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高峰论坛压轴圆桌:供需失衡,如何破局?丨世界区块链大会·武汉

2020年12月5日,2020世界区块链大会·武汉正式在武汉国际会展中心开幕。大会由币圈财经主办,并得到了武汉市政府、江汉区政府、武汉市经信局、中国信通院等部门单位的大力支持。

在今天下午的人才高峰论坛中,一场主题为《供需失衡,如何破局?-区块链人才培养走向专业化》的压轴圆桌交流,由币圈财经产业区块链高级专家章昱昕主持,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博导蔡恒进、微众银行区块链CMO李贺、数秦科技副总裁陈豪鸣、众享比特市场部总经理胡峰、区块链产品经理张舜,共同围绕区块链人才培养如何能够走向专业展开讨论。

人才高峰论坛压轴圆桌:供需失衡,如何破局?丨世界区块链大会·武汉

从左到右为币圈财经产业区块链高级专家章昱昕、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博导蔡恒进、微众银行区块链CMO李贺、数秦科技副总裁陈豪鸣、众享比特市场部总经理胡峰、区块链产品经理张舜

主持人:

以下为圆桌实录:

Q1:开场主题&嘉宾介绍:

章昱昕:其实很多问题,之前的一个圆桌大家也讨论到,但是我们这一场圆桌的角色不一样。之前大家都是作为自己或者是个人的一些角度,但是我们场嘉宾是供需双方探讨一下区块链行业人才发展的问题。2020年大家知道很魔幻,不管是年初的疫情,各种各样的黑天鹅事件,到最近的美国大选,行业发展有一些魔幻的感觉,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有没有同感。你有时候在看这个行业的发展的时候,一般都是一种总结历史,要看它的市场发展的市值,还是要看它的用户人数,从业人员,它的整体的规模还是看它的最简单的币价涨跌,很难具体讲行业发展怎么样。
我们就是从这个,我们会从一个人才的角度切入这个行业的发展,去评判一下我们现在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一个阶段。所以其实首先请各位嘉宾做自我介绍,然后第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大家对于行业的发展有一些什么样的看法,借用汤主编之前的想法,我们也可以说一些关键词。
蔡恒进:我觉得区块链行业是一个开始,每个人都要会区块链。你现在会word,会ppt一样,假如说到现在都不会那就彻底out,过几年之后你对区块链没有一点了解,彻底out了,就这几个关键词,刚开始。
李贺:大家好,我是李贺,微众银行的区块链团队。微众银行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微众我们是国内首家的互联网银行,从一开始成立之初一直在践行普惠金融,大家知道普惠金融挺难做,因为我们前面有众多的,包括胡教授刚才讲的金融行业的一些金融人的一些故事,我心有感触。因普惠金融这一块,其实前面有非常多的前辈,但是我们作为一个银行业的一个后来者,在这个领域内敢去尝试?最重要的一点,这个事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科技,所以我们微众在科技这个领域投入非常多的资源,我们是一家银行,科技人员的占比将近60%,大家可见这一块的投入。所以我们认为就是在科技上的投入是助力在普惠金融的一些发展方向。另外就是为什么会做区块链呢?其实包括胡教授讲了几个点,讲到了区块链最核心的应用以及发展的这种方向,所以我们在2015年的时候就成立了区块链的团队。
回到主持人关键的问题,就是圈内这个行业,对我们看来最重要的关键词是开源和开放。为什么呢?是这样想的,大家都讲区块链技术它是一个信任的机器,它本身是一个封闭式的,或者是大家不可见的代码,整个的源码层面对大家都是不开放的,我觉得这个信任的构建可能会受到一些条件限制,这是第一点。
另一个就是从行业的整个发展来看,一个开源开放的技术,或者是一个平台,或者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更有利与这个行业初期的未来发展。
最后一点,最近大家都在提国产自主可控的技术,在我们看来我认为可能某一个单点的技术它不是一个自主可控的一个关键的控制点,而是说我们缺的不是技术点,而是一个整个的生态。那么通过这种开源开放的方式裂变一个行业或者是一个生态的话,我们觉得可能现在目前是最有效的一个方式和方法了,这个是我一个简单的分享。
章昱昕:微众有一句话“把代码开源出去,把信任拿回来”。
陈豪鸣:我们是一家杭州企业,我说一下我们区块链的第一站是杭州互联网法院宣判,当时我们做的,现在跟全国三家互联网法院,杭州,北京,广州都是那个方式。现在不光推广互联网法院,跟法院跟各大高院也有合作非常多,最早13年进入区块链,15年做了保全网,跟区块链司法业务相关比较多一点。今年也做了一个升级,把保全网升级为互联网司法,目前我在负责这个部门,我们打交道都是公证处,法院,律师等等,包括司法鉴定中心,有机会大家来杭州未来科技城参观,进来之后就能看见司法鉴定中心包括公证处和我们一起在办公,所以有机会大家可以来我们这边来参观。
胡峰:大家好,我是胡峰,我来自北京众享比特有限公司我是市场部总经理,众享比特成立14年7月,国内最早从事区块链底层技术研发和区块链产业应用的公司。我们公司的有一个核心产品,这个产品是国家商用密码局唯一获得产品许可的这个企业。今天的专家学者做了很多很好的分享,希望和产学研有合作,共同把区块链做大,也特别感谢币圈财经的邀请,谢谢。
张舜:各位前辈好,在场的朋友们好,我是以学员的身份参加交流,我叫张舜,北京一家区块链公司从事政务区块链的相关工作,完成国家部署的相关区块链的课题。我是湖北人,然后其实武汉算我第二个故乡,我读书毕业之后在武汉工作了十多年,不得已离开武汉,没有想到今天又因为区块链重新回到武汉,所以非常感谢武汉和会议的举办方,谢谢。

