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加密收藏品后,NFT这趟车下个站点可能是游戏、Metaverse或者金融领域。

作者 | 徐文璞

编辑 | 杨杨

来源:甲子光年

*感谢清华大学x-lab区块链实验室研究助理周浩然对本文的贡献

币圈经历了“5·19”洗牌,但NFT的步伐并没有明显放慢。NFT(Non 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

当前NFT的实践在各个领域仍在延续。以下仅仅是5月以来NFT的破圈行为:

5月28日,赛季一结束,NBA黄蜂后卫拉梅洛·鲍尔(Lamelo Ball) 就发行了自己的NFT。

5月27日,Gucci 展示了其首个 NFT 艺术品,并将在佳士得拍卖,起拍价为 2 万美元,6 月 3 日拍卖截止。

5月27日,陈奂仁通过NFT平台Treasureland(金银岛)发行了第二个NFT《The XXXX Is An NFT》,77张唱片在1 分钟内售罄,共计售价约19万美元。今年4月,陈发行了首个华语音乐NFT。

5月26日游戏驿站GameStop被曝出正在建设基于以太坊的NFT平台,这一消息带动了以游戏驿站为首的一众WSB(美国散户投资者论坛)概念股飙涨。当天收盘时,游戏驿站涨超15%,AMC院线涨超19%,Express涨超25%。

5月24日,英超联赛冠军曼城推出 NFT 纪念夺冠,作品在MakersPlace上发售。

5月21日,中国嘉德首次上拍NFT艺术品《牡丹亭牡丹亭Rêve之标目蝶恋花—信息科技穿透了「我」》,以66.7万元成交。

5月20日,淘宝阿里拍卖聚好玩520拍卖节推出NFT数字艺术专场。

5月18日,有消息称福克斯娱乐集团成立了NFT工作室“区块链创意实验室”,策划和销售数字商品。福克斯将借助在区块链上策划的新动画系列《Krapoplis》来推动NFT创意销售。

5月18日,围棋选手李世乭在OpenSea发布对战AlphaGo的围棋胜局NFT,以60ETH(约21.2万美元)出售。

5月12日,9 枚CryptoPunk NFT在佳士得以近 1700 万美元成交。

5月11日,电商巨头eBay成为第一家利用NFT热潮的电子商务公司,允许在其平台上出售交易卡、图片和视频片段等数字收藏品NFT。

NFT的火爆故事仍在持续,但NFT今年出圈的序曲是从烧画开始的。李诞曾在某期奇葩说中戏谑道:画最好的归属就是烧了,比蒙拉丽莎更美的是正在燃烧的蒙娜丽莎。到了2021年,烧画这事真的发生了。

今年3月8日,著名街头艺术家班克西(Banksy)的作品《白痴》(Morons)被其持有者烧毁并全程视频直播。3月25日,当代中国超写实画派的领军人物冷军的一件作品也被焚烧。

不过在两幅画作烧毁前都已经被数字化了,而且经过区块链技术处理后,这两件数字作品都拥有了独一无二的标识,即NFT。烧毁原始画作的目的是让NFT对应的数字作品拥有完整权益,否则NFT只能对应作品的数字版权,价值不高。

将实物艺术品烧毁,进而抬高其NFT作品的价值,只是极端情况。虽然烧画这个行为艺术,让NFT更大程度上出圈了。当下进行NFT交易的作品中,大部分都是原生的数字作品。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此后NFT不断打破币圈的次元壁强势进入公众视野,一时间万物皆可上链的说法甚嚣尘上。在艺术产业的落地,会是区块链技术在各个产业落地的开始吗?下一个上车的站点可能在哪里?

「甲子光年」采访了区块链从业者、数字艺术创作者、NFT平台创始人、NFT投资人及数字艺术品牌策划人,从多方视角观察当下的NFT狂热、争议,并探讨NFT可能落地的真实场景。

本文涵盖的重点如下:

  1. 比特币等FT不同,NFT带有“货”的属性,它并不直接产生现金流;
  2. 疫情导致人们的数字消费增加,虚拟货币价格走高,由此催生了NFT的火爆;
  3. 因区块链致富的加密阶级和数字艺术创作者,是这一波热潮的重要推手;
  4. NFT目前的争议包括:价格与价值不相当、合规问题和高耗能等;
  5. 万物上链或许是伪命题;
  6. 加密艺术成为币圈新增流量,此外,NFT多重宇宙游戏及NFT+金融潜力巨大。

1.跟车NFT,最时髦的事?

