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上数据

  • 投资 NFT 必看的八大交易数据

    以太坊上 NFT 的交易份额 NFT 行业似乎成为了区块链宇宙中的主要玩家,更具体地说,成为了以太坊区块链的核心。 这是如何表现出来的?NFT 是以太坊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吗?以太坊是否会成为 NFT 项目使用最多的区块链? (1)NFT 交易额 vs 全球链上交易额 2020 年 NFT 交易额 vs 以太坊区块链总交易额 (黑色为 NFT 交易额,黄色为以太坊区块链总交易额)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上图有两个独立变量:NFT 交易额和以太坊区块链总交易额。两者之间似乎没有明显关联。 此外,也可以注意到,与以太坊区块链上的总交易额相比,每周平均 NFT 交易额极低;以太坊区块链上每周交易额超 500 万,而 NFT 交易额为 12 万。 (从上到下依次为 NFT 交易总额;以太坊区块链交易总额;上下两者比例) 与往年相比,2020 年期间,NFT 交易量有明显下降。这种相对下降的原因是侧链的兴起。侧链可以让项目和加密游戏发行商为玩家提供大量的链外交互,无需高成本,减少延迟,同时,项目和加密游戏发行商只需与主链进行关键交易的交互,如用户钱包的资产交易。 (2)NFT 市场规模 vs 加密市场规模 从交易的角度来看,可以看出,与链上活动总量相比,NFT 的行业规模仍然较小。 既然 NFT 被很多人视为可以储存价值,那么与主要加密货币的市值相比,NFT 的市值如何?NFT 市场每年到底有没有增长? 市值 注:NFT 的市值根据公式计算,即每个 NFT Ticker 的总供应量X一年内的平均值,并考虑到每个 NFT Ticker 的相对流动性率。年度加密货币市值是根据一年来的日均加密货币市值计算的。 由此可见,2019 年,NFT 在加密寒冬期间取得了坚实增长:NFT 在整个以太坊市值中占比 1% 以上,对比特币市值也有一定收益。 NFT 的稳定值与这两大加密货币的对比应该予以解读。2020 年期间,BTC(比特币)和 ETH(以太币)的价值有显著增长,这证明了 NFT 行业的稳固性,尽管 NFT 这个发展中的生态系统与另外两者相比规模要小得多。 ETH 价格对于 NFT 市场的影响 几乎与其他加密货币一样,2020 年期间,ETH 的价值出现了剧烈波动,从 3 月份的 107美元上升到年底的 650 多美元。 以太坊核心加密货币的价值波动是否会对 NFT 行业和市场产生影响?如果是,这种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与历史上的基础加密货币相比,NFT 行业所具有的独立性证明,这个年轻的生态系统会持续解放,不断发展,走向成熟,实现自给自足。 (3)活跃买家&卖家数量 vs ETH 价格 2020 年周活跃买家&卖家数量 vs ETH 价格 (红色为 NFT 买家数量,蓝色为 NFT 卖家数量,绿色为 ETH 价格) 图源:CoinGecko.com 2020 年最后一个季度,随着以太币价值的恢复和网络成本的同步下降,NFT 买家/卖家数量显著增加。很难将此激增单独归因于这两个因素中的某一个因素。 (4)交易额 vs ETH 价格 2020 年周 NFT 交易额 vs ETH 价格 (黄色为 NFT 交易额,绿色为 ETH 价格) 图源:CoinGecko.com 相反,ETH 价格和交易额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联。相反,随着 ETH 价格不断提升,近半年来的交易额却大幅下降。 报告认为,这种现象与两个因素有关:上半年开始的 NFT项目发行预售。 此外,当某种加密货币的价格相对较低时,买家和收藏家就会趁机用新资产填补其投资组合。如果市场以 ETH 为比较基准,美元销售额无论如何都不会过高,所以该资产的美元价格会自动增加。 总之,加密寒冬似乎是收藏家和 NFT 买家扩大其投资组合的好机会,他们有可能将这些获得的价值储存起来,价格提高时再加以使用。 (5)ETH 交易额 vs ETH 价格 2020 年周 ETH 交易额 vs ETH 价格 (蓝色为 ETH 交易额,绿色为 ETH 价格) 图源:CoinGecko.com 9 月份,ETH 的交易额急剧飙升,这与 Gas 费用下跌而不是 ETH 价格的上涨有较大关系。 9 月的这个高峰很可能是由于以太坊前从所未有的网络拥堵中解放出来,这场网络拥堵使市场处于待机状态。这次猛增期间,正逢 Gas 费用价格下跌,让普通用户重返市场。 在这个特定背景下,大部分想要买卖 NFT 的用户须得等网费价格下降后才能采取行动。 提及 NFT,就免不了提及以太坊,而提及以太坊,怎么也不可能绕过 Gas 费用。Gas 费用是什么费用?它又会对 NFT 的表现产生什么影响呢? Gas 费用是什么? Gas 是用于测量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执行特定操作所需的计算工作量的单位。从名字便可见一斑,Gas 的原理类似于汽…