Q2:如何看待区块链的教学和研究-蔡恒进

章昱昕:这边第一个问题问到蔡教授,因为高校一直是人才输送的主要阵地,武大作为国内顶尖学府,如何看待区块链的教学和研究,您自己是如何引导学生去学习区块链的呢?
蔡恒进:我不能代表武汉大学,我只能代表自己。学院我也代表不了,我看来学校的反应是很慢的,包括武汉大学。像几年前,我个人就是说很多年前就开始鼓励学生做AI,大家还在做前端,后端的时候我说做前端,要做AI。两、三年前我鼓励大家,AI调参的事情放一放,先区块链的事情,我个人这样教学生。但是学校不一样,学校现在还在成立人工智能学院,还没有想到区块链这边来,应该说这是一个大概的现状。
但是我刚才讲的,什么东西都是刚刚开始,我们现在看到是0到1的东西,比特币很成功,不管未来走到哪里,非常成功,而且因为这个我们才有这个行业。但是这只是一个尝试,这只是第一步,后面有很多技术上的创新,很多模式的创新。我想给大家提的就是说,未来会完全推翻很多前面讲到理所当然的东西,现在很多的去申请专利,搞标准,看起来大家很忙,马上抢到这个蛋糕,但是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错的,所以要进这个行业,现在进来都不晚,什么背景进来都不晚,都可以去学习。前面的嘉宾也讲了,你线上的资料太多,完全可以找到。但是你要结合你自己的思考,哪怕你纯文科,哪怕你纯理科或者学哲学都可以进入这个领域,因为未来这个领域是无穷广阔的。第二个你一定会找到你的位置,因为我们现在连冰山一角都没有看到,而这个方向是非常重要。所以你不要一下子钻进一个牛角尖里面都要找到,不是这样的。刚才有嘉宾讲找到一个好老师,好老师指导你,根据你的条件告诉你怎么做比较好,要不然就在大海里面,这个我想非常重要。
从需求方面来讲的话,实际上顶尖的人物是最缺少的,永远是最缺的,一个人能写前台,后台,把所有的东西搞定那是最好。假如你做不到这个,把某一方面弄得特别精,肯定有饭吃,不管什么方面做到最顶尖就行了,所以都会有机会,这是我想讲的。学校来讲,假如说学校领导听这个,赶紧的,不要觉得有时候好像是赶时髦是一个错的事,但是区块链真的不一样,它是一个真的是颠覆性的,而且我们现在还刚刚开始,谢谢。
章昱昕:其实我可以稍微追问一下问题,其实很多在学习研究过程中,它的过程一般都是又宽入窄的一个领域,根据蔡教授发言,区块链是未来的数据底层或者未来的数据工具,又窄入宽的范围,怎么让学生去理解的?
蔡恒进:我的建议是窄扎得很深,哪怕一开始方向错的没有关系,不要听那些稀奇古怪的观念,我教学生也是这样,不是说花三个月读书一般本书,就是要开始写代码,开始看人家怎么做,具体是怎么做的,然后你模仿他。第二件事再说它哪里不好,可以改进,你可以创造你自己的东西,非常快进去,不能磨蹭。

