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2.0

  • 思考 | 论社交代币将如何重塑创作者经济市场

    社交代币(Social Token),随着创作者经济(Creator Economy)的兴起,在加密圈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然而,大多数用户对于其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它是一个币」,和其他的币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也不曾思考社交代币解决了什么问题和其底层逻辑。若想全面理解社交代币的底层逻辑,我们需要从价值实现闭环聊起。 自从商品可以以货币进行交易后,经济学家们就开始思考关于定价的奥秘。而「价值」被普遍泛指为商品与服务相对价格的通用表述。 经济学家们对于定义价值有着不同的理论。从以客观物体自身价值出发的「固有价值论」到以社会劳工投入所需量进行判定的「劳动价值论」,还有马克思学派推崇的以双方主观意识为本的「交换价值论」及以价格为唯一价值判定标准的「货币价值论」,再到脱离实用价值理论及劳动价值的「权利价值论」,还有以顾客需求作为主观判断准则的「主观价值论」和以边际效应为主导的「边际主义论」,不同理论从不同维度对「价值」进行定义。 而万物实现价值闭环时都需要经过三个步骤,价值的创造、传递及捕获。 价值的创造、传递及捕获 价值的创造是价值产生的本体投入相应生产资本通过不同的交互活动生成并产出价值,而价值传递是通过载体将价值从生产端传递至受用端,最终的价值捕获决定了最终价值效应的分配。 从价值创造角度来看,个体的价值创造分为两类,一类是通过其自身资源,以个人为运营实体,独立实现价值创造。第二类是通过加入组织,发挥个人相对优势,与其他个体进行分工协作,将资源聚合,以达到效率最大化。 随着科技的进步,信息及资源孤岛被逐渐打通,资源利用率被极大地提升,这也使得以个人为单位的价值创造变得更加可行。互联网平台将人类「最稀缺资源」,注意力,进行聚合,并为个体提供平台,让个人价值创造途径不再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可变现技能,这也开拓了全新的经济市场:创作者经济。 从价值传递角度来看,价值生产端会根据市场为价值载体进行定价,受用端会以主观角度判断载体价值,并决定是否进行价值交换。同样以创作者经济市场为例,价值载体不再局限于实物以及面对面交互,创造者可赋予价值的载体在科技的加持下的选择愈加丰富。 从价值捕获角度来看,每一次价值交换都包含不同的参与方,一般来说分为生产端、中间商及受用端,而各方在每一次交换过程中所捕获的价值是不同的。在创作者经济中,生产端是价值创造者,中间商为各类平台及服务商传递价值,而受用端是最终价值交换的终端,这三方最终都会进行不同程度的价值捕获。 价值创造者需要通过价值载体将价值传递至受用端并最终进行价值交换以覆盖价值创造成本,过程参与各方完成价值捕获。 然而在 Web2.0 的世界中,这一闭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限制。如 Naval 在 Twitter 中所说,过去的互联网是当我们知道如何构建开放社交协议之前的一个临时性漏洞。那么搭建在这个漏洞之上的创作者经济体出现了那些问题呢? 搭建在漏洞之上的创作者经济 从价值创造端来看,现今价值创造模式的局限性极大,创造者只能将自身固定时间内创造的价值以特定的方式进行输出,价值受用者也只能以特定的方式进行价值交换。例如,主播只有在开播时粉丝才能以平台特定的方式进行打赏,再比如短视频或文字创作者只能以特定输出载体进行创造价值,而受用端根据单次所产出价值决定是否进行价值交换。因此,价值创造个体无法全方位释放价值,且市场无法对价值进行连续性价值发现及捕获。 从价值传递维度来看,首先,所创造内容会受到官方审核监管,并不是所有价值都能被完整传递。其次,价值传递时大多需要依附在另一载体上。据 CBINSIGHTS 数据统计,大多数创作者需要依靠与品牌合作进行价值传递、完成价值捕获,这也增大了价值发现阻力,且创作者初期的冷启动成本极高。同时,受到价值传递平台的影响,价值创造者需要迎合平台调性以最大化其价值专递效率。 图片来源:CBINSIGHTS 从价值捕获维度来看,中心化中间商捕获了最多的超额价值。以抖音为例,抖音平台抽成高达 30%-45%,再加上其他中间商分成,最终创作者所捕获的价值被多方榨取。只有价值创造者与价值受用者的直接价值交换才能保证双方价值捕获的最优化。 应用区块链技术,将平台协议化,将价值创造个体代币化或许能解决这些问题。 社交代币将重塑创作者经济的价值实现闭环 将中间商以无许可协议的形式实现在去中心化网络中的优势对于了解区块链技术的朋友来说应该不必多言。在无许可的环境中,价值可被完整地传递,且价值创造者及受用者不存在被寻租风险,所有参与者的域内信息可无阻力在不同协议间穿梭使用,协议可完全按照参与者的需求变化进行民主迭代。 将价值创造个体代币化的本质其实就是个人铸币或发行个人信用问题,我们暂且称之为社交代币(Social Token)。首先社交代币让价值创造个体所创造的价值可被市场持续性定价,这也就意味着价值…

    3天前
    33 0
  • 对比在4条不同区块链上构建NFT市场的优劣势:BSC、Matic、Tron、以太坊

    原标题:《在不同的区块链技术上构建 NFT 市场》 NFT效用开始达到顶峰。NFT开始从数字资产走向实体资产,对NFT市场的需求变得不可或缺。对NFT的兴趣已经广泛增加,来自综合社区的人们开始向加密世界进军,专注于NFT。在某种程度上,加密狂热者开始涌入NFT开发公司,建立NFT市场,并利用这个市场炒作作为商业机会。现在让我们看看基于不同区块链的NFT市场的发展。 概述:BSC上的NFT市场开发Matic 上的 NFT 市场开发Tron上的NFT市场开发以太坊上的NFT市场开发BSC上的NFT市场发展NFT 市场开发人员更喜欢 Binance Smart Chain,因为它的速度和Gas费用更少。它有一个简单的UI,挖掘过程使它更受欢迎。到2021年5月16日,BSC 及其可靠的方法概念在 2021 年 5 月 16 日达到了高达 1200 万笔交易。其不断增长的链往往会继续对加密世界产生影响。 BSC 来自币安的币安智能链是一个基于社区的、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约区块链开源系统。与以太坊虚拟机(EVM)兼容。 BSC上的NFT市场 BSC上的NFT市场开发应该从为其NFT代币BEP-721和BEP-1155选择最受支持的钱包开始,存储 NFT 代币的库存和增加适应性的前端 UI 开始。 市场应该与BSC相关联,从而产生像铸币、出售、购买和投标等行为。 BSC的好处: 从BSC到ETH,反之亦然。 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的创建和支持运作。 BSC Block每3秒验证一次。 跨链转账支持 CipherTrace 用于监控 VASP、OTC 和发起欺诈的分析。 基于Matic(Polygon)上的NFT市场开发Matic是一个开源社区项目,致力于排除这些缺点。 可用的现有区块链技术。它以其可扩展性和快速交易而闻名。 NFT市场 Matic上的NFT 市场开发与其他区块链相同,我们需要构建一个专注于增加人们互动的Web应用程序。使用 Matic 构建的市场将收取非常低的gas费。。 Matic的一些好处: 它是以太坊兼容平台。 安全与各种验证。 完全可定制的。 Matic的安全性和可扩展性 由于其四层架构,Matic比以太坊相对更快。 第一层——ETH层的安全性和共识。 第二层——安全层。 第三层——Polygon SDK处理区块链之间的互操作性。 第四层——与此Matic签订链上和跨链合约,确保了可扩展性。 Tron上的NFT市场开发Tron也是去中心化区块链技术之一,gas费用更低,但与其他技术不同的是,它的新标准致力于稳定NFT标准。Tron的架构是完全分布式的,通过几个模块来增强模块化。 Tron的NFT市场 Tron支持跨链,可以进入任何NFT市场,其TRC-721与ERC-721完全兼容。任何具有所需功能的市场都可以使用Tron区块链。 TRC – 721 TRC-721标准允许我们以其独特性代币化资产,其ERC-721兼容性允许我们进行多个跨链交易。 TRC-721的好处: 元数据扩展接口:这允许我们的智能合约验证其名称和我们的 NFT 代表的资产的详细信息。 枚举扩展接口:这帮助我们控制和发布NFT的完整列表,并使它们易于使用。 以太坊上的NFT市场开发以太坊是第一个将NFT引入加密世界的去中心化区块链技术,大多数现有区块链技术将有虚拟机来支持以太坊。 gas费用 如果ETH下跌,开发人员将终止智能合约/ Dapps,因为它们的收购成本更低。如果ETH价格上涨,投资者将进行交易以获得一些利润,交易将持续进行而不会放缓,因此gas价格降价的机会更小。 ERC- 721和ERC-1155 ERC-721是第一个标准化的NFT。它被最广泛地使用和采用。它以其安全和透明而闻名。ERC-721有一种创建和跟踪代币的独特方式。 ERC-1155也被称为“下一代多代币标准”。它可以将gas价格降低到90%,但追踪所有权在这个标准中是一件大事。 在以太坊中建立一个市场以太坊上的NFT市场开发被广泛用于稳定性和可靠性。虽然BSC等竞争者已经超越了以太坊,但人们仍然信任以太坊的稳定性。 文章来源:对比在4条不同区块链上构建NFT市场的优劣势:BSC、Matic、Tron、以太坊

