日,梁信军先生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科技创业中心做了《未来已来—属于区块链和数据经济的二十年》的主题演讲,本次演讲在去年罗汉堂演讲的基础上,融合了当下区块链行业最新发展趋势和投资热点,给听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思想盛宴。我们征得梁信军先生同意,将本次演讲内容整理成文字,与读者分享。 演讲分为四个部分: 应对疫情的全球货币大放水,极大促进了加密资产成长 应对疫情的长时间社交隔离和居家措施,催熟数据经济,促进了数字地球的快速形成 恣意生长的最大规模的区块链应用:DeFi 加密资产的投资 第一部分:应对疫情的全球货币大放水,极大促进了加密资产成长 2020 年四季度至今的加密资产热潮与过去一段时间里许多国家没有节制地发行货币有很大关联。我认为这种情况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也不会得到改善。这种情况下,全球居民一定会去寻找新的资产来应对这种冲击,这就催生了最近的加密资产的高速增长。我们通过「2021 年一季度全球大类资产表现一览」也可以发现,比特币在一季度的涨幅接近 100%,是所有大类资产里面的涨幅第一名。 为什么说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许多国家发行货币是没有节制的?我们从历史数据中可以看到:1932-2019 年,英国的 GDP 增长率是 2.5%,但 M2 的增长率是 8%,远超 GDP 增长率。美元也是同样的情况,1934-2019 年,美国的 GDP 增长率 3.7%,但 M2 的增长率是 7.4%,这也导致黄金对美元年均涨幅为 4.9%。由于疫情救助的原因,2020 年货币超发、M2 都创了新高,2020 年美国的 M2 同比增长 24.9%,接近二战期间 27%;欧元的 M2 同比增长 11%;日本的 M2 同比增长 14.7%,都是非常高的增长率。我们通过一个例子就可以非常直观地感受到高速的货币发行对居民的影响:按购买力,1913 年的 100 美元,到 2019 年只剩 3.87 美元,要是保有现金,才四代就接近贬值到 0,年均贬值 3.4%。 所以,我建议大家要去做一些价值投资,而不是拿着现金等待贬值,而且投资的对标不应该是 CPI,而应当以过去 80 多年的平均 M2 增速 8% 来做对标。 这里我们也看下中国的情况。2020 年中国的 M2 同比增长 18.1%,是 2011 年以来新高,这个增速是很厉害的。同样,我们也可以看到:按购买力,1987 年的 100 元,到 2019 年只剩 22.7 元,年均贬值 5%。 相比那些没有节制地发行货币的国家,加密资产的发行还是相对节制的。BTC 现在的发行速度为 2%-3%,3 年后发行增速会减半;ETH 现在的发行速度约为 4%,未来一年内转为 POS 共识机制后预计为 1%-2%。因此,对比 CPI 的增长速率,未来 BTC 和 ETH 会是一个通缩型资产。黄金一年的新增产量大约 2.2%,也是通缩的。同样,我们可以看到由于 BNB 存在销毁机制,也是一个通缩型的加密资产。但加密资产领域也有通胀型的资产,比如 EOS,大家也可以看到 EOS 的价格表现是非常弱的。 第二部分:应对疫情的长时间社交隔离和居家措施,催熟数据经济,促进了数字地球的快速形成 万向区块链控股董事长肖风认为在物理地球之上,有一个平行的数字地球。随着物联网的兴起,物理地球上的每一件物体或者绝大部分物体,在数字地球上也会有对应的身份。物理地球上面的商务活动、社交活动、政务活动在数字地球上也有对应。而且受疫情的影响,数字经济在过去一年多快速地成长。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我们常说,互联网将所有内容数字化,移动互联网将商品和服务也数字化,我认为未来区块链就是将所有类别的资产数字化。现在我们身边还没有数字化的东西,未来一定会被区块链找到方法后变得数字化。区块链必定会成为完全将物理地球与数字地球打通的技术,使得数据经济成为下一个 20 年的经济主要驱动力。 每个大时代的经济的核心驱动力总会轻松跑赢 M2 的,比如我们看看美国过去 100 年的市值前五名,你会发现,1917 年主导和跑赢大盘的是能源矿产基础原材料,到 1982 年是先进工业制造业;到 1998 年则是 IT;2017 年清一水全部是移动互联网;那么未来二十年是什么?我可以确定地告诉大家,是数据经济,当然物联网和区块链技术发展会重新定义谁是有数据资产的企业。 那么,回到投资的话题,我们该投什么呢?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常听到很多人说股价被高估了,市场应该要回调了。但是我们可以从以下数据中发现这些人的观点是错误的。2020 年末,FAANG 市值占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总市值之 2…