    2021年7月12日
    65 0
  • 数据:以太坊Gas均价再创年内新低,已回落至去年5月初水平

    PAData 7月5日消息,根据glassnode的数据,7月4日,以太坊Gas均价已经跌至16.18 Gwei,再创年内新低,较年内最高均价373.74 Gwei大幅下降95.67%。并且,当前的均价水平已经回落至2020年5月初的水平,彼时DeFi生态还未开始爆发。 根据Etherscan的实时监测,截至今日午时13:00左右,以太坊的Gas均价已下降至11 Gwei。以平均结算速度完成一次ERC 20代币的转账仅需花费1.62美元的手续费。从Gas均价的发展趋势来看,预计短期内,均价仍将持续保持低位。 近期,DeFi、稳定币和热门NFT项目是以太坊链上交易的主要参与者。根据Etherscan的统计,最近24小时,Uniswap v2产生了约41.93万美元的手续费,约占总量的14.33%,其次,Tether和Uniswap v3产生的手续费也都超过了10万美元。另外,手续费产生了较多的应用还有Axie Infinity、Metamask、OpenSea和1inch。 文章来源:数据:以太坊Gas均价再创年内新低,已回落至去年5月初水平

    2021年7月5日
    90 0
  • 链上数据详解丨一周跌幅近50%,比特币Hodler们在干嘛?