    2021年7月16日
    22 0
  • 速览V神Reddit AMA,涉及维克尔树 和状态休眠的即兴技术等话题

    原标题:《Vitalik关于无状态、维克尔树 和状态休眠的即兴技术 AMA 整理》 来源 | www.reddit.com/r/ethereum 作者 | Vitalik Buterin 了解这些技术的相关文章: 1.https://notes.ethereum.org/@vbuterin/verkle_and_state_expiry_proposal 中文版 by EthFans 2.https://notes.ethereum.org/@vbuterin/verkle_tree_eip 3.https://notes.ethereum.org/@vbuterin/state_expiry_eip 4.https://vitalik.ca/general/2021/06/18/verkle.html 中文版 by EthFans AMA 部分01 bluepintail 提问: 与进行中的升级 (1559、合并和分片) 相比,实现状态休眠机制 (state expiry) 的复杂度怎么样? Vitalik 回答: 好问题!我会说从以太坊客户端开发者的角度来说,它的复杂性介于 1559 和合并之间。它更大的难度在于基础设施还没建起来,以及要与状态休眠机制长期配合的话需要重写合约 (状态休眠机制不会破坏任何现有的合约,可能除了一些非常病态的情况,但它确实使现有的合约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低效,因此它们可能需要在 5-10年内重写,以保持可运行)。 需要构建的一个主要基础设施是提供旧状态的见证数据 (witness)。如果有人有 1 年多没访问过的旧状态,然后他们想发起一个事务访问它的,如果不在它们手上,他们会需要从某处取出该旧状态。有三种可能性: 中心化服务器 (etherchain、etherscan……) 采用一个标准化的 API,它会返回旧状态的见证数据 用户必须自己找到存档节点,并对其进行 RPC 调用 去中心化又易于使用的方案是更难开发的:类似用门户网络 (Portal Network) 存储这些证明 另一项需要实现的是升级所有以太坊基础设施,以使用包含地址周期的新地址格式。 对于合约的主要挑战是,如果你想构建一个长期保持可用的合约系统,那么你将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对应新用户的新数据不需要保存在旧地址周期。如果没有做任何事,那么如果一个 ERC20 代币在周期 0 被创建了,它现在应该是周期 10,然后发送一个 ERC20 代币到一个还未拥有该特定 ERC20 代币的地址,这将需要提供 8 个见证数据 (在时段20时,这会变成需要 18 个见证数据)。因此不是致命的,但会越来越烦人。为了避免这点,ERC20 代币需要采用一种在更新的 (newer) 地址周期上有子合约的结构,把更新创建地址上的余额存储在那些更新的地址周期上。我认为,现在是合约设计者开始认真考虑如何在“后状态休眠机制” 的世界里设计他们的合约了。 02 dhskiskdferh 提问: 你可以更详细阐述一下智能合约实现将如彻底支持这点吗?乍一看,我想知道如何把状态 (像余额和补贴)转移到一个新地址……我想是可以迁移状态的,尽管我会觉得这是非常贵的交易。 关于如何在未来编写合约以支持这点,请问你有什么洞见吗?谢谢 Vitalik 回答: 以下是一个更完整的”后状态休眠机制” ERC20 代币的概述。 假设 ERC20 合约在周期 C 创建,而它当前处于周期 N。它的每个周期 C, C+1, C+2 …. N 都有子合约。一个地址周期是 A 的地址的代币余额会被存储在周期  max(C, A) 的子合约里。 这确保了即使 ERC20 合约失活了,如果你创建了一个新地址,你将不需要提供见证数据 (因为如果你的地址是在周期 N ,那么余额会被存储在周期 N 的子合约里,这不需要见证数据才能编辑,因为 N 是最新的时段)。 只有以下两种情况才需要见证数据: 读取和编辑在最近两个时段都未被访问过的账户的余额 当账户和 ERC20 合约都失活后,第一次设置账户的余额 如果我们真的想,我们可以通过扩展协议来消除第二种情况,使在地址周期 P 的地址 X 可以发送由在地址周期  Q 上的地址 hash(X, P, Q) 所有的代币;这会允许代币持有者使用地址  hash(X, P, Q)  来接收代币,这样  X 就可以发送它们了 (如果 Q 是最近两个时段之一,这就不需要见证数据了)。 另一个想法是只在可用的最近状态周期里存储代币余额 (这样只要发送者的状态是最近的,就永远不需要见证数据才能发送代币给其他人),且只有在必要时才会用 transfer 函数从历史周期里取周期和汇总余额  (bal…

    2021年7月16日
    29 0
  • 观察 | 从伦敦硬分叉的具体内容,分析以太坊未来的价值空间

    原标题:《伦敦硬分叉,EIP-1559,以太坊 2.0》 以太坊正在经历其有史以来最大的升级,这是以太坊持有者和用户疯狂释放价值的开始。 伦敦硬分叉如何有效地将以太坊作为区块链和投资。我们将看看以太坊以及一些将为投资者和用户带来难以置信的价值的升级。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们可以看到价格横盘波动。总的来说,这显然是加密市场的整合阶段。我们还可以看到,在这段时间里,当从比特币的历史高点回落时,锁定在DeFi中的总价值当然也随之下降。 DeFi锁定了约560亿美元的资产,其中AAVE、InstaDApp和Curve Finance目前在以太坊排名前三。 560亿听起来可能很多,但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在这个数字上加上0,但在此之前我们确实需要升级以太坊。 伦敦硬分叉在2021年8月4日,以太坊将经历称为伦敦硬分叉的事情,它将通过区块12,965,000。 在伦敦硬分叉中出现了一个名为EIP-1559的提案,它将彻底改变用户和投资者看待以太坊的方式。EIP-1559将改变三个主要方面, 把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用处和以太坊明确地联系起来。 它将减少交易等待时间,消除自由市场收费的不确定性。 它将增加一种类似于比特币的供应有限的说法。 以太坊gas费EIP-1559的一个巨大变化是支付费用的方式。现在,gas费是用户支付的,以补偿在以太坊上处理和验证交易所需的计算能量。 本质上来说,如果用户想交易,就必须付费。我们过去使用过DeFi和以太坊 DeFi的人都知道,以太坊的费用或一个棘手的问题。 在需求非常高的时期,区块链由于一些原因,无法应付这种情况,所以用户必须出价更高。目前,需求有所下降,费用实际上是相当有竞争力的44美分,这并不贵。然而,这些费用可能高达10美元、20美元、50美元,甚至100美元。如果想交易500美元并支付100美元的费用,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什么将改变以太坊用户的游戏规则?喜欢确定性的投资者还认为,EIP-1559将取代以太坊用户竞标区块空间的拍卖系统,并将其转变为协议本身,实际决定gas价格。 EIP-1559将引入一个基本费用。这是动态的,它会根据网络使用情况而变化。但是协议本身将决定这个,并让用户知道他们需要支付多少,而不是用户只是盲目地竞标他们的交易。 现在,以太坊区块链本身将改变一个区块的计算能力,目标是每个区块约1500万gas。但这可能会根据网络使用情况而下降或上升。 每增加或减少一次,协议将增加或减少约12.5%的gas量。 还有一种费用叫做小费。所以,如果用户确实想让他们的交易先于其他人完成,他们可以给矿工小费,让他们把交易先于其他人完成。 然而,至关重要的是,EIP-1559并没有改变网络的规模,因此,在需求旺盛的时期,收费可能会继续保持极高的水平。在Etherscan上,我们可以看到其以太坊gas费用的历史。当需求非常高的时候,gas也会相应上涨。当使用量下降时,gas费也会下降,我们支付的交易费用也会减少。 这对用户和投资者意味着什么?拥有一个没有可靠和可预测的费用的网络根本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考虑到网络的其他升级(例如扩展、zk-rollups),它们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但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 接下来,我们有销毁机制,现在将包括作为一个升级。 以太坊销毁这里有一张以太坊的通胀率图表。本质上,每个被创建的新区块,即两个被称为Ether的新以太坊代币都是用它创建的。使用该网络并在其上交易的人越多,就意味着以太坊被创建的越多,这可能意味着以太坊就像法定货币一样拥有完全无限的供应。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比特币极端主义者说以太坊基本上是一个骗局。就像法定货币一样,它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被膨胀到零。这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价格本身没有超过通货膨胀的速度,投资也会被膨胀掉。 EIP-1559也试图解决这个问题。这两个ETH不是给矿工,可能只是在市场上被出售,增加了以太坊的供应和网络上支付的通胀费用,现在将销毁每个区块的这两个ETH,并可能完全根除它们。 一旦支付,基本费用将被销毁,并永久地从以太的总循环供应中移除。燃烧基础费用,而不是将其分配给矿工的原因,就是为了确保矿工不会受到激励,人为地堵塞网络,并保持基础费用高。 这对用户来说听起来很不错,但我们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减少对以太坊供应量对投资者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因为他们可能会看到以太坊的供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 以太坊潜在的无限供应一直是一个棘手问题。开发者和行业投资者已经看到了这种通胀,一些人因此对投资犹豫不决。 不过根据Coindesk的报告,可以看到,如果我们升级EIP-1559,交易费用可能会消耗掉以太坊目前约4%的年度供应增量。 那时相当高的 4% 通胀率可能会下降到 2%、1% 甚至 0% 的通胀率。如果用户有以太坊,假设通胀率是…

