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问大事件 :手续费贵到高攀不起,是时候用上Layer 2了!

DeFi和NFT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市场对区块链性能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近期以太坊的Layer2扩容方案再度成为行业焦点,在二级市场,Layer2概念币更是屡创新高,显示了资本对Layer2的看好。

3月10日晚,8问大事件邀请到路印协议创始人王东、比原高级研究员贺圣君围绕Layer2热点展开深入交流。王东认为,除了吞吐量、延迟以及成本之外,扩容最重要的一个前提是安全性。对于,Optimistic rollup和ZK rollup发展前景,王东认为,长期来看,ZK rollup会全面胜出。贺圣君指出,从短期来看,落地以及迁移的成本来评估,Optimistic rollup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案。

问大事件

以下是直播内容:

你是看好以太坊的Layer2扩容方案,还是其它类型的扩容方式,比如侧链或者其它类型的竞争链?

王东:

我们的答案是非常显而易见的,看好layer2。

我们认为在以太坊生态里扩容,目前最可行的就是在两个层面,一个是以太坊主网的升级,另外就是在每一个分片上做 layer2的扩容方案。

除了吞吐量、延迟以及成本之外,扩容
最重要的一个前提是安全性。如果说我们不考虑安全性,扩容太简单了,中心化的所有东西往去中心化的加以改造就行了。

但是要保持同样的去中心化程度,也就是保证共识的安全级别,那么扩容就比较难做。为什么layer2是一个好的方案?是因为它不引入另外一层共识的机制,大家依靠的就是以太坊矿工对2层上计算的验证,因此我们是共享layer1的安全性。

贺圣君:

扩容的问题由来已久,上一次把扩容问题推出来是17年的牛市的时候,像以太猫项目直接把整个以太坊都给搞拥堵了。最近DeFi以及NFT的火热,又把扩容问题推到了行业人的面前。

扩容有两种路径,链上和链下。分片就是链上的一个扩容,今天我们讨论的其实都是链下的,也就是二层网络的扩容。

目前来看,Layer2中的rollup相对更有前景更被行业认可,以太坊在去年11月的社区会议后明确了要拥抱rollup。对于竞争链,公链呈现以太坊一家独大的格局,鲜有真正的挑战者,目前比较火的交易所公链偏中心化,把以太坊的生态项目重新玩一遍,避免资金流出。虽然一些链的使用的体验较好、GAS的成本确实很低,但是我觉得如果为了去解决效率或者去解决GAS费的问题,把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初衷都给抹掉的话,可能偏离了初心。

rollup二层网络是什么样的扩容方式,与其它类型的扩容方案相比,比如状态通道、Plasma等有什么优势?

贺圣君:

rollup字面意思是卷积,也就是对数据进行压缩的意思,在以太坊主链执行一笔代币的转账大约需要一百多个字节,消耗45000 gas,但在rollup中,每笔交易仅需要在主链上存储16字节数据,消耗的gas小于300。另外layer2是将计算任务从主链抽离,放在二层网络,所以rollup是一种将计算放在二层并且将交易记录压缩后存入layer1并用特定技术进行证明的一种扩容技术。事务处理的分离和数据打包压缩和设计可以将tps提升两个量级。

二层扩容技术路线较多,从数据存储和验证方式两个维度划分:一个就是计算的过程,一个就是数据的存储。

如果数据的存储在链下,像状态通道、Plasma这种相对早期的技术,都是放在链下的。从计算的过程,可以分为零知识证明或者欺诈证明来进行上传数据的证明。

状态通道、Plasma这些不仅把计算放在链下,同时也把计算的结果数据放在链下。所以它会涉及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数据可用性的问题。

如果Plasma执行者向主链回传数据的时候,如果传的是无效的状态的话,用户要向智能合约的主链提供错误性的证明,如果执行者拒绝公开链下的数据的话,其实是很难去否决它的上传状态的。

状态通道、Plasma的数据存储都在链下,使得它这些技术存在着非常严重的短板。rollup的优势是,把计算放在链下,同时又把每笔的交易的少量的关键的信息回传上去,使得链下关键数据可追溯。

王东:

扩容有一个原则:因为一层太贵,尽量不要用一层的资源。

它实现这个原则的方式,可以概括为三点:
第一点就是说计算跟验证分开,计算在layer2,验证在layer1。第二点,
数据要上链,目的就是要能够恢复任何一个时间点的 layer2的状态,只有恢复状态了才能证明拥有权。第三个,
多次计算,一次验证。也就是说打包的概念,就是你有1000笔交易,聚到一起只要做一次验证,这样才能够有效的避免对layer1的使用。

总的来讲,rollup的做法比状态通道、Plasma不仅仅是安全性更有保障,而且比较简单。对于工程人员来讲,理解Plasma细节其实还是有点难度的。状态通道虽然简单,但是不是很通用,对于复杂的应用不太能够支撑的起来,rollup刚好,大家都能理解,尽管实现起来很难。我觉得这是一个目前最折中、最好的扩容的方案。

谈谈你看好的rollup项目方或方案,理由是什么?