本轮NFT的引爆点,是一副名叫《每一天:前5000天》的画。它是数码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Mike Winkelmann,又名Beeple)从2007年5月1日起,在之后的13年半里,每天都创作并上传一幅新的数码作品,共计5000张图拼接而成的一个316MB的JPG文件。

2021年3月11日,Beeple这件NFT作品以6934.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在佳士得拍卖行成交。一个对比是,2014年法国印象派画家莫奈在1906年创作的《睡莲》拍卖价格为3170万英镑,约5400万美元。《每一天》创下了NFT作品拍卖的纪录,也一举让Beeple成为目前健在艺术家拍卖的单个艺术品排行中的第三贵。

Beeple的《每一天》天价成交,成为NFT吸引媒体围观并大肆宣传的起点。不过此次NFT在币圈内受到的追捧,则可以追溯到去年。

Beeple的另一篇作品《十字路口》(Crossroad),2020年10月就已经在加密艺术品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上以6.6万美元售出。也是在去年10月,佳士得完成传统拍卖行第一次NFT作品拍卖——Ben Gentilli的《心灵肖像》(Portrait of a mind:21 block),售价13万美元。

2021年初,著名动画《瑞克和莫蒂》的创作者之一Justin Roiland在Nifty Gateway上发售其NFT作品;当时NBA Top Shot(NBA授权的NFT球星卡)的日成交额已达到 100 万美元。

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图源网络

《每一天》的拍卖定锤则让NFT正式破圈。今年3月初,美联社也赶了个时髦,成为了第一家出售NFT作品的新闻机构,并称还将发行NFT纪念品庆祝建社175周年。

在此之后,马斯克宣布发行一首关于NFT的歌的NFT(至今仍没有后文)。Twitter CEO杰克·多西以290万美元出售了自己的第一条推文。日本艺术家村上隆推出太阳花与CryptoPunks元素相结合的NFT收藏品。

跟上潮流的名单不仅仅于此。今年4月,著名说唱歌手Eminem在Nifty Gateway上发售NFT收藏品。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职员斯诺登也在NFT交易平台Foundation上发布了首个NFT,为新闻自由呐喊,作品以2224枚ETH成交。而姚明创立的葡萄酒庄园也推出限量版NFT收藏品“THE CHOP”。

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姚明创立的葡萄酒庄园推出限量版NFT收藏品“THE CHOP” 

图片来源:OpenSea

4月27日,全球领先的区块链生态和加密资产基础设施提供商币安宣布即将上线NFT平台,目前日子定在了6月24日。其他更多的NFT平台也趁着这股东风,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世界三大艺术品拍卖行中,除了佳士得计划针对数字拍卖调整组织架构并专门设立项目,苏富比也在推进NFT艺术品拍卖。

在名人效应和知名拍卖行的背书下,NFT交易市场的火热进一步催生万物皆可NFT化。

德国美容和生活方式工作室Look Labs使用近红外光谱法提取、推出首款数字香水Cyber Eau de Parfum。加州房地产经纪人Shane Dulgeroff将一套复式公寓及其数字渲染的视频绑定在一起,以NFT的形式在交易平台OpenSea出售。

据Cabin VC联合Flow、The Sandbox撰写并发布的《NFT行业发展报告2021 Q1》,NFT市场一季度交易额达20亿美元,超2020全年交易额8倍。CNBC数据显示,NFT初创企业融资规模在今年大幅增加,2020年全年为3500万美元,2021年第一季度达到9000万美元。

2.NFT走热简史

实际上Beeple作品带红的这一波NFT关注热潮是历史上的第二波,第一波关于NFT讨论的高潮发生在2017年底,加密游戏CryptoKitties(加密猫)就是始作俑者。

「甲子光年」梳理了NFT发展的重要节点,NFT的最早雏形是2012年在比特币区块链上运行的Colored Coins(彩色币)。但受制于当时比特币区块链技术架构的局限和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的反对,彩色币项目后期流产。

