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维德:牵一链而动全身,区块链的小改变,大改革

1月26日,由火币研究院主办的《区块链百家讲坛-新型货币战争席卷而来,我们该如何重新定义区块链?》直播访谈成功举办,分享嘉宾邀请了北航博士生导师蔡维德教授,并围绕以下6个要点进行了分享:

为什么“区块链根本就没有去中心化的思想”?

CBDC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以及该国货币国际化有多大助益?

为什么说Libra(Diem)是在“弃币保链”?

新型货币战争究竟分哪些阶段?未来将呈现何种态势?

为什么“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链上代码”?

不可能三角”真的存在吗?

以下是直播文字版,直播回放请点击原文链接:

https://abp.h5.xeknow.com/s/3JWv4I

主持人:您是在什么机缘巧合下开始研究区块链领域的呢?

蔡维德:我是2014年来到的中国,后来基本上就待在这儿,偶尔出去旅行演讲。我本来是做软件工程的研究,软件工程是一个很好的学科,但是在今天软件工程的重要性与30年前相比是有差距的,而我一直想找一个新的学科来研究。阴差阳错我到了清华大学参加一些活动,在那我了解到大家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似乎都很有兴趣。然而,最能引发我兴趣的是2015年1月我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一篇报道,文章提出“区块链是500年来最大的一次金融科技的创新”,这使我非常震惊!

记得过去3、4年我在中国讲“区块链是500年来最大的一次创新”[1],大家都哈哈大笑,没有人相信这个想法,太多人跟我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互联网比记账法更加重要。可是我一直认为这是真实的,当我查阅史料发现1494年复式记账法的出现改变了西方的命运和经济体系。黄仁宇教授曾讲过中国为什么在明朝输给西方,就是因为没有使用复式记账法。

复式记账法一直到2008年,区块链出现才开始有创新的改变。在2015年我就曾预判区块链来临会有一个比互联网还要更大的一个金融、科技、法律上的改革。

如果今天问我区块链今后到底怎么发展?在2015年时候我或许并不清楚如何发展,中间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但是今天以2021年来看的话,我当时的预测和判断竟然是远远低估了区块链,特别是2020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出的报告之后,彻底改变了许多的传统思维对数字货币和经济的影响,区块链如何改变世界现在已经非常清楚了。在2015年不清楚,2017年、2018年也不是很清楚,直到2019年的时候,突然有一个重大突破。2020年就有了一个非常清楚的未来景象出现,这个场景比我在2015年所想象的改革还要巨大很多倍。这个不是3、5年能解决,也不是10年解决,可能需要30、50年、100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实现的,这是一次非常大的科技、金融、以及法律上的改革。

除此之外让我触动的另一件事就是2016年英国首席科学家报告,报告提出“区块链是英国国家战略,百行可用”。就是在这种状况下,我开始了我的区块链之旅。

主持人:关于《互链网:未来世界的连接方式》这本书,您在某次分享中提及这是您弃稿三次,第四次拾起后的著作。那您能聊聊这本书的创作初衷以及背后的创作故事吗?

蔡维德:《互链网》一书我写了3次[2],开始只是想写区块链。因为我在研究区块链的初期发现无论国内外很多媒体出现误导,报道了很多错误的信息,例如说英国首席科学家这个故事就让我非常的震撼。英国首席科学家报告刚出来的时候,国内外一片批评声,都是说英国首席科学家跟本不懂区块链,只有小学生或是幼稚园的水平,他们应该学一学比特币,以后再出来写报告。我当时看到的报纸评论,因此没有读这“报告”。

蔡维德:牵一链而动全身,区块链的小改变,大改革

新闻的误导令人迷失路

后来过了两个礼拜,我再去搜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新闻评论,评论提问“为什么大家都在批评英国首席科学家(这是英国政府最高的科学单位),你们有真正读过英国首席科学家报告没有?如果没有就不应该批评。这是世界第一个政府单位对区块链有正面的评级!而且这报告字里行间充满了改革思想。”顿时我感觉上当了!后来我去研究了这篇报告,且做了很多研究。

今天如果有人想学习区块链,我推荐先读这篇“报告”,这是最好的入门参考书。

这件事情使我一直觉得区块链新闻有很多的错误报道,可能是与发币有关,还跟一些非政府组织相关。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学者一定要保持清醒头脑。我在写《互链网》第一版、第二版的时候给人看,但有人认为我在写没有价值的链(在2017-2018年联盟链被认为没有任何价值),我并没有因此而气馁,因为我一直觉得我必须走在正确的路上。另外,在2017、2018年正好碰到了币价的暴涨,后来又爆跌,这个影响很多人,我没有炒币,却不免有人与我讨论。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从学术、科学、科技的角度来讨论区块链,这就是我一写再写的原因,虽然过程并不顺利。《互链网》定稿之前我写了3次,但都统统扔掉了。2020年因为疫情的原因让我开始重写,而我认为再不写就永远写不了。