Q3:个人学习和成长的过程是有什么样的特点-张舜

章昱昕:下一个问题,非常有幸张舜总第一期培训学员里面的优秀代表,他自己本是也是一个区块链比较丰富的人,从他的视角来看,您个人怎么接触到区块链,您的这个学习和成长的过程是有什么样的特点,这当中有没有出现一些迷茫或者瓶颈期。
张舜:我在武汉稳定很多年,我相信大家跟我一样,听说比特币其实都很早,所以说每个人都有一个跟比特币擦肩而过的故事,当然我也有。我真正听说区块链很深度接触区块链是在18年的春节,那个时候有一个很火的微信群,群里面有一个大佬喊了一句奥运区块链,当时我觉得以前都是普通玩家在谈,现在为什么这么多大佬在一起讨论这个问题,是不是我错过什么,我认知不够了,那个时候我决定看看什么是区块链。早期资料比较少,主要是读各个项目的白皮书,慢慢觉得自己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比较好的玩法,共识机制等等来说对我来说非常新奇,这个行业新奇感和想象力是这个行业对我最大的吸引力。
章昱昕:中间一些瓶颈期吗,感觉学的过程中认知突破出现了一些困难?
张舜:其实瓶颈倒没有,因为里面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主要迷茫是一直有的,国家没有提出区块链之前,你做区块链很难形成闭环。国家提了政府区块链之后,还没有提出杀手级的区块链,所以这个也是我们在这个行业或者自己学习中一直产生的一个迷茫。但是毕竟还是初期,所以说我还是学习过程中也会遇到,慢慢随着认知的提升,也觉得自己的零零散散的知识点其实不够的,找专业化的培训机构,目前也有很多这种机构,币圈财经开展了人才培养考试,考证培训一体化的这种,其实还是非常适合对区块链感兴趣,入门的学员进入,比我们自己去学,自己去研究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Q4:是否会有整个公司的发展节奏跟人才招募的匹配或者是错配的问题-胡峰、陈豪鸣、李贺

