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ETH 2.0 的第一个倒霉蛋

验证人 20075。教科书式的 ETH 2.0 Slash 罚款第一案例。

这是以太坊 2.0 第一个被 Slash 罚款的人:验证人 20075 。

在超额达成存款目标后,以太坊 2.0 信标链主网(Beacon Chain)于北京时间 12 月 1 日晚上 20:00 正式启动,12 月 2 日晚,第一个受到惩罚的「倒霉蛋」已经出现。

随着以太坊整个社区筹备多年的大型升级开展。在支持 ETH 2.0 升级的阵营中,「通过权益证明(PoS)提高安全性」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在这次惩罚中,安全性上的变化也最先显露出来。

在社区、投资人、矿工等多方视线之下,首个吃螃蟹的人似乎备受瞩目,有人称他「倒霉蛋」,也有人称他「辛运儿」。无论如何,教科书式的 ETH 2.0 最新案例已经出现了。

Slash 惩罚

验证人 20075 做了什么呢?

根据公开信息,第一位受罚的验证者的原因在于提议者(Proposer),受到 Slash 罚款,这意味着该验证人在一个插槽中选出了两个不同的区块。

「这种行为被称为『双签』,这并不是程序 Bug,要么是因为节点运行人操作失误,要么是他恶意行为」,InfStones 市场总监 Rudy 对 Blocklike 解释道。

Slash 一词在英文中有着「砍;大幅度削减」之意。在区块链领域,Slash 通常指采用了 PoS 共识机制的区块链所特有的惩罚机制。这一概念最早由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于 2014 年 1 月提出,当时有人将该机制简单译为「扣除抵押的代币」。可能会触发 Slash 惩罚的行为主要包括分叉、双签、长期不在线等等,有些区块链还会将投票情况列入考核标准。

ETH 1.0 不同,ETH 2.0 采用 PoS 共识机制,并不依靠算力来维护系统的安全。通常来讲,PoS 共识机制的区块链一般会要求节点质押一定数量的代币,以此将节点的利益和这条区块链进行捆绑,同时通过增发代币对出块节点进行奖励,通过 Slash 对节点的不良行为进行惩罚,从而保证系统的稳定与安全。

在最新的 ETH 2.0 中,Slash 惩罚机制的目的在于通过惩罚和泄漏行为不端的验证程序来消除潜在的网络攻击。

根据 ETH 2.0 公开信息,Slash 机制背后有着颇为严肃的惩罚规则,Slash 的罚款需要从该节点曾经质押的 32 枚 ETH 中收取。更需要注意的是,Slash 的罚金是无法替换的,如果节点因 Slash 罚款不断增加而降至 16 枚 ETH 以下,则该节点会自动从网络中退出。   

围观ETH 2.0 的第一个倒霉蛋

根据截图可以看到,在支付罚款之后,验证人 20075 目前的余额变为了约 31.77 个 ETH。

Blocklike 采访到了 InfStones 市场总监 Rudy 对以上截图进行解析 :「Slash 一般的罚金是 1 ETH 起,但是由于测试网节点们表现不佳,短期调低了惩罚比例至原值的四分之一,注意这个只是临时调整,应该会再调回 1 ETH 。

「如果有多人同时发生 Slash,那么 Slash 的罚金将持续增长;而被 Slash 后,节点强制退出了,正常退出时也会像进入队列一样有一个退出队列,需要排队退出,但现在没有其他节点退出,所以这个节点退出地很快。」

「(截图下方)我们可以看到一个 Withdrawable,这只是表明一个退出后的资金锁定时间,实际上由于交易功能现在不支持,所以无法取款。如果支持交易功能的话,一般节点退出后 27h 左右就可以取款,但是这个节点需要 1 个月,是因为它是被 Slash 而退出的,锁定的时间会长达 36 天。如果多节点同时 slash,时间还会延长,这是以太坊保护安全性的措施之一。」