2014年,在区块链平台Counterparty上出现了大量卡牌游戏和Meme(迷因,指突然被人们自觉大量宣传和传播的事物,如表情包、段子等)交易。2016年,“Rare Pepes”在Counterparty上流行,“Rare Pepes ”是关于佩佩蛙的Meme。卡牌游戏和Meme丰富了早期的交易内容,并对NFT的早期形态有普及作用。

2017年初,随着以太坊的崛起,Meme交易出现在以太坊,很多人由此了解到了这个独特的数字商品。

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Homer Pepe”2021年3月以205 ETH(约32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2017年,被视为CryptoArt(加密艺术)运动开端的CryptoPunks(加密庞克)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线。CryptoPunks的内容是程序自动生成图案,其精神内涵正是当下加密艺术的核心。

同年年底,第一个基于ERC721标准的项目CryptoKitties发布,引发了NFT第一波关注热潮。这款游戏的核心是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每只猫咪都是以太坊上的一个数字资产,同时每只猫咪的交易、赠送和繁殖也对应着以太坊上的一个智能合约。

当时加密猫迅速走红,受欢迎程度之盛以至于一度引发以太坊拥堵。该游戏开发工作室Dapper Labs则在2018年两次获得千万级美元融资,公司估值翻倍。

到了2020年下半年,Dapper Labs再次向公众发布NFT重磅项目——NBA Top Shot。截止2021年6月初,NBA Top Shot共有29万多名买家,交易额超过5.9亿美元。

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截止2021年6月初NFT销量排名 

数据来源:Crypto Slam 网站的Collectible ranking

3.基于区块链、不同于比特币

NFT已经火了两波,但NFT是什么,仍是大多数人的疑惑。

首先,它和比特币是一回事吗?

答案是,不。相较于比特币等FT(Fungible Token,同质化代币),每个NFT都独一无二,因为它具有不可分割、不可互换的特征。

通俗地说,FT就像法定货币,并不关注代币间的区别、只关注用户账号的余额。比如一张5元的人民币可以用五张1元的人民币兑换,两张5元人民币可以任意互换。NFT则不同,每一个代币都是完整、独特的,这就像偶像的To签、珍惜的儿时玩物等等。

其次,NFT为什么有投资价值?

与比特币为代表的FT不同,NFT带有“货”的属性,价值也是基于“货”的价值基础而来,而非凭空造币获利。所以在有的藏家看来,NFT也代表着作品本身。

NFT作为数字权证,它就像现实生活中的“房产证”,指向的是作品的“唯一性”和“真实性”。它本身不直接产生现金流。

NFT唯一性、真实性的特性和艺术收藏品的特性吻合。这是NFT首先能在加密艺术领域传来捷报的原因。

数字艺术创作者Ellwood认为,在前NFT时代,数字艺术的创作要么是以满足商业目的为主;要么是创作者的自娱自乐,并不能带来实际收益。NFT出现后,创作者既可以基于完全的自主性创作,同时可以凭此养活自己,因此“自我表达的空间更大了”

过往数字艺术创作者在互联网上发布一个作品,网友可以迅速复制出成千上万份。传统互联网溯源性差,用户使用了作品也不易知道出处。对于创作者来说,作品的稀缺性不成立,因此也不能产生价值。这就导致诸如此前彩虹猫(Nyan Cat)在网络被浏览了上亿次,仍不能给创作者带来收益的结果。

而NFT赋予了作品归属权,当作品的链上地址被创造后,每一个NFT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也具有了流转的潜力。今年4月,彩虹猫的作者Torres将彩虹猫重制为gif,其NFT卖出约56万美元的高价。

另一方面,NFT底层技术迭代,在保持作品唯一性、真实性的同时,又持续提升了使用的便利性。

NFT的生态可分为底层公链、交易平台、具体项目及生产者三部分。各种公链如以太坊(ETH)、Flow和WAX等是NFT的基础设施。目前,以太坊关于NFT的协议标准已经历经ERC721到ERC1155、ERC998的更迭发展。

这三者间有什么不同呢?比如在NFT游戏中,玩家想交易手中的1000把刀,基于ERC721标准,用户需要1000次交易才能实现,而ERC1155标准只需要执行一次传输操作即可完成,这大大节约了油费、提升了效率,同时促进了NFT的流通。

ERC998(Composable NFTs,CNFT,可组合非同质化代币)是2019年被提出的一种构想,基于这个标准任何一个CNFT可以拥有其他NFT或FT,转移CNFT时,就是转移CNFT所拥有的整个层级结构和所属关系。

三,NFT的交易如何开展?