章昱昕:好,接下来我们是从人才的需求端,三位企业方代表。我们三家蛮有特点,都是国家区块链比较领先的地方,所以这个问题分别问一下三位,就是各位结合自己的地区或者是公司发展的过程中,是否会有整个公司的发展节奏跟人才招募的匹配或者是错配的问题,需求,能不能招到合适的人,然后来发展自己公司的业务。什么样类型的人才是最稀缺,自己公司的人才储备或者培养计划是什么样子。从胡总开始。
胡峰:人才储备要提前规划,适度要超前,这几年匹配还是够的。区块链的方面,很多专家讲到了相同观点,就是区块链是一个复合的学科,就是说我们可能一些年轻同学,你会一些基础的东西,你就可以在互联网公司找一份工作,然后就开始996,然后可能很难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新的东西。但是区块链它涉及到密码学,然后共识的方式,甚至安全的机制都会涉及,所以我们公司的特点是这样,因为我们的创业的核心团队是安全的出身,所以我们核心团队有20年的安全的实践经验,所以我们公司在人才培养上,我们是非常看中对公司的远景,使命,价值观的认同,认同的人加入我们的TEAM,我们进行一个学徒制的培养,可以说我们是期望跟我们想到一块的人共同的往前走,以你的职业生涯,甚至说以你的职业生命进入未来,这样共同把区块链未来这个行业做大,就先谈这些。
陈豪鸣:是这样子的,因为公司也在不断的发展,业务方向和业务的深入,对人才的缺口非常大,这次参会把各种招聘信息带来,包括业务,和武汉公证处合作比较密切,这边和法律复杂相关的各个体系。我发现我们的老板,包括一些高管最近转的都是招人,送苹果,大量的缺人的。所以目前整个公司来讲还是极度缺人,对于人才这一块还是要解析一下。我们这边区块链更偏广义上,各位专家偏的是技术方向,偏开发,但是随着业务慢慢的深入,从我这边了解第一顺位是偏业务,刚刚嘉宾提到复合型的人才非常重要,因为各个交叉领域复合这个词是贯穿始终,所以对业务型的复合人才特别高,既要懂银行,又要懂司法,又要懂区块链,这种人非常难招。我们的策略是什么,我跟我们一些招聘同学,包括用人单位讲,不用不想这个招聘部分到。首先要有专业的技术储备,我对业务方面很了解,慢慢培养成区块链的人才,跟我们业务相结合。从顺位上排,第一位是业务相关的人,比如说市场,包括产品。再往后排我们需要市场落地后的运营,运营现在招更难,文笔号不懂区块链,过来我们带着他,带着他区块链是什么,业务是什么,我们做业务的培训。最近很多高管,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一个数字化展厅,容纳的人挺多,亲自去教大家到底业务是什么,区块链是什么,每周都有一次这样的分享课,内部也有分享的课程。
第三块就是技术人才,因为有的产品,有了运营,你必须要去实施,必须要去做这个东西,所以区块链人才这一块要求也会比较高,因为对于底层研发,联盟链,公益链这一系列的。我们现在做一件事,人社厅的一些人才的标准,积极参与,包括跟清华长三角的研究院编写标准化人才的标准到底是什么,要怎么进行考试。并且在前段时间我们也是跟人社厅他们发文,可以过来考试,可以进行区块链人才的评级,所以我们也从行业去推动这样的一些事情。从我们的业务角度,公司发展的角度,也会去对这种人才需求量比较大,然后去进行一个招聘,包括培训。所以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李贺:回答这个问题,第一个要对齐一个标准,整个区块链的行业里面,大概会有哪几类的人才。在我们看来的话大概会有三类的人才,其实刚才陈总也有提过。第一类人才是对区块链底层,我们可以叫做区块链底层的研发人才,这些人它的数工作需要对底层的一些算法,比如说密码,比如说点对点的,需要懂这些,需要去优化这里面的内容。第二类可以叫做区块链的实用技术型的人才,这些实用技术型人才他主要对智能合约的编写,整个软件开发的一些系统的架构,再加上一些安全策略的设置,甚至是软件交付之后的运维,它的后续开发,这一块是我们说的第二类的人才。第三类人才就是刚才陈总提到的非常重要的一个观点,行业的复合型人才,比如说区块链看到的一些行业,比如说金融行业,比如说公链金融,对行业业务特性理解特别透,同时要对区块链的技术特点,以及如果我说要做一个举一个例子,一个区块链金融我的整个系统架构我的流程是什么,我的票据怎么去拆分,信用怎么扭转,需要对整个系统的流程,或者是我们可以直接叫它就是行业的产品经理,这个也是比较便于大家理解。我们看来主要就是这三类人才,回到主持人提到具体的问题,现在市场上究竟缺什么样的人才,其实从目前看可能对不同的公司可能大家的视角不一样。比如说我们微众,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方向是做底层研究的,所以我们在底层研究上我们的需求量相对其他的公司会大一点。比如说刚才几位嘉宾,他们更多的是面向行业级的应用,对行业的复合型人才需求会大一些,针对不同的人才我其实也非常同意刚才提的,复合型人才怎么培养,包括我们银行里面在一些具体业务上,产品上使用区块链的时候,它的人才培养的模式也是刚才陈总说的模式,这个是很普遍的。我原来那个人就是区块链金融的这个行业专家,作为我们区块链的团队,我去赋能他,把他教会,教他什么是区块链的技术。包括我们微众,我们通用的一种模式。但是对于底层型的人才来讲,可能更多会从密码学,或者是传统的一些数学,或者一些传统的算法的一些人才上进行培养。