王东:

rollup分两大类,一个就是Optimistic rollup ,我比较看好的原因是它对EVM的兼容性非常高,合约可以不经过大改动,就可以部署到上面。它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资金利用率比较低,资金回笼到layer1需要一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

另外一个大的方案就是ZK rollup,这种方案的挑战在于他对于EVM的兼容是比较难做的。因为零知识证明从理论角度来讲,这些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这都是10年之前有这么一个大的理论框架,之后都是微调的一些东西。由于对EVM的支持不是那么的好,所以它的真正上线能支持很多dAPP,它的时间就要长一些,但它的优势就是它的资金在layer2和layer2之间转来转去的时候,它的效率是非常高的,可能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就跨链了。这个是它的巨大的优势。

长期来看,比如说10年之后,Optimistic rollup跟ZK rollup哪个更好,我相信
ZK rollup会全面胜出。但在最近的三两年,我觉得应该Optimistic rollup 更受欢迎。因为对于应用的开发者而言很便利。

还有另外一种像路印,我们并不是支持第三方来做开发的,我们用这个方案来做一个自己的DAPP。比如说路印协议,本身就是一个支持交易、swap和transfer这三个应用场景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的好处是说它非常高效,因为它是定制化的。

如果有人把交易所的智能合约放到
ZK rollup上跟我们来PK,我相信他是PK不过我们的,因为我们已经优化到极致了。所以目前我很看好自己的方案,但是我也对其他通用的layer2平台的未来充满信心的,所以我是layer2、以太坊坚定的支持者。

贺圣君:

现有的以太坊上的项目如果要迁到二层网络的话,如果对接Optimistic rollup确实成本会非常小。

Optimistic rollup的主网上线的时间应该也非常近了,从短期来看,落地以及迁移的成本来去评估,Optimistic rollup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案。

ZK rollup在做数据回传layer1的过程中,用的是零知识证明,是一个计算量非常大的证明方式。matter labs团队在优化计算的过程。

Optimism的上线对以太坊生态以及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影响会是怎样的?

王东:

第一个方面,以太坊不那么拥堵了。对于带杠杆的DeFi的清算可能会更轻松一点,因为现在价格一旦波动大了,以太坊的清算网络就很堵。价值比较低的这些交易慢慢都会跑到layer2上去,因为成本很低。

目前不管你用的是什么类型的钱包,我都需要有以太坊主网的地址,这就有点像是你在中央银行开户。有了Optimistic rollup之后,你就会发现有的钱包只支持 Optimistic rollupl上面的账号,所以当你开一个新的账号的时候,你会惊奇的发现,你只在layer2上有拥有权,在主网是没有拥有权的。它实际上是打开了一个新的空间,这里边可以有不同的应用场景,同时也会造成一些困惑。

总的来讲,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低净值的或者是新入场的小的持币者,可能首先是在layer2开户,在资本足够大的时候,才会去以太坊上开个账号。

贺圣君:

侧面说明rollup的确有较高的技术门槛,也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因为op的OVM很好的支持EVM,op上线运行稳定、体验较好的话,会加速应用往layer2迁移,稳固以太坊的领先优势当然OP也有一些技术缺陷需要克服,比如Optimistic rollup 容易被黑客以较低成本实现一层软分叉 51%攻击,只要 ETH 主网未转换 PoS 之前,这种攻击隐患就一直会存。对于 Optimistic rollup 来说,则会产生延迟 1 周的提款问题,虽然可以用支付通道加速提款速度,但这又会增加用户的成本。

怎么把所有的二层网络打通?