目前,NFT主要流通平台有通用发行和交易平台Opensea、Rarible,垂类交易平台如艺术品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SuperRare等。

以OpenSea交易平台为例,第一步创作者需要导入加密货币钱包完成账号注册,钱包需要支持 ETH(以太坊)。

第二步,账号注册好后要对需要交易的作品铸造(Mint),将其记录在区块链上,成为一份合约 。这个合约就是 NFT 的“本体”,象征着作品的数字所有权。

第三步,添加作品的相关描述和属性信息,同时可以给作品附加“彩蛋”。只有成功拍下的买家才能看见“彩蛋”,这里就有无限的想象空间。比如某人拍下一个房屋的数字艺术品,结果惊喜发现附赠了一套真实的House。

作品完成上架后,在OpenSea上出售NFT,有定价、拍卖和打包(针对作品集)三种形式。

首次在该平台交易NFT需要支付油费 (gas fee),其实就是入场费。费用根据当天以太坊交易量的大小而定,在70~150美元之间,一般工作日交易量大费用就高,周末交易量小费用就低。OpenSea作为平台方会在商品成交时抽取2.5%的手续费,创作者可对商品的二次销售自行设置一定比列的版权费,并在每次作品成交后获得收益。

4.推手:疫情、币圈和千禧一代

为什么NFT会在今年再度走红?

最大的推手是全球性的放水。疫情后,美联储实施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德国、巴西、日本等多国也采取了类似的经济刺激计划,流动性泛滥让投资者追逐越来越高的收益率,除股市外,加密货币市场也被资本瞄中。

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2019年6月至2021年6月初比特币的价格走势

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2019年6月至2021年6月初以太坊的价格走势 

数据来源:Trading View

加密货币价值水涨船高,让买家在交易以美元为单位的高价作品时,显得财大气粗。NFT的反身性在一个个高价作品的出售中得以体现:高价交易吸引流量的关注和用户的入场,导致声量更大、加入的人更多,作品的价格被炒得更高,如此循环。

目前交易的NFT作品,其价值以许多人共同参与的信任机制为基础。如果将来人们的注意力被新的项目转移,这些作品的价值可能面临断崖式下跌。又或许数字货币的价格发生波动,NFT作品价值都将受到波及。

第二,疫情期间全球民众大量增加的数字消费是NFT近期走红的另一重主要原因。

此前在币圈走红的NFT游戏或交易,自身或多或少就带有网络迷因的特质,而在今年3月NFT舆论事件集中爆发期,NFT也化身为一个网络迷因,成为众多时髦者的追捧对象。由于融合了社交和“梗”文化的属性,NFT在很短时间内完成了市场教育。

此外,千禧一代互联网原住民已经有了财富积累,NFT作品正好迎和了他们的价值取向。

在互联网环境中长大的千禧一代,对于虚拟产品的接受程度远高于非互联网原住民,他们早就学会了为虚拟产品买单。21世纪的开头,他们就开始充钻装点QQ秀人物;后来,他们在大型的网络游戏中买卖装备;近些年,为了手游人物购买皮肤他们也是花钱不眨眼,Statista报告指出2022年年底,“虚拟皮肤”市场将达到500亿美元。那么,为了喜爱的数字艺术创作者的作品买单也是连贯的逻辑。

区块链投资机构Zonff Partners创始合伙人王翔认为,新一代年轻人的消费逻辑已经发生了变迁,传统的字画艺术品消费不符合年轻人的性格,而这正是潮玩和加密艺术的机会。

据统计,参与Beeple《每一天》竞拍的买家中,超过一半是千禧一代(1981-1996年生),还有6%属于Z世代(1997-2012年生)。1946-1964之间出生的竞拍者只有3%。

NFT热得发烫,最激动的是币圈人士,他们是推动NFT进一步火热的中坚力量。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认为,目前现实世界中已经形成了加密阶级,一大批以加密技术发明者、工程师、加密基金、交易所以及加密项目的创始人为主的财富阶层出现,代表了加密生产力的崛起。通过加密技术获得财富的群体倾向于选择加密的方式配置资产。如币安创始人兼CEO赵长鹏在近期的媒体采访中称,自己99%的个人财富都是加密货币资产。