Q5:选择聚集更多顶尖人才or普及更多市场用户-胡峰、陈豪鸣、李贺

章昱昕:下一个问题还是问三位企业代表。目前发展很多都是新的技术带领,新的技术往往来自于一些高智商群体,高精尖人才。当然不可否认行业发展有顶尖人才带动,行业发展一定阶段需要去普及市场,下沉市长的时候有一个战略问题。假设各位可以自己在舞台上假设,你要做一个二选一的选择,你是需要去聚集更多的这种顶尖人才呢,还是你会去选择下沉去普及更多的市场用户?
李贺:如果从微众这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可能更多选择更多的用户。因为我们的本身是要做股市金融,我们也是用这个方向做战略分解或者说战略规划。我们作为技术团队也是希望用我们的区块链技术让更多人使用。怎么去使用呢?更低成本,更有效率使用,这个可能是我们的愿景。但是实际上从过去这几年,确确实实也是沿着这个方向在走,包括我刚才一开始的时候介绍我们的团队,最重要的事情要开源,做开放,这一块也是我们践行让更多的人去使用区块链这个技术的一个非常确切的一个点。我们微众做开源,不单单是做底层技术的开源,我们是把整个系统进行开源,包括底层技术,包括上层的中间件,甚至偏应用层面的一些解决方案类的方向,我们也都在做开源。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这些年就是区块链的纯正(音),大家是关于纯正细分场景的源代码,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们的开发者,新进来的初学者能够更低成本的使用。今天是人才想要走入区块链这个行业,整个行业里面普遍的认知,必须要从开源技术来学习,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们做这个战略选择,或者说做战略方向,具体的选择以及我们实践的路径。
陈豪鸣:首先我这边的答案也是用户,也是这个答案。怎么去理解呢?我是做技术出身,然后做了产品经理,做产品总,然后再往上升上来。我对业务的感知度更加深一点,我更倾向选择业务侧。为什么这么理解?我们公司整个发展也是从一个无序到有序过程,之前公司也很乱,做了很多项目。我们会拿着榔头找钉子,有了区块链,标榜自己是区块链公司,区块链是榔头,找落地场景,不断去敲看能不能匹配。后来是我的一个认知,我觉得业务和技术还是要分开,特别是我跟很多业务部门去交流,包括司法的一些领导,包括银行金融的一些领导,我跟他们讲,我说你们不需要理解区块链到底是怎么去共识的,怎么去代码的,你只要需了解区块链的特性到底是什么,你要把业务和技术分开,技术只是一个工具帮你去解决一个问题,我在某一个行业,或者某一个场景用区块链的技术可能就把这个更高效。他们说中心化,去中心化,我们不是说要必须中心化,是要匹配场景,这种场景用去中心化更好,我们把技术当做一种工具解决实际问题。所以在这个思考框架里面我觉得业务落地非常关键,并且我这个部门也是这么实践的。随着业务不断的深入以后我们发现,最开始就像刚刚李总讲的,纯正(音),我们对这个理解越来越复杂,功能非常简单,但是它的价值是什么,就是司法可信,然后数据连接,从数字证据转化为电子证据,因为之前我也有一个观点,我们认为区块链是互联网司法的基石,有了它成本会降低。从业务角度去理解,我觉得它的魅力和价值会法散发出来,我的答案从用户角度,业务角出发,就会形成一个正向的循环。
胡峰:我们跟同行有一点,走了一条不同的路。因为我们的核心产品是在2017年的年初就做了开源,就是我刚才介绍的,国家商业密码局首款获得产品许可的这么一个区块链的典型产品。我们认为刚才主持人其实提到的这个问题,就是向上还是向下,在我们众享比特看来这一点并矛盾,因为我们公司成立几年来,我们可以说是在两个方向都在用劲。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区块链它作为一个技术最终要有用户,是一定要去谈应用,但是区块链是一个新的东西,如果它的底层的技术没有突破,大家只是把这个代码改一改,这个长期而言是没有前途的。所以我们在金融,政务,很多的行业同时在走,所以我们觉得未来其实最大的一个挑战是数据的安全。就是说区块链接下来一定是到了一个应用大爆发的一个前夜,在这种环境之下未来最大的挑战是安全,包括数据安全,包括隐私,包括系统安全,所以未来对客户而言,你应用区块链,未来将有更多的客户不是为了应用区块链而用,不是因为中央有一个号召而用,而是新基建对产业的驱动,数字化未来的社会的大的趋势,在这一轮大的趋势面前,区块链作为重构生产关系的要素,一定会更大规模的走入各行各业。