    2021年7月13日
    38 0
  • 迈向ETH 2.0:从“Olympic”到“伦敦”,看ETH历次升级中协议的演化

    编者注:原文发表于 2019 年 5 月 13 号。初版译本在此处。修改很少,增补了最近几次硬分叉的信息。 纵观全局,区块链技术出现的时间并不久。尽管区块链相关的基本概念(密码学、去中心化、点对点网络和交易)已经被研究了数十年,但直到 2008 年比特币诞生之后,人们才相信这些概念确实可以组合到一起、创造出可用的产品。尤其是以太坊,直到 2015 年才以一种公开的、可用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尽管预期的发展时间线和具体细节有所变化,以太坊仍坚持按照计划推进,不断升级协议,以确保提升可用性、安全性、功能性以及去中心化程度。 随着今年 2 月君士坦丁堡升级的完成,以太坊也就踩在了 Serenity(也被称为以太坊 2.0)阶段的门槛上,只待再经过一系列硬分叉和阶段性升级(包括 “以太坊 1.x”)便可实现。然而,为了更好地理解以太坊 2.0 的目标,我们先要回望一下当初是从何处启航。这里提供了一份以太坊大事记,回顾了以太坊历史上重要的计划内(外)的硬分叉和升级,为下一阶段的发展做准备。 Olympic | 2015 年 5 月 9 日以太坊区块链于 2015 年7 月正式公开上线。而在这之前的临门一脚是 Olympic——第 9 个也是最后一个开放的测试网,用以进行概念验证(PoC),让开发者预先探索以太坊区块链发布后的运行情况。Vitalik 宣布将发放共计 25000 枚 ETH 来奖励对网络进行压力测试的开发者们。测试要求很明确:尝试让网络超负荷,并 “疯狂操作网络状态”,从而了解协议将如何处理流量过高的情况。开发者需要测试四个方面:交易动作、虚拟机运行、挖矿机制以及一般惩罚机制。 Frontier | 2015 年 7 月 30 日 经过几个月的压力测试后,以太坊网络已经做好了进正式主网发布的准备。7 月 20 日,以太坊的创世块被挖出,社区开始逐渐扩大。在 Frontier 发布前几个月,Vinay Gupta 发表了一份说明,阐述了以太坊的发布过程。慷慨激昂的陈词中不乏对以太坊潜在用户的警示,Gupta 表示 Frontier 是 “最原始形态” 的以太坊,开发者们应当谨慎行事。就在 Frontier 发布的前几天, Stephen Taul 也像 Gupta 一样对开发者发出了提醒:“与美国拓荒潮期间那些勇敢的开拓者们一样,以太坊社区的参与者将发现巨大的机会,同时也将面临许多挑战。” Frontier 协议包含以下几个关键特性: 区块奖励:当矿工们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成功挖到一个区块时,他们将收到以 ETH 发放的奖励。在 Frontier 阶段,矿工的区块奖励是每区块 5 ETH。 Gas:在 Frontier 发布后的初期,每个区块的 Gas 上限被硬编码为 5000 gas。说白了,这就意味着网络上不会有什么大动作。这样就留出了一段缓冲期,以便矿工开始在以太坊上工作,并让早期用户安装客户端。几天后,该 Gas 上限自动解除,网络可以按照计划开始处理交易和智能合约。 Canary 合约:Canary 合约被纳入了 Frontier ,用以告知用户哪些链已遭受或易遭受攻击。Canary 合约被会赋予 0 或 1 的值。如果合约被赋值 1,客户端就能识别出这是一条出错的链,并在挖矿时避开这条无效链。本质上来说,Canary 合约的这些功能使得以太坊核心开发团队在网络出现问题时能够暂停网络的运行。在以太坊早期阶段,Canary 合约是一个极度中心化却又不可或缺的保护机制。 可用性:所有开发者的操作均通过命令行来执行,因为没有图形用户界面。整个网络是可用的,但用户界面非常粗糙,只有熟悉以太坊并具备操作经验的人才有能力使用。 Homestead | 2016 年 3 月 14 日Homestead 升级是以太坊网络的第一个硬分叉计划,于 2016 年 3 月 14 日在第 1,150,000 个区块上开始实施。总的来说,Homestead 升级主要包括对以太坊的三大重要改进措施。首先,它移除了 Canary 合约,去除了网络中的中心化部分。其次,它在以太坊的合约编程语言 Solidity 中引入了新代码。最后,它引入了 Mist 钱包,让用户能持有/交易 ETH 并编写/部署智能合约。 Homestead 升级是最早实施的以太坊改进提案(EIP)之一。EIP 指的是向社区提出的建议,一旦它们得到认可,就会被纳入网络升级中。 Homestead 升级包含三个 EIP: EIP-2:Homestead 核心升级 EIP 2.1:将通过交易创建智能合约的成本从 21000 Gas 提高到 53000 Gas。之前,通过合约来创建合约(推荐办法)的成本比通过交易创建合约的成本更高。由于通过交易创建合约的 gas 成本提高,EIP 2…

    2021年7月12日
    51 0
  • 以太坊状态报告 :低gas费用会成为新常态吗?

    本文来自 Coinmetrics, 原文作者:Nate Maddrey 和 Coin Metrics 团队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 Moni 对于以太坊来说,最近最受关注的就是 gas 费用出现大幅下降,目前已降至 2020 年 3 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虽然几个月前 gas 平均价格经常达到 150-200 GWEI,但自 5 月底以来已降至 15-30 GWEI 范围。 上图资料来源:Coin Metrics Formula Builder 虽然这次 Gas 价格的下跌看上去与 ETH 的价格暴跌有关,但实际上,从 4 月下旬开始,以太坊网络交易费用就开始下降,远在市场暴跌之前, 5 月 1 日时,以太坊平均 gas 价格已经低至 40 GWEI。 5 月 12 日和 19 日,ga s价格暂时回升至 250-300 GWEI,这是市场震荡期间 gas 价格表现最糟糕的两天。但经过仔细分析,我们发现 gas 价格大幅上涨是由极端市场状况引起的,而且持续时间相对较短。 5 月 19 日世界标准时间 11:00 左右,以太坊平均 Gas 价格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突然从低于 100 GWEI 飙升至超过 2,000 GWEI,然后又在几个小时后下降到大约 300 GWEI。 上图来源: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由于以太坊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崩盘,导致 gas 价格发生了极端飙升,当时 ETH 价格从约 3,400 美元跌至 1,900 美元以下。突如其来的市场暴跌导致 DeFi 清算螺旋上升,由于投资者拼命试图避免自己的抵押品被清算,导致 gas 价格不断上涨。根据 AAVE 的报告显示,5 月 19 日出现了 AAVE 和 Compound单日清算总额创下历史最高记录。 上图资料来源: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事实上,除了 5 月 12 日和 5 月 19 日两天出现相对极端的情况外,以太坊 gas 价格大多呈下降趋势。 那么,为什么现在以太坊平均 gas 费用出现下降呢?实际上,这是由多种因素促成的,主要有三点: 首先,2021 年 4 月 22 日,以太坊的 gas 上限提高到了 15,000,000,这意味着每个区块可以执行的交易操作变得更多,有助于缓解拥堵。 上图资料来源:Coin Metrics Formula Builder 其次,自 4 月下旬开始,一些以太坊扩展解决方案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比如: 1、Polygon 是以太坊的侧链可扩展性协议,在过去几个月中势头强劲,目前已经被 AAVE 和其他 DeFi 协议采用。 2、Arbitrum 于今年 5 月底推出,它使用 Optimistic Rollups 来实现网络可扩展性。 毋庸置疑,随着越来越多的交易转向这些可扩展性解决方案,有助于消除以太坊上的拥堵问题并进一步降低 gas 价格。 最后,Flashbots 正在帮助 DeFi 套利机器人不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直接进行交易。随着 Uniswap 等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的兴起,套利机器人已成为高 gas 费用的“主要贡献者”。由于 DEX 交易可以在内存池和链上查看,机器人将监控传入的交易,然后尝试提前进行套利或其他获利机会。对于这种类型的交易而言,交易时机至关重要,因此这些机器人通常愿意支付极高的 gas 价格,以试图给出高于交易对手的价格并优先确认他们自己的交易。但是现在,Flashbots 已经开始将这个竞价过程转移到平行链上,顺利脱离了以太坊主链,这显然有助于减少以太坊区块链上的 gas 费用竞争并降低整体 gas 价格。 在过去两个月中,较低的 gas 价格导致整体 ETH 费用下降,更重要的是,随着 EIP-1559 将于 8 月初上线,gas 费用有可能进一步降低并产生另一个潜在的后果:EIP-1559 部署之后,以太坊区块链网络上消耗的交易费用将大幅减少。 下图显示了如果 EIP-1559 导致 75% 的 gas 费用被销毁,ETH 的年通货膨胀率(30 天平均值)会发生什么变化。(注:就目前而言,EIP-1559 上线后被销毁的 gas 费用的具体百分比数字还不得而言,我们只能参照历史数据,通过从每日发行的 ETH 数量中减去每日费用的 75% 估算得出。) 2021 年 3 月和 4 月初,在以太坊 gas 费用较高的情况下,ETH 年通货膨胀率已经降至 2% 以下,但在 5 月份网络费用下降后,ETH 年通货膨胀率已升至 3.5% 以上。即便如此,这一数字仍将大大低于 ETH 当前的年度通货膨胀率(不会像之前估计的那么低),但是 gas 费用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继续波动。如果最终 gas 总费用回升,以太坊依然…

    2021年7月12日
    31 0
  • 数据:智能合约中的ETH存量占比已超31%,刷新历史最高水平

    近期,交易所中的ETH存量占总流通量的比例约为10.25%,已降至2018年9月初的水平。而智能合约中的ETH存量占比已超31%,是交易所中的3倍。 PAData 7月9日消息,根据glassnode的数据,进入7月,交易所中的ETH连续表现为净流出。7月2日和7月8日更有大额净流出,分别约为59.72万ETH和48.09万ETH。 从交易所中的ETH存量来看,截至7月8日,交易所中的ETH存量占总流通量的比例约为10.25%,较今年年初已减少约4个百分点,目前已降至2018年9月初的水平。 而另一方面,智能合约中的ETH存量有较明显的增长。截至7月8日,智能合约中的ETH占总流通量的比例约为31.69%,处于新的历史最高水平。7月7日,智能合约中的ETH占比较前一日增加了约7.8个百分点,相当于激增约909.50万个ETH。目前,智能合约中的ETH存量已达到交易所中的3倍左右。二者之间的差距自今年以来在持续扩大。 智能合约主要包括DeFi协议,其中的ETH存量上升或意味着, 最近市场对于DeFi项目的参与度有所提升。 文章来源:数据:智能合约中的ETH存量占比已超31%,刷新历史最高水平