加密艺术的出现为这群人的资产配置提供了新的选择。加密艺术的保存和流动性优于传统收藏品,具有很强的金融资产属性。曹寅曾估计,“以目前(4月中旬)全球加密资产总市值是2万亿美金计算,我觉得(加密收藏品的市场份额)可能会到5%,差不多是1000亿美金的市场。”

5.NFT是非多:泡沫、合规和高能耗

NFT火了,围绕着NFT的争议也升温了。

人们最大的疑惑是:以《每一天》为代表的数字作品价格为什么那么高?《每一天》的拍卖底价为100美元,最后的成交价是底价的69万倍。

首先,Beeple的画值这么多钱吗?在出售NFT作品前,Beeple就已经是公认的先锋数字艺术家。其客户涵盖了LV、耐克、苹果等顶级商业机构和Justin Beiber、One Direction等世界一流明星。

但同时,数字艺术品牌策划及创作者陈元媛认为Beeple作品能率先出圈有幸运的成分,“从审美角度看,他的作品还不能与这么高的价格匹配,数字艺术圈内还有非常优秀的创作者和作品。”

就连得利者的代表Beeple自己也说,NFT市场的泡沫太大。他在拍卖结束后,就将交易所得的数字货币兑换成了法定货币。硬币的另一面是,目前NFT高价作品大多来自有社群、有粉丝基础的大V创作者,企图进军NFT的新人面临交易平台作品过多导致无人问津的困境。

但是泡沫也有双面性。「甲子光年」的受访者几乎都认可,目前NFT市场的泡沫会带来行业的收益和发展,推动行业内公司的成长;坏的一面是,不可避免的有人在背后操纵市场做投机倒把之事。

这就引出疑问的第二层,Beeple的画这么贵,多大程度上是被炒起来的?

3月份在佳士得竞拍到《每一天》的买家钱包ID为metakovan。2021年1月,这位metakovan就参与创立NFT基金metapurse,并发行了总量1000万的B20(The Beeple 20 Collection)代币,用于将其此前拍卖所得的20件Beeple作品进行所有权分配。在佳士得拍卖结束后,B20的价格从发行价0.36美元冲至最高价28美元,所以metakovan购买《每一天》或许不但没花钱,反而还赚了一大笔。

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泡沫只是NFT面临的一个质疑。在合规性层面,NFT也面临争议,越来越多的声音提到,NFT与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币发行)的相似性。由于NFT作品的价值过高,中小投资人集中资源购买NFT零碎权益的现实正在上演。这与过往的ICO十分类似,涉及许多合规问题。

最主要的问题是,NFT是不是证券?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委员Hester Peirce公开警示,“把一堆NFT放在一个篮子里,分解并出售零碎的利息,或者拿走一部分利息,你不是在创作一个投资产品,这就是证券。

2020年10月,SEC发布了针对Ripple(瑞波)公司及其创始人的起诉书,原因就是公司经营证券化的问题。这导致多家交易所下架Ripple发行的代币XRP,也让XRP在当时失去了市值第三大加密货币的地位。瑞波代理律师则提出了反制动议,要求SEC说明比特币、以太坊为何不受证券类监管。

为了平衡创新和风险,SEC不断强调Howey Test【1】,让人们注意证券的定义。基于Ripple案件,SEC或许将对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给出原则性意见。未来监管走向如何,仍是NFT面临的一大变数。在国内ICO也并不被允许,因此将ICO的用法套在NFT上的做法十分危险。

能耗则是NFT与各种虚拟代币共同面临的第三个争议,在全球冲刺碳中和的背景下,这个问题尤其扎眼。

数码艺术家Memo Akten分析了1.8万个NFT,发现它们的平均碳足迹相当于一个欧盟居民一个多月的用电量。如果倡导万物上链就将面临:过高的以太坊油费,维护NFT底层网络运行所产生的电力、能源损耗。目前已经有艺术家搁置举行NFT的拍卖计划,直到有更可持续及生态健全的NFT运作环境出现为止。

此前,马斯克曾以比特币能耗大为借口,在推特宣布特斯拉暂停比特币支付购车。事实上,能耗问题正逐渐被解决。以我国为例,币印提供的数据显示,丰水期我国有大约75%的挖矿电力为水电清洁能源,枯水期水电清洁能源占比为20%。综合来看,中国挖矿能源约65%来自清洁能源,而这比例将持续提高。