    注:原文作者是glassnode数据分析师CHECKMATE。 比特币市场刚经历了自2020年3月抛售潮以来规模最大的去杠杆事件,BTC市场价从59463美元的一周高点下跌至31327美元低点,跌幅超过了47%,而下跌的价格区间则达到了28136美元,创下了新的历史记录。 价格的剧烈变化,主要是由一种称之为FUD的东西推动的,这次的抛售如此严重,以至于很多人开始怀疑2021的牛市是否还在。本周我们将回顾这次回调的规模,以及在链上可观察到的各种实体的反应。 历史上的投降事件 本周已实现的链上亏损规模超过了此前所有的投降事件,包括2020年3月、2018年11月以及2018年1-2月(上一轮牛市结束时)的抛售潮。 下图显示了转移币所造成的美元损失,并显示5月19日出现了45.3亿美元的损失新高值,这比2020年3月份和2021年2月/4月之前的峰值高出300%以上,是每周实现亏损总额142亿美元的峰值。 即使将这段抛售期间盈利的币计算进去,这次投降事件仍然是历史上最大的,5月19日,链上净亏损超过了25.6亿美元,这要比2020年3月份新冠大恐慌时期的抛售金额高出185%。下图显示,这次投降是在一段强劲的净利润兑现期(绿色尖峰)之后进行的,因此可认为这是对下行趋势的相反反应。 这表明市场的很大一部分人对这次事件是感到意外的。 这些链上的净损失导致了比特币已实现市值(Realised Cap)的下降。本周,比特币已实现市值已从3770亿美元的历史高点下降了70亿美元(-1.8%)。 看看目前盈利的链上独立实体数量,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的FUD风波已导致盈利实体减少至76%,这意味着24%的链上实体目前处于持有水下UTXO的状态。在牛市背景下,这可与2011年、2013年和2016年的三个时期相比。这一指标还突出了市场中购买高价币(可能成为恐慌性卖方)的比例。 关于卖方的分析 在这次抛售潮中,主要的卖方实体主要有三类: 在过去的3-4个月里买入BTC并处于亏损状态的持有者; 认为比特币已达到周期顶部,并处于盈利状态的持有者; 需要出售BTC以弥补成本,或因中国新监管动向而被迫出售BTC的矿工; 毫无疑问,近期的抛售活动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短期持币者推动的,这些人拥有在过去6个月内购买的比特币。已花费输入币龄段显示,特别是1-3个月和3-6个月币龄段峰值,明显高于抛售前和抛售期间的典型基线。 如果我们将其与长期投资者的情况相比较,特别是那些持有1年-3年币龄BTC的投资者(上一个周期的买方),我们会看到相反的情况。1-3年币龄段的持币者实际上转移币的时间要早的多,很可能是轮换资本,以捕捉当时ETH的价格表现。 然而,在这次投降式抛售潮中,1-3年币龄的旧币花费实际上明显减少了,这些币占总活动的比例也在下降。这表明,老韭菜既没有恐慌性抛售,也没有急于退出。 剩下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未实现损失的规模有多大,或者换言之,还有多少处于水下的币可能会恐慌性抛售?我们检查了相对未实现损失指标(Relative Unrealised Losses),该指标表示水下总价值与当前市值之间的比率。 利用这一指标,我们可以看到,当前BTC市值(7000亿美元)中约有9.0%至9.5%是未实现损失,相当于约650亿美元的水下价值。尽管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投降事件,相对于市场规模而言,链上的水下头寸的价值实际上相对较小。我们可以将此与2020年3月44%的相对未实现损失和2018年11月超过114%的相对未实现损失进行比较。 请注意,在大规模抛售之前,购买价较高的币基本上具有较高市值的“存储价值”。抛售后,新市值较低,因此有可能实现超过100%的相对未实现损失。 纵观整个比特币市场,未实现净损益指标(NUPL)已回落至略低于0.5的水平,而这一水平在之前的三个牛市周期中都起到了支撑作用,这实际上是2021年市场的第一次触底。 然而,如果我们过滤出短期持币者,我们可以看到一次重大的投降已经发生。短期持币者目前持有的未实现亏损总额为其币市值的 -33.8%,这个值可以和比特币历史上最极端的几个时间段相比,其中包括: 2013年第一次牛市顶部; 2014-2015年熊市的三次; 2018年熊市的四次; 2020年3月的投降潮; 在矿业方面,有传闻表示,由于中国矿业的变化,短期内矿业抛售压力可能会加大。 观察矿工币的消费情况表明,虽然矿工向交易所转币的量有所上升(从100 BTC/天上升到300 BTC/天),但这仍然是约900 BTC/天发行量中相对较小的一部分。 矿工净头寸变化指标证实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本周的总累积量略有下降,但与“已开采和出售”的币相比,“已开采和持有”的币比例仍然较大。随着这些监管变化的展开,矿工是否会开始花费更多的币还有待于观察。 交易所和衍生品 …