    2021年7月9日
    39 0
  • 鲸鱼出动支持Eth 2.0,单日向存款合约地址存入10万枚ETH

    加密鲸鱼可能是“害羞”但聪明的生物,但是当你设法在行动中捕捉到鲸鱼踪迹时,这会是一个壮观的景象——例如,上周就有单个实体通过133 个不同地址将 10万枚 ETH 存入 Eth 2.0 存款合约。 ETH 2.0 抵押合约的存款最近一直在增加,上周一天内就有10 万枚ETH 涌入 Eth 2 存款合约。这引起了加密领域的注意,并且与大多数关于链上活动一样,通过查看实际交易和关联账户可以揭示发生了什么。根据分析,这10万枚ETH流入可以追溯到单个以太坊地址和一个钱包,该钱包负责将 25.8万枚ETH(5.418 亿美元)汇入存款合约。 寻找超级看好ETH和Eth 2.0的大鲸鱼鉴于存款合约质押数量自去年12 月推出以来相对稳定地增长,上周的意外激增让人联想到很可能背后是由某一个单个实体推动的。但我们能证明吗?是否可以合理地证明某一个实体在背后支持价值 10 万 ETH 的Eth 2.0存款? 不幸的是,实际上在链上查找交易和地址并不是在Etherscan上简单地快速查找“第一页”的信息。 为了快速获取结论,我们首先检查的是单个地址向存款合约的最大存款总额。虽然此策略确实发现了一个地址,该地址最近在 400 笔交易中向存款合约存入了约 12,800 ETH,但不幸的是,这不是我们感兴趣的地址,因为交易日期(2021 年 6 月 20 日)早了几天并且该金额仅占 10万枚ETH 总量的约 13%,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仅约 13%”仍超过 2680 万美元(按每个 ETH 为 2100 美元计算 )。很明显,如果这10万枚ETH 来自单个实体,那么它们比从一个地址直接存入 10万枚更加谨慎。 需要进行更深入的分析,因此我们从 Etherscan上将截止2021 年 6 月 22 日的存款合约交易下载 并上传到 Excel。数据很清楚。 从 2021 年 6 月 22 日拉取的数据来看,共有 1163 个地址向存款合约存入了 32 个 ETH,133 个地址向存款合约存入了 800 个 ETH,还有 11 个地址存入了 32 个 ETH 的其他各种倍数。 对于那些不熟悉的人来说,ETH 2.0 是以太坊自推出以来一直在计划的协议变更,它将把以太坊从工作量证明网络(PoW)转变为权益证明网络(PoS)。权益证明验证者将保护网络并因此获得 ETH。一个验证者门槛为32 ETH ,目前通过将 32 ETH 发送到以太坊主网上的存款合约(当前的工作链证明)来获得。 存款是一种单向桥梁,因为用户在网络合并之前无法获得包括赚取的任何利息在内的全部 ETH,目前这在 2022 年末之前不太可能发生。 同一天,来自 133 个地址均存入 800 ETH,我们越来越相信这10万枚ETH 实际上来自一个地址。为了证实这一点,地址之间必须有一些相似之处。果然,快速浏览发现每个地址都由一个共同地址资助。 一个鲸鱼终于出现在眼前。 这个鲸鱼的信息开始变得更加清晰。让我们从高层次上看看他们是如何执行操作的: 在每个新地址中,将800 ETH 存入存款合约—— 25笔存款,每笔 32 ETH。剩余的 10 ETH 用于支付 gas 费用,一旦存款完成,每个地址中剩余的约 9.86 ETH 将发送到一个公共地址。这些资金最终被发送到存款合约。 他们在 6 月 16 日通过随意的 10 万 ETH 交易(2.1 亿美元,按每 ETH 2100 美元计算)为他们的计划奠定了基础。如此大笔的队列,交易并不急于通过,最终耗时1分41秒确认。 “介于标准和快速之间”的gas价格透漏出“好吧,我不想为这笔交易多付钱”的感觉,虽然对于大多数使用以太坊的普通用户来说是可以理解的,但更令人惊讶的是来自这样一个庞然大鲸鱼。 他们使用新钱包中的 10万枚 ETH 在 8 分钟内资助了 133 个新钱包,每个钱包有 810 ETH,总计 107,730 ETH。 根据 Nansen 的说法,查看由这个 10万枚 ETH 资助的地址,他们已经看到超过 25.8万枚ETH(5.418 亿美元,按每个 ETH 为 2100美元计算)流过它。 在没有点击每个地址的情况下,似乎所有流经该地址的 ETH 都以与上述类似的方式汇集到存款合约中——从 5 月 21 日的 90,000 ETH 交易和6月14日的 49,990 ETH 交易开始。 该地址也没有放缓的迹象。 在撰写这篇文章时,该地址再次获得了 6119 ETH 和 792 ETH 的两次注资。 根据他们表面上的迈克尔·塞勒“卖办公家具”的心态,这些ETH几乎肯定之后都会流入存款合约。 查看这币10万枚ETH的 交易,它是从一个 OG 以太坊地址获得资金的,该地址在此之前立即从一个地址收到了资金,Nansen 显示已从一个钱包中收到了全部 的 30…

    2021年7月5日
    52 0
  • 数据:以太坊Gas均价再创年内新低,已回落至去年5月初水平

    PAData 7月5日消息,根据glassnode的数据,7月4日,以太坊Gas均价已经跌至16.18 Gwei,再创年内新低,较年内最高均价373.74 Gwei大幅下降95.67%。并且,当前的均价水平已经回落至2020年5月初的水平,彼时DeFi生态还未开始爆发。 根据Etherscan的实时监测,截至今日午时13:00左右,以太坊的Gas均价已下降至11 Gwei。以平均结算速度完成一次ERC 20代币的转账仅需花费1.62美元的手续费。从Gas均价的发展趋势来看,预计短期内,均价仍将持续保持低位。 近期,DeFi、稳定币和热门NFT项目是以太坊链上交易的主要参与者。根据Etherscan的统计,最近24小时,Uniswap v2产生了约41.93万美元的手续费,约占总量的14.33%,其次,Tether和Uniswap v3产生的手续费也都超过了10万美元。另外,手续费产生了较多的应用还有Axie Infinity、Metamask、OpenSea和1inch。 文章来源:数据:以太坊Gas均价再创年内新低,已回落至去年5月初水平

    2021年7月5日
    72 0
  • 摩根大通报告:Eth2有望在2025年前启动400亿美元的质押行业

    根据摩根大通的一份新报告,节能以太坊2.0网络的推出将使权益证明共识机制变得受欢迎,并使质押收益成为机构和散户投资者更有吸引力的收入来源。 两位作者估计,目前,在PoS区块链上质押代币的持有者每年从其质押的代币中共获得约90亿美元的收益。 两位分析师预计,当明年以太坊完成从工作量证明(PoW)到权益证明(PoS)的过渡时,收益将增加一倍以上,达到200亿美元。他们预计,到2025年,区块链行业的质押收益将再翻一番,达到400亿美元。 这两位资深分析师还将质押的加密货币与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美国国债等固定收益工具的财务激励进行了比较: “相对于其他资产类别的投资,通过质押获得的收益可以降低持有加密货币的机会成本,美元、美国国债或货币市场基金等资产类别的投资会产生一些正的名义收益率。事实上,在当前零利率环境下,我们认为收益率是对投资的一种激励。” 根据StakingRewards的数据,按质押市值计算,在十大加密货币中,每年的质押回报从3%到高达13%不等。 这两位分析师发现,除了任何预期的市场价格升值外,PoS币的正实际收益率也很有吸引力,他们写道: “与其他资产类别相比,质押不仅降低了持有加密货币的机会成本,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加密货币支付的名义和实际收益率都很高。” 权益证明代币并不是唯一被摩根大通认真对待的加密货币。据报道,这家金融服务巨头正准备向特定客户提供比特币基金。它最快可能在今年夏天推出。 与Pantera Capital和Galaxy Digital提供的类似被动比特币基金相比,这种新的加密产品可能是积极管理型的。 Cointelegraph中文作为区块链新闻资讯平台,所提供的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ointelegraph中文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文章来源:摩根大通报告:Eth2有望在2025年前启动400亿美元的质押行业

    2021年7月3日
    75 0
  • 以太坊 EIP-1559 升級在即,交易員不看多?

    V 神:從有趣到嚴肅,創造以太坊的八年經歷 衍生品數據顯示,相比比特幣,交易員對以太坊的樂觀情緒並不是那麼強烈。儘管與比特幣 22% 的漲幅相比,山寨幣在 2021 年上半年獲得了近 200% 的漲幅,但交易員似乎更容易受到以太坊近期表現不佳的影響。 機構資金流動也影響了以太坊衍生品市場的樂觀情緒下降,因爲過去一週 ETH 投資工具遭遇了創紀錄的資金外流,而比特幣資金流動則開始企穩。根據 CoinShares 的數據,上週,以太坊基金資金流出量達到了 5000 萬美元,創歷史新高。 以太坊(橙色)與比特幣(藍色)的價格 資料來源:TradingView 值得注意的是,6 月份,以太坊在 6 月份的表現相較比特幣差了 16%。 據悉,倫敦硬分叉計劃於 7 月舉行,其核心提議被稱爲 EIP-1559,將限制以太坊的 Gas 費用。因此,當網絡遷移出工作量證明(PoW)時,價格走勢可能與不滿意的礦工有關。 正因如此,以太坊投資者有理由擔心,因爲不確定因素比比皆是。 他們認爲,也許支持競爭智能合約鏈的礦工或其他意想不到的事件會進一步對以太坊價格產生負面影響。 無論當前價格走勢的理由是什麼,與比特幣相比,衍生品指標現在都表明交易員對以太坊信心不足。 1 以太坊 12 月期貨溢價顯示疲軟 在健康的市場中,季度期貨的交易價格應高於常規現貨交易。除了匯兌風險之外,賣方通過延期結算來“鎖定”資金。12 月合約中 4% 至 8% 的溢價應該足以彌補這些影響。 幾乎每個衍生品市場都會發生類似的影響,儘管加密貨幣往往具有更高的風險和更高的溢價。但是,當期貨價格低於該範圍時,則表明存在短期看跌情緒。 OKEx BTC (藍色)與 ETH (橙色) 12 月期貨溢價 資料來源:TradingView 上圖顯示,比特幣 12 月期貨溢價回升至 3.5%,而以太坊合約未能跟隨。雖然這兩種資產都顯示出中性至看跌的指標,但有證據表明,山寨幣投資者對短期復甦不太樂觀。 2 再次下跌將對山寨幣造成更大的傷害 另一個可能對以太坊溢價產生負面影響的論點是比特幣可能出現 30% 的負面表現所帶來的影響。獨立市場分析師、Decentrader 交易套件的聯合創始人 Filbfilb 表示,比特幣暴跌 30% 可能會促使山寨幣下跌兩倍。 金融分析網站 ADVFN 的首席執行官克萊姆·錢伯斯(Clem Chambers)也預測了另一個可能的下跌,這將重複 2018 年末的加密冬季時期。Chambers 聲稱比特幣可能會投降並回落至 20000 美元。 雖然整體市場情緒是中性至看跌,但預測以太坊將出現更加艱鉅的情況似乎是明智的,包括向權益證明(POS)過渡存在的不確定性。 注:文章來源於巴比特資訊,本號分享或轉載的所有文章旨在傳遞行業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或暗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歡迎關注察訪區塊鏈及時獲取更多價值信息。 熱文推薦 數字貨幣得到央行授權,與人民幣同樣的法律身份(閱讀 54000+) 6 月 20 日凌晨四川礦場全部關閉,中國礦工或將迎來至暗時刻 敦煌主題 NFT 瞬間售罄,螞蟻鏈:NFT 不是代幣旨在保護知識產權 人民日報 : 區塊鏈將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關鍵技術(閱讀 37000+) 首部比特幣紀錄片《Bitcoin-Shape the future》(閱讀 15000+) 全面清理關停並嚴禁新建虛擬貨幣“挖礦”項目(閱讀 18000+) 央視網:人民幣大升級來了!數字人民幣將在 28 地試點(閱 9000+ 習近平:把區塊鏈作爲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閱讀 8700+ 央視網:誰掌握了區塊鏈,誰就掌握了財富!(閱讀 7200+) 萬億資產管理公司富達集團,上線比特幣相關服務(閱讀 6600+) BTC 驚現歷史性崩盤,合約市場爆倉 20 億美元(閱讀 5700+) 國家發改委發文:探索運用區塊鏈完善多元價值傳遞(4900+ 央視報道:NFT 是數字資產真實性與所有權的可靠證明(閱讀 5800+ 北大才女張泉靈演講:區塊鏈一天,互聯網十年(閱讀 5200+) 一張圖讀懂區塊鏈:史上最全面區塊鏈思維導圖筆記(閱 4400+ 人民日報官方科普區塊鏈(全文)(閱讀 4300+) 人民日報發文:區塊鏈讓數據“誰擁有,誰受益”(閱讀 4200+) 比特幣引發的全球新型貨幣戰爭纔剛開始(閱讀 4200+ 《 北京市區塊鏈創新發展行動計劃 2020—2022 年》(閱讀 3800+ 央行行長易綱:央行的數字貨幣將替代部分現金(閱讀 3500+) 比特幣在美國正成爲主流 22% 投資機構已擁抱加密貨幣(閱讀 3800+ 商務部支持區塊鏈應用於商品交易平臺(閱讀 3400+) 彭博社爆料:新加坡政府投資加密交易所 Coinbase (閱讀 4200+) 肖風:Token…