同时,目前全球有超过120个国家、2/3的经济体加入“碳中和”的大转型中,可以看到采矿从化石能源向清洁能源的转移几乎不可逆。

除了以上提及的三个争议,「甲子光年」此前发布的《为什么一串代码能在艺术圈掀起巨浪?|甲子光年》还梳理了目前NFT在现实世界的知识产权、版权等法律认定的空白;在技术层面,NFT作品储存的路径让作品面临丢失的风险;在价值观层面,NFT袭承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质也在受到冲击。这些问题都还有待于NFT建设者、参与者进一步完善和改良。

6.下个上车点:游戏、Metaverse还是金融?

对于更多的人来说,NFT作为热钱所在才是重点。

不光有许多本来就关注该赛道的人选择在此刻上车,热度也裹挟许多人和资本以FOMO(Fear of missing out,害怕错过)的心态加入潮流中。网上有一个段子描述这种盛况:只要你在三藩(San Francisco)街头仰天大喊三声NFT,就会召唤出一个投资人,拿着term sheet(投资条款清单)找你签字。

在这个段子里,投资人甚至并不在意,NFT到底被用作何处。那么,它可能会被用来做什么呢?

艺术收藏品是目前NFT最落地、最接近大众的应用,未来还可能持续发展。NFT平台BCA创始人孙博涵认为,加密艺术具有社交、互动的属性,能够连接链上链下生活,延伸人与人、人与作品的关系。“区块链技术之前的应用大多是金融行业,聚焦在大数据、供应链、物流等底层部署,人们在生活中并不能感知到。而文娱行业是大众喜闻乐见的事,加密收藏品在生活中的接受度将很高。”

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2018年至2021年6月初加密艺术市场销售数据 

数据来源:CryptoArt.io

区块链投资人、NFT玩家施鲁航认为,传统艺术家要适应NFT应该主动上链,改变作品的表现形式。这也是NFT对于区块链生态的真正价值——打通传统行业和加密行业的隔阂,成为币圈的新增流量。

Maggie是中央美术学院艺术设计专业的大三学生,她所在的设计学院有艺术与科技方向研究,日常能够接触到生物科技、AI等创作方向,但她正在考虑选择NFT作为创作主题。因为“NFT有更完整的世界体系、更厉害的代表作品、很系统的商业体系、明确的关注群体和相对来说更确定的未来发展前景。”

除了加密收藏品,下一个NFT的爆发点可能在哪里?

场景涵盖的NFT特征越多,含有的虚拟链路和区块链链路越长,其价值就越大。区块链投资人王翔认为,大部分实物是标品,具有使用价值,上链的前置步骤多且价值不大。而IP的NFT衍生能够有市场,靠的是IP自带流量,如NBA Top Shot能火仰仗的是NBA,而非它是NFT。

具体来说,NFT具备三个重要特点,即:独特性,具有收藏价值;本质上是token,可降低交易成本和摩擦;承袭区块链的特征,防伪溯源。基于此,王翔将目前主流的NFT种类按价值排序,分别是加密收藏品、空间域(如Cryptovoxels)、游戏道具,以及各类IP和实物上链。

空间域、元宇宙(Metaverse)等概念因为去年以来巨头的加持,目前发展潜力巨大。

去年底马化腾提出“全真互联网”的概念;今年3月Roblox在纽交所上市,当天市值逼近400亿美元,公司在招股书上强调想做“元宇宙”;4 月份,媒体爆出字节跳动高额投资“中国版 Roblox”代码乾坤;Facebook也在元宇宙赛道发力,此前曾表示2021年将加大在VR、AR等元宇宙技术上的投入。以Cryptovoxels(以太坊虚拟世界)为代表的虚拟世界被认为具有无限的潜力。

区块链技术搭建的虚拟世界具备创造、娱乐、社交和商业的属性。正如电影《头号玩家》展示的“绿洲”(Oasis)虚拟世界,不同次元的影视游戏经典IP共处一堂,社会系统和经济系统秩序运作,各种数字内容和物品都可以自由流通。NFT在元宇宙的应用上想象空间巨大。