Q6:如何看待区块链人才的“马说”-蔡恒进

章昱昕:非常感谢。然后其实接着刚才的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问回蔡教授这边,因为其实学校,我们中学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一个叫做《马说》的一篇文章,大家都知道的是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从区块链的发展来说,有一些时候可能是伯乐跑得快,学员领先,有一些时候是千里马自己跑得更快。类似于开源社区里面突然毛出来的尖子,从您的角度来说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作为一个伯乐的角色我一定要提高自己前进学习的速度,还是应该更应该帮助,拉一下帮助后面的千里马呢?
蔡恒进:很好的问题,实际上区块链行业是一个很突出的特色,可能大家也有很多人意识到,一个团队里面成员有十几岁,二十来岁的,里面可能能邀请到前联合国秘书长,副秘书长,就是说特别扁平。这个里面真的能打破阶层,一般能想象的阶层彻底打破了,你很年轻,刚刚进来都有可能做得很好,所以我一直带着这个心态来做事的。我实际上也曾经共同参加了一个公司杭州雨电,有两个我的学生,是程序员,2、3年就做得相当好,我基本不管,不存在我什么东西都教他,一开始把他带到这个行业里面来,这个东西是有前途,他们进来的时候就觉得非常好。所以这里就我自己而言,我自己想了一些更宏观一些的问题,当然也落实到一些具体的细节。我最近写了三本书都是区块链的的,一个是19年的,一个是20年出的,一个是最近才出来的。这里面我更多思考的区块链跟人工智能怎么结合,因为假如说你不能结合的话,实际上是不会有前途的,所以以后复合到,要懂AI,就是它是一个全方面的。但是我还是相信即使看起来复杂,什么都想象得到,但是进去非常独特,你就进去把自己那一块搞得很清楚,然后外面东西都能学会的,对我来讲就是一定可以学会,很快学会,不要把它看得太难。
章昱昕:您现在学校里面有一些年轻的学生,您看比较有机会进入区块链,并且能够有一些作为的吗?
蔡恒进:反正我带的学生,最近带的学生少了,以前带的学生很多,基本上到实习阶段都被大公司抢走了,当然我现在也带一些本科生,也带他们进入密码行业,或者是区块链行业。这里面没有看到很牛的人,不好说。
章昱昕:蔡教授作为伯乐的角色,我觉得这里值得鼓掌。

Q7:对于区块链的认知的变化是什么样的?-张舜

下一个问题是给张总,您之前也说了自己接触区块链的整个一个小故事,然后您现在从事的工作其实也就是行业里面,然后会跟一些政企打教导的,那从您的角度来说,从身边的朋友以及你生意上的对手,他们对于区块链的认知的变化是这几年过程中会有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张舜:那个变化肯定还是蛮大的,因为我自己其实就是一个本身很大的变化,因为在我自己没有接触区块链之前,别人对我提一个区块链,我上来就是一个白眼,是不是骗子。其实现在也有,随着国家的正本清源,现在慢慢币圈财经比和区块链分开了。我讲一个比较有趣的小故事,是一个真实案例,我接触一个做区块链的项目,去年的时候这个项目的标题是不能出现区块链三个字的,出现了那这个项目的审批可能就会延长很久,甚至过不了。今年客户强烈要求标题一定要加上区块链,可见变化真的蛮大。
章昱昕:你自己交流过程中有没有发现现在区块链的普及还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呢?
张舜:区块链确实是,现在相对是炒得比较热,然后大家也相对比较对它的期望也很大,包括不光是区块链,人工智能,云计算期望值很高,落地还没有那么强或者杀手级的。在我们这一块的话其实国内的话,其实区块链一个核心理念就是多方参与,多方背书,共建共享,国内大部分的项目,90%以上可能单方参与,然后再使用,这个其实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空间。

