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比特币的第三个层次

今天我们再来聊一下如何理解比特币的第三个层次,即:比特币是“法币之熵”问题替代解,这是个终极问题,比特币价格不设上限。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挖出了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创世区块(Genesis Block),并获得了首矿奖励的50个比特币。在创世区块中,中本聪写下这样一句话:“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

这句话,也是2009年1月3日《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文章标题。为何在创世区块中留下这一标记,中本聪并未解释,以至于多年后我们对这句话的理解,依然存在各种猜测。许多加密爱好者对这份报纸内容,以及比特币白皮书的充分研究后,他们认为中本聪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传递三个信息:

1)扰乱银行业务和控制货币供应:比特币是“全球账本”:一个新的经济基础设施,可以转移法定价值,消除银行对货币供应的控制;

2)赋予个人权利:使消费者能够控制自己的钱,而不是经过银行允许才能转账和消费,免于银行滥发和随意的政策波动,而让自己钱变少;

3)去银行化:60亿公民第一次可以通过智能手机进入全球经济,而不是需要银行这个臃肿的中介。

这个创世区块上的点缀,后来也被比特币的支持者讲述成了“一个自由主义者,拯救银行的故事”。为什么比特币能够做出拯救银行这种大胆尝试?我们的银行,还有货币这套系统出了什么问题呢?

要讲清楚法币系统存在的问题,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话题。这里引入了一个“熵”的概念,什么是“熵”,熵是孤立系统无知的度量,该系统总会趋于混乱、无序和低纬化,现在的货币体系就是这个样子,是一个确定的、无解的状态。

经济学虽然并不能算得上一门真正的科学,因为很多经济学的理论根本无法证伪,但“经济规律”与常识确实真实的存在,值得尊重。最基本的经济规律就是,GDP = 劳动投入 x 生产率。在长期,央行的行为无法改变劳动投入和生产率这两个最重要的因素。因为劳动投入与人口等因素有关,央行可以印钱却无法印人。生产率与创新与资本投入等有关,印钱、负利率等虽然也是“创新”,但还是无法替代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创新努力,而印出来的钱,则并不是真实的资本,只不过是一种货币幻觉。央行的宽松,其实无非是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改变了经济的分配。

在时间维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把很多未来的经济活动拉到了今天,寅吃卯粮,透支未来,让未来的子孙后代承担后果,反正“我身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在空间维度,宽松的直接后果就是惩罚储蓄者,把财富从一般人手中向运用了超高杠杆,借了极多负债,拥有金融资产的人手中聚集,劫贫济富。

既然印钱不好,央行不印不就行了吗?不,不印问题会更大,因为整个货币体系早已经陷入了“以债养债”的旁氏骗局漩涡,无法自拔,通过印钱“借新还旧”,但“旧债”的窟窿永远还是补不上,只能无节制的不断提高债务上限。

这就是目前法币系统存在的问题,法币体系正在无限”熵增“过程之中。比特币能否做一些替代呢,我个人认为目前还是比较遥远的,完全取代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就如我们在“理解比特币的第二个层次”中分析的一样,因为法币系统“负价值”的溢价,比特币已经逐步在渗透。

但我们不防也可以敞开最大脑洞来畅想未来比特币的最大价值,我认为最大高度是全球范围内的“统一货币”。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和终极状态是什么?这是个很好的哲学问题。以我有限的知识能力,我的判断是历史总是会朝阻力最小的方向的前进,最终要达到的彼岸是人不分黑白、地不分南北,无城无府、天下一家。这又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比特币完全取代目前的法币,意味着没有国家、没有政党,虽然目前来看是非常异想天开的,但哲学的逻辑还是可以推敲的嘛。

“法币之熵”的问题替代解,可以作为理解比特币的最高层次认知。

 

文章来源:智比特  作者:曾生伟

温馨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币圈财经官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众号
公众号
CN客服
CN客服
HK客服
HK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