王东:

当多个 rollup 出来的时候就会造成一个问题,你可以说它是layer2扩容取舍的结果。其实可互通性在分片之后也是一样的,多个分片之间互相交互的时候也是有延迟的。

互通方案的理念比较简单:通过资金来换效率。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想把资产通过第一个 rollup 发给A,A在第二个rollup。如果没有这种cross rollup 方案的话,我得先提现到一层,然后在一层deposit到二层,然后再转给A。这有一个充值和提现的操作,中间时间可能非常长。

Vitalik提出的方案是,假如A有钱,A在第一个rollup 跟第二个rollup 都有资产。这个时候我把钱在第一个rollup上先转给A,只要智能合约能保证我转给A的钱在一定时间范围内把钱在第二个rollup 给B。如果A不给,我就会在以太坊上发起一个挑战,有权利从第二个rollup提现出来。

贺圣君:

Vitalik提出的跨rollup方案,可能跟之前提过的像BTC和ETH之间跨有点像,需要一个可信的第三方,第三方可以是去中心化的,他在两个rollup上面都有资金,然后由他来完成资产的一个互跨。

问题是,资金带宽的和资金成本,第三方来做肯定是有资产的规模的上限的,会影响到做跨桥跨接的规模和效率。

好处是,这种方案肯定也会为以太坊上layer1和layer2的互转,提供便利性。

路印二层网络的资产锁仓量最近已超过了2亿美元,在目前的二层网络当中可以说是领先的,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是如何实现的吗?

王东:

2亿美元是非常小的,我认为不是什么成就。

锁仓量有点像GDP,它并不能够反映一个国家真实的水平。我们从来没有想把锁仓作为一个目标,但是锁仓量小,反而看到一些自己的问题。路印其实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但是这个核心竞争力依然是在技术层面,没有体现在产品跟服务层面。

比如我们的智能钱包就有一个问题,创建成本太高,因为在layer1的智能钱包,所以转账成本也比较高。我们就要考虑如何解决智能钱包创建跟使用成本高的问题。我们的策略是智能钱包不仅可以在layer1创建,还可以在layer2创建。

交易所也一样,我们最近的版本加了AMM,后续还会加资金利用率更高的AMM。我们的技术是做好了,产品没跟上,很多的 UI都是后来修修补补进去的,所以其实用户体验是挺糟糕的。

我们看到的是差距都是可进步的空间,后续还是要多努力,踏踏实实把产品做好,把技术完整的展现给用户。

我们想跟社区说的,我们的风格是做了再说,不太想提前透支别人的期望。一个真正做研发的,技术驱动的团队,不是一个牛市过来就走掉了,我们要经历数轮牛熊的考验,当真正的竞争力建立起来的时候,我们就永远在这儿。

比原在Layer 2领域的探索成果有哪些,可以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吗?

贺圣君:

比原在2019年开始实施Layer2的方案,根据自身需求选择的是技术相对成熟的侧链路线。侧链是独立的网络,通常具有唯一的共识层,通过双向挂钩连接到一个基础层协议。

由于没有第一层设计的负担,侧链可以支持超出其基础层能力的某些特性,包括但不限于可扩展性和互操作性,同时不依赖于第一层的存储。自2020年初侧链Vapor上线以来,先后上线了AMM的超导兑换、订单簿类型的磁力兑换以及去中心化借贷等多个DEFI产品,高峰时吸引链上资金超过1亿美元,日交易笔数超过1万笔。

各产品也在不断更新,稳定币的借贷预计明天会上线(已上线,可通过bycoin.io体验),支持抵押LTC、DOT等币种,现在稳定币的挖矿场景较多,收益也比较高,有需求的朋友可以关注下。当然也存在一些不足,比如DPOS机制牺牲了到一定的去中心化。UTXO模型有一定的开发门槛等。目前正在研究对侧链的进一步改善:包括使用聚合签名技术、升级虚拟机、提供辅助开发工具等。

未来Layer 2的发展趋势会是怎样的?

王东:

第一,我觉得排名在前20-30的公链项目要紧张了,因为 layer2本身是跟他们竞争的,说的不好听一点,这些项目以前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直在那坚持活下活下来,但是用没有什么用。

第二,一些做隐私的以前要自己做一条链,现在可以把隐私计算或者是隐私转账放到一条专属的layer2里边去。

第三,我猜测递归的ZK rollup,可能会是一个新的发展趋势。

总的来讲,尘埃落定之后,以太坊的地位将更加牢靠。

贺圣君:

以太坊2.0落地前对Layer2来说是重要窗口期,layer2会是接下来的行业热点之一不同的扩容技术有它不同的优缺点,中短期会并存甚至相互借鉴,不同路线适用于不同的场景,比如状态通道很适合于小额支付。但某一种技术路线可能会是主流,目前来看rollup会是以太坊Layer2中的主流路线,会承接大部分的应用,同时layer2之间的互通聚合的需求会涌现,MATIC的转型恰逢其时。

另一方面,Layer2必须和具体项目结合,尽量吸引头部应用的迁入,搭建生态,控制项目方、用户的迁入成本和学习成本,提升用户体验。

文章来源:8问大事件 :手续费贵到高攀不起,是时候用上Layer 2了!

温馨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币圈财经官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众号
公众号
CN客服
CN客服
HK客服
HK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