    2021年5月7日
    595 0
  • 数字人民币试点成果:1.5亿红包发放,1000万人参与,50万人使用

    3月25日,发改委等多部门印发了《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提出要加快数字人民币的试点推广,优先选择部分新型消费活跃的城市进行试点,着力提高金融运行效率、降低金融交易成本。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冯铭 3月25日,发改委等多部门印发了《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提出要加快数字人民币的试点推广,优先选择部分新型消费活跃的城市进行试点,着力提高金融运行效率、降低金融交易成本。 《链新》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数字人民币已经在深圳、苏州、北京、成都四大城市进行了七轮红包试点,共发放数字人民币近1.5亿元,近千万公众参与抽奖,超过50万人领取并使用。 整体来看,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工作是本着“成熟一处,试点一处,覆盖面逐步扩大,并发量不断提升”的节奏稳步推进。在应用场景方面,根据人民银行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初,数字人民币共拓展试点场景近5万个,覆盖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领域。 今年,多个城市在相关规划中提出要争取“数字人民币试点”,一场试点争夺战由此开始。 首批试点城市均已成功测试 2020年4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数字人民币研发工作正在稳妥推进,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不断优化和完善功能。 由此首批“4+1”的城市试点格局形成。截至目前,除雄安外,首批四大试点城市均已成功进行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 深圳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并且进行了多轮数字人民币红包抽签。 2020年10月8日,深圳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深圳微博发布厅”发布了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的消息,共有191.38万名在深个人预约了“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中签率为2.61%,使用红包交易62788笔,交易金额876.4万元。 作为全国首次,深圳罗湖区此次试点确定了数字人民币发放的基本流程,并且较为完整地展示了数字钱包APP安装与使用、数字人民币转账、支付、充值、绑卡等主要环节的操作过程,为后续试点奠定了基础。 福田区红包试点是深圳市进行的第二轮红包试点,此次活动共有180多万在深个人参与摇号抽签,中签率5.37%,95628名中签个人成功领取数字人民币红包,领取率超过95%,使用红包交易139794笔,交易金额1822.65万元。 2021年1月20日,深圳市龙华区进行第三轮红包试点活动,准备了10万个数字人民币红包,共发放了89724个,占总中签人员的89.7%,使用金额1697.82万元,占已发放红包金额的94.61%。 除了深圳,苏州在数字人民币试点方面布局也较为积极。 2020年12月11日,“苏州发布”官方微信号发文宣布,“双12苏州购物节”数字人民币消费红包经公证处现场公证,活动主办方已完成10万名中签个人“数字人民币”APP使用资格的申请工作,本次抽签参与人数超过70万,中签率约为14%。截至12月27日24时,96614人已领取红包,占总中签人数比例为96.61%,消费红包金额1896.82万元,占发放红包总金额比例的94.84%。 相较于深圳罗湖区的试点,苏州的此次试点有四项突破:一是覆盖人群更多,投放额度更大,应用场景更广;二是首次使用“碰一碰”和“双离线”支付方式;三是首次引入线上电商场景;四是交易更快捷,已达到基本效率要求。 为了巩固和扩大数字人民币在苏州试点的工作成效,2021年2月5日,苏州市人民政府联合京东集团开启“数字人民币·苏州年货节京东专场”活动,再次发放3000万数字人民币。本次试点覆盖商户超过1.6万家,报名人数为140.7672万人,中签率为10.66%。 成都方面也不甘示弱。2021年2月24日,成都市组织开展成都“数字人民币红包迎新春”活动。通过预约报名、抽签发放红包的方式,向中签人员发放约20万份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个中签用户将收到178元、238元两档红包(通过随机摇号抽取确定金额),总金额为4000万元。 应用场景方面,成都涵盖了服务三农、乡村振兴、公共交通、政务缴费、智慧康养、社区生活等领域。成都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成都将积极利用好先行试点优势,推进试点场景建设不断丰富,继续做好重点专项推广活动,拓展数字人民币在涉外支付领域的应用。 此外,作为首都的北京,后来也挤进了试点名单里。2021年2月6日,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之际,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围绕冬奥消费全场景,主办了“数字王府井,冰雪购物节”数字人民币试点活动。本次活动共有超过252万市民预约报名,中签率仅为1.98%。 据悉,下一步北京将围绕2022年冬奥会稳步推进数字人民币更多试点应用,持续深化落实“两区”政策,不断完善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和金融科技应用场景试验区建设,…