Q8:总结性问题&人才寄语

章昱昕:所以对于区块链的整个技术的理解还是有进步空间。最后一个结束之前的一个问题就是对这个行业以及对未来的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才有一些什么寄语。
蔡恒进:实际上我已经都讲过了,就是说这个行业刚开始,而且是前程广阔,每一个人都应该在里面找到一个位置,不找到一个位置就会很麻烦。你去看这种,可能有人会说这个币价一下涨那么多,掉那么多,可能有人在那烧钱教育大家。当然这个钱比特币现在几厘钱,然后几万,这里面是印出来的,创造起来。一开始看起来可能会觉得是不是泡沫,一定是有泡沫在里面,包括这些讲的项目什么的可能都是泡沫,但是问题在于说我们是一开始只有少数人看到未来,我们等到把大家都教育了一遍,大家都认可了这个价值的时候,这个泡沫才会破灭,这个时候真的破灭。破灭掉了之后,在一地鸡毛的地方再建起来,大家想想互联网的泡沫,当初的时候眼球经济,但是过了20年之后眼球经济大家都懂。区块链也是粗向的,吹牛的,但是过了几年之后区块链还是对了,原来讲的是这个意思。就因为现在很多人不懂,都认为吹牛,都认为是泡沫,这个时候就应该进来,而不是等到大家都懂了,那个时候就是一地鸡毛,等到大家都懂都进来是一地鸡毛,那时候就要站到旁边一点。
李贺:寄语我觉得从这么几点,第一点最近区块链的技术确实很热,但是大家也不要对它期望值太高。包括刚才聊到的话题,为什么这个事要用区块链,其实往往给他的回答,我们区块链技术不是一个颠覆性的技术,我不是把你先有所有业务切掉然后到区块链业务上,我们用区块链只能给你的效率提升10%,你的成本我降低10%,仅此而已。所以我觉得第一件事情我觉得还是要让整个行业,包括整个大众的认知有一个对区块链一个合理的认知,我觉得这个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这个很长时间需要每一位区块链的从业者可能要踏踏实实的走路,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第二个事我想就是,今天因为我们的圆桌论坛,今天的主题是人才,我觉得这些事情跟人离不开,我们可能还是要在整个行业内来定义一下什么是区块链的人才,包括我刚才讲的那个三类人才的分类,可能不一定是最权威,但是我希望我们业内要有一个共识,通过人才的培养,人才的标准的这种定义,以及这些人才对区块链的技术理解和认知整个行业内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他再去影响更多的人,对区块链整个这个行业再去拉到一个合理的认知上,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一个比较行之有效的一个办法。首先我们自己不要浮躁,另外我们新进来的一些新人,接受的区块链的知识,以及这些点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标准,也就是说新进者,原来的阵容不乱,新进来也是有条不紊的推进,这才是真正自己的未来。
胡峰:我这边的寄语就是两个关键词,一个叫生态,我觉得这个还是比较重要的。其实现在整个行业的发展慢慢从无序到有序,竞争格局,包括整个生态也慢慢形成,新人进来到底要往哪个方向发展,到哪个位置发展,这个还是非常重要。
第二个关键词就是趋势,这个我在参加一些沙龙,包括给产品经理培训的时候我经常跟他们讲,我觉得有一个理论蛮好叫点线面体,讲故事里面会讲到一个点是什么,自媒体来的时候,到底是抱怨还是去新媒体,讲的一个概念是什么,如果在一个趋势发展比较好的这样一个体里面,你的个体的成长是不是非常快,跟我们这个行业也是一样。如果你找的那个位置是快速在发展的,就相当于你在动车里面走路,你肯定会比它快很多。所以我对新进来的行业从业人员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生态位,另外一个是趋势。
胡峰:对于新进来的行业从业者,我用我们众享比特的愿景,我们公司的使命,“技术改变世界”,公司使命叫做“创造更可信的未来”,就是新来者大胆干,往前走。
张舜:因为我也是新人,我也是学员,我就希望这个行业能够稳定一点,不希望它随着币价一高,然后政策一来大家都涌进来,然后等潮水退去之后行业又跌到低谷,我想看这个行业很弱,产品开到50k,我又去准备学,学的过程30k,进入这个行业又变成20k,我希望这个行业能够稳定,这样行业发展可以更顺利一点。
章昱昕:今天非常感谢各位嘉宾优秀精彩的分享,今天也是我们最后的一个圆桌,也感谢各位参会的观众们,感谢大家。

文章来源:人才高峰论坛压轴圆桌:供需失衡,如何破局?丨世界区块链大会·武汉

温馨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币圈财经官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众号
公众号
CN客服
CN客服
HK客服
HK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