在游戏场景中,NFT将保证玩家拥有游戏资产的所有权。Enjin公司正是ERC1155标准的提出者,该公司致力于构建游戏多重宇宙,实现同一个游戏道具和角色在不同的游戏宇宙中互动与交易。相比之下,传统互联网游戏中的数据归游戏发行商,是从网游时代延续至今的遗产。

今年4月,腾讯游戏状告网络游戏交易平台DD373,主张游戏账号和游戏里的产品都属于腾讯所有,玩家只有使用权不能私自买卖,DD373买卖 DNF(腾讯代理的游戏《地下城与勇士》) 账号盈利侵犯了腾讯利益。

游戏玩家对自己的游戏人物付出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情感,却被告之该网络虚拟资产不归玩家所有,玩家的付出是在给游戏公司打工,这让大部分玩家无法接受,也反向凸显了NFT为游戏产业带来的价值。

此外,NFT平台具有社交潜力,有可能成为抖音一样的社交平台。Element联合创始人、火星区块链合伙人许波描绘了一幅未来NFT开放平台的景象:产品可以跨链和开放铸造,NFT底层协议会保护创作者和收藏者的权益;在平台上用户可以实现UGC(用户内容生产)、评论、点赞甚至更多的社交互动形式;随着用户的增多,NFT平台也会出现信息爆炸,个性化推荐将在区块链世界复现。

届时,NFT维度的引入为所有内容打上唯一标识,增加了内容的流转价值,也恰恰顺应了创作者经济的发展。但另一方面,我们都能观察到当下互联网环境的嘈杂和意义消解,为了营造更美好的链上世界,或许还需要建设者做出更多有益探索。

相比以上几个场景,NFT最大的使用场景或许依然在金融领域。王翔认为,NFT是价值类资产的虚拟映射,从这个角度上讲,NFT与金融交易在概念上的间隔并不大。

4月底投资机构USV在其网站发布了一篇名为《自然资产代币化》(Tokenized Natural Assets)的文章,对此作出了回应。作者David Gabeau提出将过去难以量化环保收益的自然资源代币化的构想,让区块链技术与合法性社会力量相结合,实现自然资源治理的全球合作并释放自然资源的真正价值。

文章提到将自然资产转变为区块链上的加密资产,将赋予自然资产以下重要属性:

  • 透明的唯一性——解决过往注册新单位即可重复登记自然资产的问题;
  • 及时进入全球市场——链上世界的无边界与自然资产的全球性相契合;
  • 用作抵押品——发行新的稳定币与自然资产挂钩以支持环保;
  • 公开第三方资产质量检验——允许任何第三方添加自然资源验证和质量数据,并对参与者进行激励。

通过自然资产代币化,David Gabeau认为可以更好地实现诺贝尔奖得主埃琳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提出的公共资源可持续管理与共享原则【2】。

*注释:

【1】如果一个加密数字货币或通证符合Howey Test,那么它就应该被认定为证券型产品,其运作方式也需要按照证券法规来运作。根据Howey Test检验,在下列情况下,一项交易就属于投资合同,需要遵守证券登记要求:(1)这是金钱投资;(2)期望从投资中获利;(3)金钱投资是在一个普通企业中;(4)任何利润都来自发起人或第三方的努力。尽管Howey Tset使用“金钱”一词,但后来的案例将其扩展到包括金钱以外的资产投资。简单说,证券是一种投资合同,包含对未来利润的期望。

【2】奥斯特罗姆(Ostrom)在世界各地的农业村庄进行研究,得出八项主要原则来管理公共资源:(1)定义明确的组边界;(2)根据当地需求和条件匹配用于管理普通商品使用的规则;(3)确保受规则影响的人员可以参与修改规则;(4)确保社区成员的规章制定权得到外部机构的尊重;(5)开发一个由社区成员执行的系统,以监视成员的行为;(6)对违反规则的人使用分级制裁;(7)提供可解决的低成本解决方案;(8)负责管理从最低层到整个互连系统的嵌套层中的公共资源。该治理和激励措施反映了区块链原则,在奥斯特罗姆于2012年去世后成为主流。

END.

文章来源:见过了69万倍的增值,人间再难舍弃NFT | 甲子光年

温馨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币圈财经官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众号
公众号
CN客服
CN客服
HK客服
HK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