对于 Rudy 来说,他旗帜鲜明的站在了支持 POS 的阵营之中,他告诉 Blocklike:「所以 PoW  和 PoS,安全性上我毫不犹豫选择 PoS。」

实际上,Vitalik Buterin 曾多次公开表示「 PoS 相较于 PoW 在安全性上更具优势」这一观点。就在刚刚过去的 11 月 6 日,Vitalik 在 Twitter 发布一篇名为: 「Why Proof of Stake? (Nov 2020)」的文章,他认为, PoS (权益证明)共识机制下的区块链网络, 比 PoW (工作量证明)更安全,面临攻击的防御措施比后者更完善,且参与验证的门槛更低。并通过一些计算来证实这一观点。

这种安全性也被认为是 ETH 2.0 转向 POS 的主要原因之一。

社区争论仍在延续

这两天,受到 Slash 惩罚的不仅仅只有一个人。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 12 月 2 日,即全新权益证明下 ETH 2.0 上线的第二天,在 21000 个验证人中,已有超过 600 个验证人因为遭到 Slash 惩罚而导致资金被削减。有媒体数据显示,最大一笔 Slash 惩罚为 0.23 ETH,约占到 32 ETH 抵押量的0.7%。而大多数遭到 Slash 惩罚的人,罚款金额大多在 0.0136 ETH 或以下。

以太坊 2.0 研究员 Justin Drake 公开表示:「目前最大一笔 Slash 罚款只有0.23 ETH,这是因为 Slash 罚款其实很宽容,以太坊 2.0 可能只是希望孤立那些不当行为而已。」

面对这些 Slash 惩罚,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社区也再次提出了对于「安全性」及「去中心化」的讨论。

12 月 1 日 ETH 2.0 信标链发布当晚, 头部交易所 Coinbase 发公告称,其将代替用户参与以太坊 2.0 质押,并支持新币的交易。这意味着,Coinbase 的用户可将 ETH 转换为仅在站内流通的 ETH 2.0(非真实代币),并通过质押获得 Staking 奖励。

理论上,交易所等大型服务商可代替其用户参与以太坊 2.0 Staking,尽管这些平台无法无法转移质押的 2.0 ETH,但可以在平台内部进行流通,形成一个孤立的交易市场,从而为用户提供流动性。平台可定期对 2.0 ETH 持币者进行快照并分配奖励。

通过这样的模式,平台所提供的 Staking 服务主要将权益集合到了一起、而后进行 Stake 过程。这被很多人视为 PoS 的一种「矿池化」,与比特币 PoW  矿池实际上是类似的。

由于 Coinbase 可能会带来的示范效应,更多交易平台提供以太坊 2.0 Staking 服务或将成为一种趋势。那么,这将对「PoS 算法能够相比 PoW 更去中心化」的说法提出质疑。

xDeFiLabs 经济学家 Turbulence 早在 2020 年 4 月就在 Raspberry Pi 4B/8G 的机器上搭建过微型电脑的 ETH 2.0 协议核心信标链(Beacon Chain),作为一位 4 年的以太坊矿工和人工智能开发者,他告诉 Blocklike,仅就技术上而言,其运行体验当然远远超过同期的其他技术创新尚未得到公网环境验证的不少公链,但他最在意的其实是服务不稳定带来的 Slash(惩罚)。

「如果家里断网、断电、搬家等意外事故带来 ETH 2.0 节点的离线,那么绝大部分节点注定要主动选择被各种节点服务和大矿池等控制的运行方式,ETH 2.0 声称对能源的节省,但最终还是促使节点们依然是运行在 Amazon、Microsoft Azure 等极其中心化的云服务成本最低的那些区域里。」

目前,在以太坊基金会的 GitHub 上,开发进度仍在向着 2.0 版本持续推进。可以看到的是,随着开发者、持币人、节点们的进一步探索,来自数字货币生态上下游的更多观察者仍在对 ETH 2.0 保持关注。关于 PoW 与 PoS 的争论,关于 ETH 2.0 社区的讨论,或许仍然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持续下去。

文章来源:围观ETH 2.0 的第一个倒霉蛋

温馨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币圈财经官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众号
公众号
CN客服
CN客服
HK客服
HK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