    2021年5月26日
    183 0
  • 链上操作必备防坑指南

    区块链技术是当前时代最重要的创新之一,使得去中心化真正成为可能,任何人都对自己的链上资产享有绝对的控制权,外界无法进行任何干涉与操作。 这种权利相伴的则是责任,这意味着用户需要对自己的资产安全负100%的责任,在私钥保存、日常操作方面都需要格外注意,一旦私钥或者助记词失窃,所有资产都会面临被盗风险。尽管许多项目方(例如Tether)理论上能通过智能合约控制链上资产并找回被盗资产,但通常只会在黑客故意攻击并造成大量损失时才会给予帮助,个人失误造成的资产损失很难得到项目方的援助。 可以预见,未来越来越多的交易活动将向链上转移,但不巧的是,链上骗局如今仍在大量出现,并衍生出许多新形式,多名读者曾向链捕手反映遭遇链上诈骗并损失数万元,但都已经无法挽回。为了帮助更多加密行业初入门者了解一些行业常识,避免踩坑,链捕手在本文中总结了一些常见的骗局手法,具体如下: 作者 | 谷昱 一、假币骗局 案例:小茗关注的项目正在进行IDO,在电报群看到有人发布了代币智能合约地址,小茗将改地址在Uniswap输入后发现已经可以交易,并且有价值大几十万元的流动性,随即购买了1个ETH,但此后上涨1倍多并准备卖出时发现,系统提示无法卖出,相当于归零。 分析:这种情况属于假币骗局,某些诈骗集团会批量发行币种并以关注度高的币种为名字,并建立Uniswap交易池、注入一定流动性,意图误导用户为真币,然后在一些社交媒体渠道传播智能合约地址。 但这种代币的智能合约代码中实际上已经规定只允许发行方出售代币,其他用户只能买入不能出售,而用户如果在社交媒体看到地址并信以为真,在买入其代币后就只能坐视其上涨并最终归零。 据链捕手观察,大部分Uniswap上的假币都是由一个特定诈骗集团发行,每个代币发行方地址都能通过转账记录相关联, 最近2个月至少发行了70余种假币,获利至少在4000 ETH以上。 在具体手法方面,他们还会向被标记为币安、V神与0x-b1的地址转入部分假币,以吸引这些地址关注者的注意;每次发行活动周期大概3-5天,先在Uniswap添加上百个ETH的流动性,待很少有购买用户后撤出全部流动性,然后将所有ETH转入新地址重新发行新币,不定期还会通过Tornado.cash转移资金。 更具误导性的是,这些诈骗集团还会制造某些巨鲸在购买这些币种的假象。如下图所示,该地址被广泛认为由孙宇晨所有,拥有数十亿美元的资产,而在十余天Etherscan显示其地址从Uniswap购买了数种新币。 某些巨鲸地址跟踪者看到这些记录可能就会「跟单」,但如果点开其具体交易记录,可见交易行为并非由该地址所有人发起,而是假币发行方地址利用智能合约直接从Uniswap购买并将孙宇晨地址设为收币地址所致。 除了孙宇晨地址以外,Etherscan显示的许多ETH大户地址都有类似情况发生。 因此,大家在Uniswap进行交易时务必要使用官方公布的合约地址,或者Uniswap推荐列表中的币种,在其它渠道看到的智能合约地址要保持警惕,否则很可能会造成大量损失。 二、假APP骗局 案例1:小倪换了新手机,看到某个微信群有显示为imtoken工作人员的用户发布了一张快讯图片,还附有APP下载链接,正好新手机还没有下载imtoken,随即扫码下载其APP,输入私钥并导入钱包,但很快发现其地址的所有资产被转出,损失近2万元。 案例2: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本月初有两名用户在苹果应用商店搜索加密硬件钱包Treznor的名字时,出现了一款APP使用了与真Treznor极其相似的标志和颜色,尽管当时Treznor并未推出手机端APP,但他们误以为Treznor的确推出了手机版,故而下载并导入私钥,最终分别失窃17.1枚比特币和价值1.4万美元的ETH。 分析:私钥与助记词意味着对钱包资产的绝对控制权,因此很多骗局都在设法套取用户私钥,假冒官方APP则是其中最常见的手法,这种假APP或伪造为官方快讯诱导用户下载,或为搜索引擎付费将假冒网站排名置前,或在苹果/安卓官方应用商店上线重名的假APP,它们会高度模仿官方网站与图片信息,一旦用户下载APP并导入助记词,钱包资产立即会被转走。 因此,大家在下载钱包、交易所类APP时,切记要从官方渠道下载,并检查网站域名等信息是否正确。 三、假客服骗局 案例:小詹在使用某DApp产品时遇到了问题,于是到电报群尝试询问官方人员,随后有名用户私聊他询问情况,并告诉他可以私聊一名官方人员解决问题并发送账户名给小詹,于是小詹直接点击账户名进入私聊界面。 这名官方人员很热情地询问小詹遇到了什么情况,表示这是由于项目数据库问题并正在解决,但为了避免错误继续发生,需要对账户进行重置并询问小詹使用什么钱包,随后给出链接并让小詹输入助记词导入钱包以便进一步操作,但小詹此刻出于警惕性未进行下一步操作,避…