    2021年7月2日
    64 0
  • 分析 | Arbitrum 如何植根于以太坊的安全性中?其如何防御审查攻击?

    原标题:《深入分析 Arbitrum 的安全机制》 来源 | Hackernoon 作者 | DeGate Layer 2 扩容解决方案是当前以太坊社区热议的话题,也是整个区块链技术社区正在讨论的热门话题。基于 Optimistic Rollups 的 Arbitrum 是目前最具有吸引力的 Layer 2 扩容解决方案之一。它率先部署了主网 beta 版本,并获得了 Uniswap 和 Compound 等核心 DeFi 项目的支持。 对于打算从以太坊主网迁移至 Layer 2 的用户来说,他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 Layer 2 解决方案的安全机制如何。本文将深入探讨 Arbitrum 的安全机制,包括:Arbitrum 如何植根于以太坊的安全性中;为什么挑战期是七天;以及如何防御审查攻击。 植根于以太坊的安全性中众所周知 Layer 2 解决方案与其他扩容解决方案相比,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其安全性依赖于以太坊主网的安全性。然而,大部分人可能都知道这个道理,但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么 Arbitrum 如何根植于以太坊的安全性中呢? 我们首先来回顾一下 Optimistic Rollup 解决方案的主要特点: 在一个 Rollup 解决方案中,交易 (作为 calldata) 编写在 L1 上,但是其实际计算和合约的存储在 L2 上完成,以实现扩容。 验证者在 L1 上发布一个断言 (assertion),可以理解为将所有交易和结果打包成一个 Rollup 区块,然后发送到 L1 的交易中。 Optimistic Rollup 之所以称为”乐观的“ rollup 解决方案,因为当一个断言发布时,其不包含保证其有效性的随附证明,即默认该断言有效。相反,届时会有一个时间窗口,而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时间内挑战该断言。如果挑战成功,那么此断言内的所有交易都将被撤回,并且提出断言的人会失去其保证金。如果挑战期到期且没人挑战成功,那么断言就会被最终确认。 在了解了这个解决方案之后,我们再从几个角度来思考 Arbitrum 是如何植根于以太坊的安全性的。 数据可用性 所有在 L2 上执行的交易首先会提交至在 L1 上运行的收件箱智能合约,然后作为 calldata 编写进 L1 中。任何人都可以利用该数据来检索回 L2 上的所有交易并将 L2 恢复到其原始状态。这些数据可用性通过 L1 得到保证,用户不必担心 L2 因出现故障而导致其损失 L2 上的资产。 AnyTrust AnyTrust 是 Rollup 协议的关键安全功能。这个功能允许任意诚实验证者确保交易在 L2 上正确地执行。无论有多少攻击者恶意阻止交易的进行,你或者你雇佣的任何人都能够强制确保交易的正确执行,而无需信任任何第三方。 紧急退出机制 Arbitrum 当前没有一个特定的紧急退出机制,但是有一系列安全机制来确保用户可以安全退出。 首先,数据可用性确保用户存储在 L2 上的资产和数据可以在任意时候从 L1 上恢复,并且永远不会丢失。 其次,任意用户都能向 L1 上的收件箱合约发送一个交易请求来强制退出。 最后,AnyTrust 机制确保用户可以强制 L2 正确地处理退出交易。 在以上三点中,用户不需要信任任意第三方,这充分地展示了 Arbitrum 植根于以太坊的安全性中,并且是去信任的。 为什么挑战期是七天Arbitrum 是一个多轮交互的 Rollup 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首先会乐观地相信验证者做出的断言是有效的,而在挑战期其他验证者可能会对此提出质疑和挑战。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有挑战提出,那么整个系统就可以更高效且成本更低。 显然,挑战期越长,整个系统就越安全,但同时用户体验也会更差 (因为用户需要等到挑战期结束之后才能退出)。那么我们是如何确定最佳的挑战时期呢? Arbitrum 团队提出这种模型来计算最佳的挑战时期: 假设一个挑战时期等于 C 区块的长度,以及攻击者在 L2 上可以获得的最大值为 V。 则攻击者获得的预期价值为 V exp(-AC)。 注解:exp 为指数函数”e“,A 为某常数 A,AC 前的 ”-“ 符号表示 C 与预期收益成反比。 断言者需要保证其资产远超过攻击的资产价值以应对攻击。我们假设超过 10 倍,则断言者的成本为 10V exp(-AC)I。I 指的是资本利率。 我们假设某退出用户在挑战期被锁定的提款资产为 CWV (W 为小数,WV 是 L2 上总资产的一部分,每个时间点都会有 C 个未结束挑战的区块) 和用户的资产成本为 CWVI。 最佳的挑战期限应该设为断言者和提款用户的资产总成本最低的情况下。即取 C 的值时,10V exp(-AC)I+CWVI 最小。V 和 I 在两项中都出现,它不会影响最小值点,可以忽略。我们只需对 …

    2021年7月2日
    62 0
  • 数据:二季度约8%的ETH正在被积累, 3个月是ETH持币时长的分界线

    提要: 第二季度中,币龄为1周至1个月(1w-1m)的ETH占总流通量的比例降超8%,币龄为3到6个月(3m-6m)的ETH占比增加约14%。从总体来看,币龄超过3个月的ETH的占比正在扩大。 PAData 7月1日消息,根据glassnode的数据,第二季度,ETH的持币结构持续调整。其中,发生明显变化的有币龄为1周至1个月(1w-1m)和3到6个月(3m-6m)的ETH,前者占比下降了约8.74%,而后者占比增加了约13.99%。其余币龄段的ETH占比在3%以下小幅变动。从总体趋势来看,币龄超过3个月的ETH的占比在扩大,越来越多ETH币龄在增长。这或意味着ETH的持有者在近期的盘整期内更倾向于不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6月17日,币龄为1到3个月(1m-3m)的ETH占比较前一日下降了约7.91%,而币龄为3到6个月(3m-6m)的ETH占比较前一日增加了约8.01%。而同样的占比突变也发生在4月18日,有约8%的ETH币龄在4月18日刚好超过了1个月。从时间的递进性和数量变化的相近性可以推断,有约8%的ETH即约930万ETH正在被积累。 文章来源:数据:二季度约8%的ETH正在被积累, 3个月是ETH持币时长的分界线

    2021年7月2日
    75 0
  • 链上分析丨比特币和以太坊链上活动已降至1年来最低水平,你还能等到救援吗?