    2021年3月29日
    3.3K 0
  • 研究 | 央行数字货币应用的前提条件

    社会的技术结构,始终决定着货币的形式和支付系统的配置。金属的加工,塑造了铸锭和硬币。中国发明的造纸术,导致了转让票据和纸币的出现。技术的发展催生了非现金支付,计算机的出现推动了电子货币的进步,而加密算法的发展,计算能力的提高和无处不在的互联网,最终导致了数字货币的产生。 在2008年和2009年之交,比特币引发了一场潜移默化的货币革命,这是第一种在公共区块链网络上发行的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到2020年中期,80%的中央银行已经加入创建央行数字货币(CBDCs)的竞赛之中。在2020年1月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40多家央行、国际组织、学术研究人员和金融机构组成的社区,根据60多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和实验报告创建了一个框架,以帮助中央银行评估,设计,和部署CBDC资产:央行数字货币政策工具包。 央行数字货币(CBDCs)是一种数字支付工具,以国家记账单位计价,由中央银行直接管理。政府(或央行),而非私人银行,应该保持储备和流动性以支持这种数字货币。央行并不印钞,而是发行由立法和政府信贷支持的电子票据。这就是央行数字货币与虚拟(数字)货币的区别所在:虚拟(数字)货币不是由央行发行的,通常是完全去中心化的,没有独立的发行人。 尽管CBDC的概念是在几十年前提出的(例如,Tobin(1987)),但在过去一年中,人们对央行是否应该发行CBDC的态度,逐渐发生了巨大变化。各国央行最初关注的是需要谨慎对待的系统性影响(Barontini和Holden(2019))。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国家的现金使用率开始下降,应对这一状况的需求变得迫在眉睫,而许多央行都热衷于发行CBDC。Facebook宣布Libra计划,Telegram宣布TON代币的发行声明,以及随后公共部门的回应,成为了行业的引爆点。 国际清算银行工作文件#880 央行数字货币的崛起:驱动因素、方法和技术,第4页,https://www.bis.org/publ/work880.pdf 到2019年底,在公开场合中,央行官员相关的暗示变得频繁,尤其是在零售型CBDC方面。自2018年底以来,提及有关零售型和批发型CBDC的演讲次数再次增长,并且整体呈现比较积极的性质。 国际清算银行工作文件#880 央行数字货币的崛起:驱动因素、方法和技术,第4页https://www.bis.org/publ/work880.pdf 各国央行对CBDC议题的兴趣不断增加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在支持饱受Covid-19大流行冲击的全球经济和居民的背景下,法定货币的供应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因此,到2020年,货币供应总量的增长不到3%,而美元的基本货币供应量(M0)增长了50%以上。 维护公众对货币的信心,维持价格稳定,确保支付基础设施的弹性,是央行维持公众地位的主要手段。而CBDC可以作为实现公共政策目标的潜在工具,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对CBDC的兴趣与日俱增。 发达经济体的现金支付使用率正在下降。Covid-19加速了这些过程,并提高了人们对于减少现金周转的兴趣。快速便捷的数字支付,在数量和种类上都有了显著增长。为了在数字世界中制定和实现公共政策目标,各国央行积极研究向公众提供数字货币的利弊(“通用”CBDC)。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对于CBDC的理解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们正逐渐开始从现金转向数字法定货币。下一步是过渡到完全数字化的货币形式,这可能会对银行业和货币体系带来许多潜在后果,包括对每位企业家、雇员、个人和公民。 通过对有关CBDC分析报告和文章的审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没有人确切知道这种转变将导致什么结果。最有可能的是,CBDC将导致财政、货币和社会政策的终结。央行推出数字货币将导致刺激经济增长、借贷和消费支出方式的改变。 所有这些都将导致数字化的相互结算的空前增长,提高资本周转率,并可能实现全天候的任何数量的实时支付。因此,它将极大地促进经济增长。 CBDC的形式 ■ 零售型CBDC(通用) ■ 国内 ■ 跨境 ■ 批发型CBDC ■ 国内 ■ 跨境 ■ 混合型(合成型)CBDC–sCBDC 零售型CBDC可以被个人、商家和其他组织用作支付手段,也可以存入个人钱包和银行作为价值存储手段,或用作其他形式的数字支付。 批发型CBDC适用于某些金融机构,如商业银行和清算公司,主要用于国内或国际银行间的支付和结算。 2019年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作者提出了“合成型CBDC”的概念,也可以称为“具有储备抵押品的私人代币”或“混合型CBDC”。在该方案下,央行允许电子货币或支付服务提供商(PSP)等通常无法获得央行存款资金的金融机构在央行持有准备金,对这些机构进行更严格的保护和监督,同时也有可能改善不同支付系统之间的互操作性。 http://www…

    2021年3月23日
    3.5K 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