    2021年4月25日
    225 0
  • 链上数据详解丨比特币牛市或进入后期阶段,鲸鱼地址已减持约30.7万BTC

    注:本文是由区块链数据服务商glassnode提供的链上数据分析周报,分析师通过全网地址余额变化及储备金风险指标等数据判断,目前比特币正处于牛市下半场或后期阶段。 随着传统金融巨头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Visa宣布进一步采用比特币的消息,比特币的价格继续在5.36万美元—6.15万美元之间盘整。据悉,摩根士丹利已推出三种比特币投资工具,可为高净值客户和投资公司提供服务,而Visa则跟随了万事达卡的步伐,将支持通过Visa网络购买比特币。 显而易见,比特币对全球投资者的影响越来越难以忽视。 散户在累积比特币自2018年3月份以来,持有BTC数量不超过1 BTC地址越来越多,而这些地址累积的BTC数量占总量的百分比也越来越高。三年前,这类地址持有的BTC数量占到总供应量的3.97%,而目前则占到了5.2%。 散户的持续积累表明,参与者的HODL意愿很强。在2020年3月12日经历黑色星期四之后,我们立即观察到了持有0.1BTC -1 BTC的地址数量出现大幅增长。 尽管在比特币价格上涨到4.2万美元后,这类地址的BTC总数出现了小幅度下降,但目前的持仓量又上升到了历史最高位。 鲸鱼BTC钱包地址相对没有变化有趣的是,尽管我们继续看到散户在积累BTC,但在过去三年中,大钱包(>100BTC)的持仓量相对没有太多变化,下图显示了余额在100 BTC及以上地址的比特币持有供应,这类钱包地址目前总共持有的BTC数量占到了总供应量的62.62%,并且在过去12个月内增加了0.87%的百分比。 这些大钱包的钱包余额也发生了洗牌,这可能是因为冷存储或托管安排的原因。自2020年12月BTC突破2万美元以来,我们看到大钱包的持有者余额具有大致相同和相反的变化: 章鱼和小鱼(10 BTC-100 BTC)的比特币持有量减少了5.6万BTC; 海豚和鲨鱼(100BTC——1000 BTC)的比特币持有量增加了33.1万BTC; 鲸鱼和座头鲸(1000 BTC – 10000 BTC)的比特币持有量减少了 30.7万BTC; 从这些持有者的BTC净额来看,我们看到大概减少了3.2 万BTC,仅占这类地址总额的0.24%。 与此同时,散户持币者在同一时间累积了大约2.98万 BTC,这表明BTC财富正在逐步发生转移。 有关我们估计的比特币供应分布和持有者类别的更多信息,请参见此处的博客文章。 HODLer周期行为储备金风险指标是一个先进的周期性指标,它可以在我们经历周期时跟踪HODLer的信念。储备金风险指标的一般原则如下: 每一枚未被使用的币都会累积币天,以衡量它休眠了多长时间,这是一个衡量HODLer信念的好工具。 随着币价上涨,出售和变现这些利润的动机也会随之增加。因此我们通常会看到,随着牛市的发展,HODLer也会卖出一部分比特币。 更坚定的持有者会抵制出售的诱惑,这种集体行动将形成“机会成本”,每一天,HODLer们积极决定不出售会增加累积未使用的“机会成本”(称为HODL银行)。 储备金风险是指当前价格(出售激励)与累积“机会成本”(HODL银行)之间的比率。换言之,储备金风险将卖出的动机与抵制诱惑的HODLer强度进行比较。 下表显示了储备金风险振荡值,其当前的值为0.008,而过去的周期峰值,通常出现在值大于0.02的时候。 随着币价上涨,以及更多HODLer花掉他们的比特币,储备金风险将会增加。这代表着BTC从长期持有者转向新参与者。 有关储备金风险度量的更多信息,请务必查看@hansthered的原论文‌和我们在Glassnode学院的笔记‌。 比特币财富转移我们还可以看看长期持币者(LTH,蓝色),短期持币者(STH,红色)拥有的供应量的相对比例,并根据币最后一次移动的时间,将其分类为盈利(深色)或亏损(浅色)。请注意,以下图表显示的是处于损益中的流通供应的比例,而不是PnL的大小。 牛市通常在三个不同阶段遵循类似的“财富转移”路径。我们可以使用这些分形来估计我们在这个周期中的位置,并将其和储备金风险指标配合使用。 阶段A-最痛苦的阶段:这个时期处于熊市最惨的阶段,BTC持有者的最大横截面处于亏损状态(最厚的浅色区域)。从逐渐增加的浅蓝色区域可以看出,短期持币者在熊市一半左右的阶段开始累积比特币。 在投降阶段,只有40%-45%的短期币处于盈利状态,这代表了最大痛苦的时期,并且这些时间段在迄今为止的所有比特币周期中都处于底部。 阶段B:HODL达到峰值,随着牛市的进展,更高的币价会为HODLer创造更大的诱惑,使得他们卖掉一部分币。在某个阶段,我们就会达到“HODL峰值”,这代表着一个拐点,在这个拐点时,大部分短期持币者处于盈利状态,一般而言,这与突破前一个周期的历史最高价相对应。 随着每一个…

    2021年3月23日
    263 0
公众号
公众号
CN客服
CN客服
HK客服
HK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