    “Winter is Coming(凛冬将至)!比特币和以太坊链上活动已经回落至12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本周比特币市场在价格和链上活动方面继续表现出相对疲软。 价格在最近的盘整区间内交易,从一周初的高点 41,295 美元跌至周末的低点 33,818 美元。 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整体链上活动非常低,对区块空间的需求降至 2020 年的水平。 然而,虽然对交易的低需求是普遍看跌的理由,但它也反映了强手不情愿以这些价格支出。 他们在等待救援式暴涨吗? 与此同时,随着多个地区对该行业实施禁令,中国矿业市场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周我们将探讨哈希算力和矿工支出行为的变化对链上的可观察影响。 波浪起伏的链上活动 在最近一段时间,链上突然显得如此安静。 比特币和以太坊的链上活动都经历了显着放缓,活跃地址和总转账数量回落至 2020 年以及2021 年初的水平。 比特币活跃地址从 3 月至 5 月初一直持续的 116 万个地址峰值下降了 24%。 当前活跃地址数量884,000个,上一次看到这个情况还是去年。 对于以太坊来说,活跃地址的下降幅度更大,与此前达到的大约 676,000个地址的短暂峰值相比下降了 30%。 现在的活动地址数量下降到 474,000个地址/天,上一次出现在 2021 年第一季度。 BTC与ETH活跃地址实时图表 当谈到在网络上结算的美元价值时,活动的下降更加剧烈。 与 5 月份创下的近期高点相比,比特币(经变动调整)和以太坊(ETH 转账)的美元价值分别下跌了 -63% 和 -68%。 比特币每天结算 183亿美元左右,而以太坊每天结算50亿美元的转账,两者都显示出与 2021 年第一季度相当的交易量。 BTC 与 ETH 转账量实时图表 理所当然,随着网络拥塞几乎完全清除,包含在下一个区块中的优先费用显着下降。 比特币支付的总费用已降至略低于 30 BTC/天(约 120 万美元),与 2019 年末和 2020 年初的水平一致。这目前约占矿工收入的 4%,而区块补贴则占剩余的 96%收入。 比特币总交易费用 (BTC) 实时图表 对于以太坊,每日费用收入已从 5 月初的超过 15000枚 ETH/天下降到当前仅 1900枚ETH(约434 万美元)。 这代表矿工总收入的 10% 左右来自交易费用。 回溯到 2020 年 6 月,即“DeFi 夏季”之前,当时的支付的交易费用水平与现在相似。 ETH 总交易费用 (ETH) 实时图表 供应和支出行为 从宏观角度来看,长期(蓝色)和短期(红色)长期持有者持有的供应余额与 2017 年宏观峰值有显着相似之处。 下图显示了每个群体持有的相对供应量,以及它们是盈利(深色)还是亏损(浅色)。 在达到“峰值 HODL”(最大 LTH 供应量)后,两个周期都显示了宏观分配事件,因为 BTC 财富从长期持有者转移到短期持有者。 在达到顶部后,我们开始看到相反的效果,长期持有者停止支出并开始重新积累,尽管他们的代币经常陷入未实现的损失。 自 64,000 美元的顶峰以来,长期持有者拥有额外 5.25% 的流通供应量,其中 1.5% 目前处于水下(持有未实现亏损)。 尽管价格接近许多长期持有者的成本基础,但他们继续持有。 损益实时图表中的相对 LTH 与 STH 供应 如果我们调查过去一年的总支出行为,我们会看到移动中的年轻代币(那些 < 1 岁,不包括 < 1 天)的比例作为交易流量的比例继续增加。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们看到新的代币占总交易量的 45% 以上。 这很可能是新市场进入者的结果: 买在山顶,然后, 在投降和当前动荡的情况下出售。 该指标确实表明,当前的大部分链上活动是由于过去 6 个月内的买家支出了他们的代币并实现了损失。 支出输出年龄带实时图表 相反,较旧的代币(那些 > 1 年的代币)减少了支出,在 5 月抛售后显着下降。 这证明了空内存池的两个方面的现实: 1)链上结算需求极低(普遍看跌) 2) 然而,这也表明长期投资者不会在这些价格上纾困(中性至看涨) 如果市场经历强劲反弹或进一步下跌,支出输出年龄带是一个特别有用的工具。 需要注意的主要行为是在这些旧代币重新焕发活力的事件中,例如在救济性暴涨上。 如果是这样,则可能表明老手投资者正在退出流动性或恐慌性抛售(看跌)。 如果不是,并且他们的代币在波动期间保持休眠状态,这将强烈表明持有的信念仍在发挥作用(看涨)。 支出输出年龄带实时图表 为了确认所有代币的支出行为是多么微不足道,我们可以查看应用了 7 天移动平均线的二进制 CDD 指标。当摧毁的币天数大于长期平均值时,该指标将趋于更高。当旧币和/或大额 BTC 大小在链上移动时,更多的币天数被销毁。 二进制 CDD 降得如此之低,以至于每 7…

    2021年6月22日
    81 0
  • 以太坊2.0进展如何?看这4个指标就知道了!

    原标题:《4个指标看懂以太坊2.0进展》 以太坊2.0升级就是将以太坊的共识机制从工作量证明(Pow)转换到权益证明(PoS),出块方式从矿工挖矿(mining)转变为质押验证(validating),以太坊2.0将以太坊网络进行分片,分解成为64个独立的”碎片(shard)”,从而提升整个网络的性能,每秒交易量可以从15笔提升到10万笔,升级后以太坊网络的交易将不再拥堵,并能解决高昂的交易手续费。 目前以太坊还处于Eth 2.0过渡的第1阶段:协调Eth2.0网络中的出块和出块奖励的信标链(Beacon Chain)已经在2020年12月1日上线。但从PoW向PoS过渡还有许多技术问题需要解决,预计到2022年Eth 2.0才能完成。通过区块浏览器提供的一些实时数据,我们可以更直观地看到Eth 2.0目前的进展。 1.Epoch 数量 2021 年 6月 21 日 Ethereum 2.0 网络快照 来源:BeaconScan ​与比特币和以太坊1.0不同,以太坊2.0不是用已产生的区块(block)数量而是用产生的时段(epoch)数量来计算网络发展的时间。一个epoch包含32个区块,由网络验证者(Validators)在6.4分钟的时间内提出并完成验证。一个epoch及其内包含的所有区块,只有在它之后的两个epoch后才能被最终敲定(finality)。  ​Epoch可以作为判断网络异常的指标。如果epoch产生的速度大幅偏离6.4分钟时,都需要进一步查看网络参与率和活跃验证者数量。 2.活跃验证者数量 近一个月活跃验证者的数量变化 来源:BeaconScan 活跃验证者指的是在Eth 2.0上质押了32 ETH并通过激活队列进入网络的节点(node)。Eth 2.0推进到下一开发阶段,分片(sharding)——届时网络将被分解成64个独立的碎片——所需的最少活跃验证者门槛为262,144。按照目前网络平均每天新增900 个验证者的速度,预计分片将在今年8月底或9月初进行。  3.网络参与率 网络参与率 来源:BeaconScan ​网络参与率是衡量 Eth 2.0 网络健康状况的有用指标,它反映了有多少活跃验证者正在通过提出并验证区块来参与共识。就像矿工需要运行矿机并消耗算力来赚取收益一样,验证者也要运行节点来赚取质押收益,不过运行节点的资源消耗比矿工要少得多。如果网络参与率大幅下降则意味着活跃的验证者正在关闭他们的节点并与Eth 2.0断开连接。 4.验证者平均收益 验证者每日收入 来源:BeaconScan 目前以太坊验证者的年化收益在15%至20%之间。在区块浏览器BeaconScan 上,可以看到按天细分的验证者收益。在过去的两周里,验证者每天的收入约为 0.0057 ETH。Eth 2.0 的奖励系统是动态结构的,因此越多Eth2.0验证者将导致收益摊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 | Christine Kim 翻译&校对 | 林芒果 本文由矿视界(奇迹摩尔)翻译整理编辑,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 文章来源:以太坊2.0进展如何?看这4个指标就知道了!

    2021年6月22日
    98 0
  • 以太坊2.0进展更新:7月进行伦敦硬分叉,8月进行信标链升级

    注:原文作者是以太坊2.0开发者Ben Edgington。 本周推荐 与Danny Ryan以及 Vitalik一同进行的PEEPanEIP 会议,是关于理解Altair即将发生变化的极好入门资料。关于轻客户端同步,Vitalik所讲的内容令我醍醐灌顶,我终于弄清楚了这一切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它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复杂。 (作为奖励,Danny创造了两个新词:“惩罚性”(punitivity)和“证明”(attestatings)) 哦,还有这个‌ —— 打开声音! 信标链(Beacon Chain) 信标链继续很好地运行着,说实话没什么好说的。信标链的新存款在5月份创下了历史新高‌。 上周的失败:有100个验证器分别质押了64 ETH,大家都知道每一份质押的金额是32 ETH,任何高于这个值的部分都是无效的(不会获得奖励),并且质押后就会被锁定,也许要1年的时间才能解锁。验证器首先分别质押 32 ETH,然后,在同一个以太坊1.0区块中,相同的验证器在其现有质押额的基础上再质押了32 ETH。这些交易都是通过Stakefish的批量存款合约完成的,而双重存款是由于两次调用具有相同的输入数据。看起来像是简单的用户错误。奇怪的是,第二笔交易的gas价格为0,但仍然得到了确认。它们可能被直接提交到一个矿池了,根据Etherscan的数据显示,它们是来自一个F2Pool地址。 注意:目前使用Prater或Pyrmont测试网的任何人,请确保在Goerli测试网区块高度达到 5062605时的伦敦硬分叉之前升级你的以太坊1.0节点,该操作目前预计将在6月30日进行。 Altair Altair是一个计划中的信标链升级,它将在几个月后发生。 正如定期电话会议中提到的,客户端团队正在实现Altair升级的“最终”alpha 7规范。Teku团队已经建立了一系列开发者测试网,其它团队正在尝试进行同步。这是一个很好的全方位的测试机会,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我们在电话会议上详细讨论了其中一个问题,那就是同步委员会成员应该何时公布他们的签名。问题是,如果另一个节点在收到关联区块之前收到签名,它会将签名视为无效并丢弃它。因此,我们要么在接收端短时间缓存签名,要么在发送端延迟gossip签名。 至于Altair计划,我们预计在7月1日的下一次电话会议中为信标链测试网络之一(Pyrmont或Prater)设置一个分叉slot,以期在8月份升级主网。 注意:那些使用信标链测试网的人,请注意你的客户端团队在7月份的通信,并准备好在需要时升级你的客户端。 合并(The Merge) 合并是将以太坊1.0和以太坊2.0链汇集在一起,这样我们就可以舍弃工作量证明(PoW)。 Justin Drake已经通过了合并规范‌的以太坊2.0/共识部分,并彻底地整理了它。 在常规的合并电话会议中,我们讨论了用信标链的RANDAO内容替换以太坊1.0端即将过时的DIFFICULTY操作码的机制,因为众所周知,智能合约有时使用DIFFICULTY作为随机性的来源。 我们还讨论了记录合并所需更改的以太坊1.0方面的流程。基本上,标准EIP流程将适用于影响共识的以太坊1.0更改。 在伦敦 (以太1.0)和Altair(以太坊2.0)升级结束之前,不用期待关于合并方面有什么重磅消息。目前工作仍在进行当中,一旦开发团队能够完全专注于这方面,那工作就会真正加速。 Staking beaconcha.in推出了一个新版本的移动应用,它有一个非常酷的新功能,允许远程监控你的质押配置:CPU、内存、网络等。目前,Prysm和Lighthouse能够提供兼容的指标。 优秀科普文章 Liberosist在Reddit上发表了一篇关于理解以太坊Rollup核心路线图的帖子‌,里面谈到了以太坊2.0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更新和变化(几个月前,我也写过这个不断发展的路线图)。 我们一直在推动客户端的多样性,那么Nimbus + Hyperledger Besu 怎么样?这里有更多关于用QuickNode 运行 Besu ‌的内容。 Avado 写了一篇关于在交易所Staking的危险 VS 在 Avado 上 Staking 的好处‌的文章,写的不错。可能是我弄错了,但看起来Avado设备目前只支持Prysm客户端。需要指出的是,他们反对在交易所进行质押的每一个论点,都同样适用于在单一客户端主导的生态系统中进行质押。 研究 MEV(矿工/最大可提取价值)现在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 Flashbots 团队对以太坊2.0中的MEV机会(即合并后的MEV)进行了一些分析‌。提醒一下,Vitalik 关于为区块建造者建立一个市场的提议正在继续引起人们的关注。 事实上,在上周的实施者电话会议上,Prot…

    2021年6月22日
    100 0
  • 研究丨对Eth2里MEV的初步探索(下)

    来源:ETH中文站 稿源 | Flashbots 作者 | Alex Obadia & Taarush Vemulapalli 建议读者先阅读文章上篇《对 eth2 里 MEV 的初步探索 (上)》 新的共识参与者 虽然上面的定量分析对开始思考 eth2 中的 MEV 问题很重要,但没有对它的参与者的定性分析是不完整的。如前所述,哈希率离开了需要质押 ETH 的 eth2 舞台。矿工和矿池被新的参与者取代了——对大量 ETH 持有控制权的交易所、协议库、投资基金和验证者库等。根据目前 beaconcha.in 上的数据, eth2 验证者集的 eth1 存款地址分布可以看出这一点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饼图并没有区分拥有共识投票权的最终实体和它运行所在的基础设施。尽管共识投票权中心化问题堪忧,基础设施中心化的情况则没这么严重,因为 PoS 的经济激励机制鼓励设施去中心化,以尽量减少相关的罚没风险。 具体来说,这意味着像 Kraken 这样持有大量 ETH 的交易所可能会通过以下途径来减少罚没风险:把它们的押金质押在多个基础设施提供商、在不同地区、使用不同的硬件和客户端运行,而不是内部承担这个巨大的基础设施投入与运维。 交易所 eht2 中最明显的权力关系变化是交易所作为最大的 ETH 持有者成为了最大的验证者。像 Coinbase、Binance 和 Kraken 这些中心化企业将可能控制最多的验证者 slot。这些参与者所受的法律监管不同于矿池,且在非常多方面享有声誉。这些差异将可能对验证者格局产生不同于矿工格局的新影响,可能影响验证者参与的活动,例如它们接受收入的 MEV 类型。 有趣的是,这些实体还从事质押以外的若干活动,这可能会为这些交易所提供的现有服务和 MEV 提取带来协同效应的新机会。这里提到的包括提供特快交易、在交易还没被打包到链上前提供隐私加密货币提款,以及更低的链上费用,相当于用作订单流的加密货币本地支付。 提供的这些服务一开始可能是优势,并能吸引用户迁移到提供这些服务的交易所,结果会让不提供或出于规管原因无法提供这些服务的交易所受损。此外,交易所在 MEV 游戏里的垂直整合 (例如,交易所运行它们的机器人提交交易到它们的验证者节点) 也是一个隐忧,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验证者池 eth2 的另一个重要转变是验证者池的出现,它们提供的好处包括:减低质押所需的最低 ETH 数额、启动面向客户的验证者、抵消来自区块提议运气 (MEV + 交易费用) 带来的差异,并提供额外的服务,例如基于它们管理的资金基础的质押衍生品。 像 Rocketpool 和 Lido 这样的元池的出现是一个有趣现象。这些实体与非常多验证者池连接,并可能成为质押量的重要来源,因此可以对验证者池施加影响,例如它们采用 MEV 类型和提供给质押者的利润份额。 这些元池通常提供质押衍生品。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元池能给用户提供代表质押存款 (一般锁在信标链上)的流动代币,这些代币可以在网络的其他地方使用。允许在 DeFi 中使用流动的质押 ETH 代币将进一步增加验证者在 MEV 上赚取的收益。 回顾上文对基础设施去中心化的论述,不难发现交易所是另一种类型的元池,因为它们也可以在后端与验证者基础设施连接。交易所也很可能会提供质押衍生品服务,这些传统机构与本地运行节点的质押者将在多个维度上展开竞争,如去中心化、流动性护城河、以及规管上的灵活性。[4] 开放性问题 我们对 eth2 里 MEV 问题的探索发现了许多开放性问题,我们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进行研究。下面是其中四个: eth1 区块提议者市场 由于现在实际上有两个客户端需要运行 (eth1+信标),单独验证者的 eth1 节点很可能就默认选择像 Infura 这样的服务提供商,因为自己运行的开销很大。这可能在一开始就隐含着 eth1 和 eth2 节点的运行者是分开的。假设这种情况铺开发展,可以想象运行高性能硬件和 MEV 模拟软件的 eth1 节点运行者会形成市场竞争,以满足 eth2 区块提议者的需求。 MEV 搜索优化的新限制 eth2 里仍然会有像价格套利和清算这样的 MEV 机会,但 MEV 提取所在的系统有一些新的参数,它们可能会改变或引进对 MEV 提取的限制。 出块时间现在是固定在 12 秒,而不像在 eth1 中是可变的,而提议者 slot 是在每个 epoch 开始时就分配的,这意味着提议者最多有 6.4 分钟的时间计算他们的任务 (在 epoch 开始时就分配到的提议者的时间肯定少于 6.4 分钟)[5]。这不仅为验证者提供了更多的时间在 eth1 客户端交易池上运行最佳的 MEV 提取计算工作,而且由于出块时间的可预测性,模拟和执行会变得更容易。 这表明…

    2021年6月20日
    120 0
  • 研究丨对Eth2里MEV的初步探索(下)

    来源:ETH中文站 稿源 | Flashbots 作者 | Alex Obadia & Taarush Vemulapalli 建议读者先阅读文章上篇《对 eth2 里 MEV 的初步探索 (上)》 新的共识参与者 虽然上面的定量分析对开始思考 eth2 中的 MEV 问题很重要,但没有对它的参与者的定性分析是不完整的。如前所述,哈希率离开了需要质押 ETH 的 eth2 舞台。矿工和矿池被新的参与者取代了——对大量 ETH 持有控制权的交易所、协议库、投资基金和验证者库等。根据目前 beaconcha.in 上的数据, eth2 验证者集的 eth1 存款地址分布可以看出这一点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饼图并没有区分拥有共识投票权的最终实体和它运行所在的基础设施。尽管共识投票权中心化问题堪忧,基础设施中心化的情况则没这么严重,因为 PoS 的经济激励机制鼓励设施去中心化,以尽量减少相关的罚没风险。 具体来说,这意味着像 Kraken 这样持有大量 ETH 的交易所可能会通过以下途径来减少罚没风险:把它们的押金质押在多个基础设施提供商、在不同地区、使用不同的硬件和客户端运行,而不是内部承担这个巨大的基础设施投入与运维。 交易所 eht2 中最明显的权力关系变化是交易所作为最大的 ETH 持有者成为了最大的验证者。像 Coinbase、Binance 和 Kraken 这些中心化企业将可能控制最多的验证者 slot。这些参与者所受的法律监管不同于矿池,且在非常多方面享有声誉。这些差异将可能对验证者格局产生不同于矿工格局的新影响,可能影响验证者参与的活动,例如它们接受收入的 MEV 类型。 有趣的是,这些实体还从事质押以外的若干活动,这可能会为这些交易所提供的现有服务和 MEV 提取带来协同效应的新机会。这里提到的包括提供特快交易、在交易还没被打包到链上前提供隐私加密货币提款,以及更低的链上费用,相当于用作订单流的加密货币本地支付。 提供的这些服务一开始可能是优势,并能吸引用户迁移到提供这些服务的交易所,结果会让不提供或出于规管原因无法提供这些服务的交易所受损。此外,交易所在 MEV 游戏里的垂直整合 (例如,交易所运行它们的机器人提交交易到它们的验证者节点) 也是一个隐忧,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验证者池 eth2 的另一个重要转变是验证者池的出现,它们提供的好处包括:减低质押所需的最低 ETH 数额、启动面向客户的验证者、抵消来自区块提议运气 (MEV + 交易费用) 带来的差异,并提供额外的服务,例如基于它们管理的资金基础的质押衍生品。 像 Rocketpool 和 Lido 这样的元池的出现是一个有趣现象。这些实体与非常多验证者池连接,并可能成为质押量的重要来源,因此可以对验证者池施加影响,例如它们采用 MEV 类型和提供给质押者的利润份额。 这些元池通常提供质押衍生品。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元池能给用户提供代表质押存款 (一般锁在信标链上)的流动代币,这些代币可以在网络的其他地方使用。允许在 DeFi 中使用流动的质押 ETH 代币将进一步增加验证者在 MEV 上赚取的收益。 回顾上文对基础设施去中心化的论述,不难发现交易所是另一种类型的元池,因为它们也可以在后端与验证者基础设施连接。交易所也很可能会提供质押衍生品服务,这些传统机构与本地运行节点的质押者将在多个维度上展开竞争,如去中心化、流动性护城河、以及规管上的灵活性。[4] 开放性问题 我们对 eth2 里 MEV 问题的探索发现了许多开放性问题,我们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进行研究。下面是其中四个: eth1 区块提议者市场 由于现在实际上有两个客户端需要运行 (eth1+信标),单独验证者的 eth1 节点很可能就默认选择像 Infura 这样的服务提供商,因为自己运行的开销很大。这可能在一开始就隐含着 eth1 和 eth2 节点的运行者是分开的。假设这种情况铺开发展,可以想象运行高性能硬件和 MEV 模拟软件的 eth1 节点运行者会形成市场竞争,以满足 eth2 区块提议者的需求。 MEV 搜索优化的新限制 eth2 里仍然会有像价格套利和清算这样的 MEV 机会,但 MEV 提取所在的系统有一些新的参数,它们可能会改变或引进对 MEV 提取的限制。 出块时间现在是固定在 12 秒,而不像在 eth1 中是可变的,而提议者 slot 是在每个 epoch 开始时就分配的,这意味着提议者最多有 6.4 分钟的时间计算他们的任务 (在 epoch 开始时就分配到的提议者的时间肯定少于 6.4 分钟)[5]。这不仅为验证者提供了更多的时间在 eth1 客户端交易池上运行最佳的 MEV 提取计算工作,而且由于出块时间的可预测性,模拟和执行会变得更容易。 这表明…

    2021年6月19日
    82 0
  • 以太坊手续费大幅下降,是生态要“凉了”还是另有原因?

    不少朋友应该察觉到了,相比去年DeFi大热以来逐步高起甚至变态的链上手续费用,最近半个月来以太坊链上的手续费(Gwei)下降明显,近几日基本都在10-20Gwei之间,即便是极速确认也只有不到 20 Gwei(Gasnow 6月8日数据)。 更明显的是,相比之前也会间隔出现的手续费规律性降低(时间段分布或网络原因),这次的回归低位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且更像是趋势性的低位稳定。 疯狂过后逐步回归低位的手续费 要知道不过半年前的今年1月初,手续费一路水涨船高,最高突破600Gwei,三位数成为常态,后续即便最低也多在50Gwei上下。(1 ETH = 10^9 Gwei) 最直观的就是当时以太坊每个区块收益平均约为8ETH(部分区块收益甚至超10ETH),而在其中系统区块奖励为2ETH,剩余6ETH均为手续费收益,也即手续费收益超区块奖励3倍,足见链上成交的活跃以及网络的拥堵情况。 而如今手续费却奇迹般地不断下行,甚至重回近乎个位数的历史低位——进入6月份以来,平均持续下行,6月6日、7日当天更是全天平均在10Gwei上下浮动,久违地重回个位数。 06.02-06.08的平均Gas Price 如果说背后是BSC等竞争公链的分流因素,那似乎无法解释两个月之前BSC生态大热时,以太坊的“网络拥堵”状况并未有明显缓解,所以这甚至有点倒果为因的感觉——某种程度上正是以太坊网络的拥堵才间接促成了竞争公链的崛起。 那是Polygon等Layer 2新秀的缓解?似乎也不是主要原因,以Polygon为例,从体量上看确实发展迅速,如今更是以65000的TPS、0.00012的成交费用成为以太坊的最具竞争力的扩容方案,吸引了大量以太坊用户迁移。 但如果打开以太坊的日均成交数图表会发现,在Polygon崛起的这半年里,以太坊的日均成交笔数其实是处于一种较为稳定的区间状态,并未有明显下降,因此Polygon等Layer 2新秀的解释也很难服众。 (以太坊日常成交图表) 其实如果想要深入探究手续费导致下行趋势的原因何在,以及之前畸高的核心背后推手,我们或许有必要了解一个开始逐步受到越来越多朋友关注的概念,即MEV。 MEV(Maximum Extractable Value 最大可提取价值,之前也被称为Miner Extractable Value 矿工可提取价值——ETH2.0等因素导致矿工不再是唯一决定成交排序的角色),是指矿工(或验证者、排序器等)通过在其生产的区块内任意包含、排除或重排序成交等能力所获得利润的一种度量。 恶性MEV手续费畸高不可忽视的关键推手 在这之前,我们有必要重温一下以太坊网络成交打包的基础知识。众所周知,在以太坊网络中的一笔成交费 = Gas(Used) * Gas Price(Gwei),其中: Gas即该笔成交消耗的总Gas数量,一般每笔成交需要消耗的Gas数量都是固定的;手续费(Gwei)即该笔成交中我们为每单位Gas所愿意付的价格,所以它是直接决定矿工是否愿意快速打包的关键; 而目前的手续费(Gwei)主要就是一种“竞拍”游戏——每个以太坊区块的Gas Limit容量固定,也就是坑位有限,那么自然谁出价高,谁的就优先被打包进区块确认。 (以太坊平均手续费限制图表) 明显可见,其中可以有操作空间的关键就在于“成交排序的问题”,尤其是伴随着DeFi导致的以太坊链上活动的大幅增长,其中的可操作空间也越来越大。 举个最浅显的例子,某用户在Uniswap上进行大额成交,从而产生较大滑点,创造了一个1万美元套利机会。上述情况下,时刻关注链上套利机会的朋友在注意到类似机会后,无疑会立即提交一笔来捕捉它。 这时其实就是机器人的竞争了,无数的链上机器人都会注意到这个套利机会,并给出更高的成交费报价,开始一场争夺套利权的竞价战,这种竞拍被称为“优先 GAS 竞拍”(“Priority Gas Auctions”,简称PGA)。 这时候就看哪家的机器人动作快了,本质上是一种公开博弈的过程,任何旨在寻觅链上套利机会的机器人都凭本事竞争,大家作为同一赛道的“选手”,是相对公平的。 而大家争夺的这 1万美元潜在利润就是MEV,同时竞拍结算价格和总MEV之间的差额,就是获胜者的利润(例如有套利机器人向矿工支付 7000 美元的竞拍费用,则剩余的 3000 美元就留给这个套利者)。 简言之,MEV 客观存在、无法避免(有个观点是“分布式系统中将始终存在一定数量的 MEV”),且某种程度上套利机器人会将市场价套利至与真实价格持平,使得DeFi市场更加有效,同时也不损害原始成交者的利益,这可以称得上良性的 MEV 成交。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 MEV 本身虽然中性,但利益催动背后“恶性”的MEV则无法避免: 还是上面提到的1万美元的例子,大家别忘了“裁…

    2021年6月19日
    92 0
  • V神发布以太坊状态到期和无状态路线图,同步实施以解决状态暴增问题

    原作者:Vitalik Buterin,《状态到期和无状态路线图》(A state expiry and statelessness roadmap) 以太坊的状态规模正在迅速增长。目前仅状态大小大约有 35 GB,如果包括所有 Merkle 证明在内,则超过 100 GB,并且每年大约增加一半。状态存储也是以太坊经济学的一个弱点:它也是唯一一种机制,使得参与者支付一次就可变成节点永远的负担。为了保持以太坊的可扩展性和可持续性,我们需要一些解决方案。 有两种途径的解决方案,并且已经存在很长时间:弱无状态和状态到期: 状态到期:从状态中移除最近没有被访问过的状态(例如:上一次访问还是去年),并需要见证人(witnesses)才能恢复过期状态。这会将每个人需要存储的状态减少到大约 20-50 GB。 弱无状态:只需要区块提议者存储状态,并允许所有其他节点无状态地验证区块。在实践中实现这一点需要切换到 Verkle 树以减少见证人的规模。 本文档描述了同时实施这两个想法的多阶段提案。 事实证明,这比先后连续执行这两个解决方案要容易得多。 没有 Verkle 树的状态到期需要非常大的见证大小来证明旧状态,而切换到没有状态到期的 Verkle 树需要就地转换程序(例如 EIP 2584‌),这几乎与仅实现状态到期一样复杂。 然而,如果同时进行,这两项改革解决了彼此面对的挑战:状态到期涉及每年创建一个新的状态树,允许 Verkle 树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引入而无需就地转换,而 Verkle 树解决了 见证人规模的问题。 相关链接:状态到期和无状态思想的发展历史 无状态客户端概念,最初的 ethresear.ch 帖子(2017 年):https://ethresear.ch/t/the-stateless-client-concept/172‌(另见 EthHub) 状态租金(状态到期的前身),2015 年原始提案:https://github.com/ethereum/EIPs/issues/35‌ ReGenesis(Alexey Akhunov 的提议,可以说是状态到期 +历史到期的一种形式):https://medium.com/@mandrigin/regenesis-explained-97540f457807‌ Verkle 树:https://notes.ethereum.org/_N1mutVERDKtqGIEYc-Flw‌ 关于边界见证大小的演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pvkxKso2E‌ 状态大小管理理论(2021 年 2 月):https://hackmd.io/@vbuterin/state_size_management‌ 复活冲突最小化状态边界:https://ethresear.ch/t/resurrection-conflict-minimized-state-bounding-take-2/8739‌ 无状态和状态到期的一些路径:https://hackmd.io/@vbuterin/state_expiry_paths 回顾:状态到期是如何工作的? 这是对此处提议的机制以及本文档中提议的内容的描述。 核心思想是每个时期都会有一个状态树(如:1 个时期 ~= 1 年),当新时期开始时,会为该时期初始化一个空状态树,任何状态更新都会进入该树。 在一段时间内发生的所有写入都进入最新的树(因此新树和旧树可能存储相同的信息甚至相互冲突;新树总是优先)。 请注意,这些大约一年的状态到期时间在历史上有时被称为“时期(epochs)”,但我正在切换到“周期(period)”一词以避免与信标链时期混淆。 保持两个关键原则: 只能修改最近的树(即当前周期对应的树)。 所有旧树都不再可修改; 旧树中的对象只能通过在新树中创建它们的副本来修改,并且这些副本取代了旧副本。 全节点(包括区块提议者)预计只持有最新的两个树,因此只有最新的两个树中的对象才能在没有见证人的情况下被读取。 阅读较旧的树则需要提供见证人。 “见证(witness)”是一个简短的证明,它证明一个值或一组值位于树中的某个位置,可以由只有树根的人进行验证。 例如,可以做一个见证,证明账户 0x124f…89ab 的存储槽 123 在某个状态下包含值 50,任何拥有该状态树根的人都可以验证该证明。 状态到期建立了一种混合状态机制:共识节点需要存储最近访问或修改的状态,但可以使用基于见证的无状态客户端方法来验证较旧的状态。 也就是说,可以维护一个“归档节点”,它甚至可以存储历史状态树,或者是一个完全无状态的节点,它使用见证人来验证甚至最近的状态。 然而,gas 成本结构和默认网络格式是围绕节…

    2021年6月18日
    93 0
公众号
公众号
CN客服
CN客服
HK客服
HK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