不写新闻稿

《互链网》有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不是写新闻稿”。我看过一些书,内容就是从新闻上拿下来的材料,然而新闻不乏误区(英国首席科学家报告的评论就是一个例子)。比如一些新闻报道出现在第一页的观点在第二页却是相悖的,甚至作者本身可能都还不知道这两个观点有冲突。所以我一直觉得应该有人站出来讲一讲、顺一顺,理清一些观点,让学术界、产业界或者更多的人能够明白什么是区块链。

现在很多地方政府搞区块链,那么究竟什么是区块链?事实上很多组织也搞不清楚。我也曾到一些单位去了解,他们认为研究和开发区块链就是为了准备挖矿,区块链是“去中心化”。我说中国政府怎么可能用“去中心化”机制?但他们回答,大家都这么做,大家都“去中心化”,大家都挖矿。为什么就蔡教授不是这么讲?

2016年工信部高层会议认定没有“去中心化”

事实上我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讲。在2016年我参加了工信部高层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工信部怀副部长、北京金融局霍学文局长等重要领导。当时霍局长和我在会议上都提出这样一种观点,即认为“去中心化”这一概念并不存在,同时也得到参会者认同,并且表示参会者会大力推广这一概念。可见在2016年的时候,这些观点就已经定论了,并不是蔡某人提出的新观点。

只是经过了2017、2018年区块链产业乱了。但是总要有人出来说话、讲清楚,我写这个书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能够把一些思想理清。

区块链是一个科技的大进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尽管对于现在许多人讲,区块链只是一个应用,而我一直认为区块链是一个科技大创新,等一下我再回答这个问题。

主持人:关于“互链网”,您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一场自下而上的彻底革新,从底 层操作系统到最高层应用,全面颠覆现有架构、工程、网络基础设施、操作系统、数据库结构。”但目前在我们很多人的认知里,区块链仅停留在落地应用上的创新。那您能为我们阐释一下,您提出的“互链网”和我们传统理解的“区块链” 有哪些差异吗? 

蔡维德:我提的区块链新定义并没有改变传统区块链定义,而是扩充了原来的定义,而且把不属于区块链的定义拿走,例如“去中心化”、挖矿等。可以读《互链网》或是《重新定义区块链》[3]。

传统上很多人把比特币和区块链划等号,我觉得不应该是等号。比特币是区块链的应用,区块链是什么我们可以仔细想一下。前面说到,我一直认为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大的科技进步,举个例子是我亲身经历的。在80年代,我在搞软件工程,当时出现一个面向对象技术(object-orienttation),引发一场热议,争论不休。为之疯狂的人认为这会彻底改变软件工程,并且彻底改变计算机。但是另外一批人则认为这没有什么改变,改革在哪里?革命在哪里?面向对象技术究竟如何改变世界拥护者都说不清楚,因此说改革是讲不过去的。而在当时我看来,也觉得并没有什么巨大变化,因为传统的软件都可以做。

科技改革是从底层微小的地方开始

但是在1987年某次会议上,有一位美国高科技公司的首席科学家谈到这技术,说任何计算机改革是由底层往上,从底层开始改变,且在底层只会改一点点。因此大部分学者都认为这样改变不大,不是改革,事实是从下面往上走,越往上走改变会越大。小小底层的改变,在上面却可以有翻天覆地的改变。自从有了面向对象之后,我们软件里面又有class(类), method(方法),看起来和传统软件科技类似,而且传统软件都可以这样做,但是往上走,改变力度就不一样。我听了他话,立刻改变我的观点,认为这技术确实是一个改革。后来也证实,这的确是一个改革,后来在1994年(7年后),design pattern的出现,传统软件工程的学者也都改变看法,承认是改革。

这故事让我明白,世界上巨大的改革都是从底层非常细微的地方开始改变,而改革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其他人才能看明白这是改革。这就是计算机改革的路线。

今天区块链也是一样,改变的地方看起来非常细微(所以一直有人不认为这是改革),而且是在底层。由于我经历过1987的重大思想改变,我便意识到区块链也是由下往上作出一个巨大改革,看起来只改变一点点,但是从那一点点出发,就会有巨大改变。

区块链从微小科技开始改革,先到影响到跨境支付,后又影响到银行

有人认为区块链没有新科技。他们误解了。今天许多新科技都是集成创新科技,而区块链也是集成创新科技。因为许多区块链基础科技都是在40年前就已经发展,于是有学者认为区块链没有新科技。但是现在重要科技大都是集成科技,而且是系统工程,例如生物科技。一个系统,如果底层改变了,整个系统就有巨大的改革,这就是区块链的改革。

小小科技改革,居然改变世界金融市场,改变国家货币政策

使用区块链后有什么改变?举个例子,现在区块链最大改革是在金融方面,另外是科技方面,再来是法律方面。在我看来数字货币的改革,它会影响到支付和银行,从而影响到百行百业,这样改变就太大了。IMF在2020年10月用了一个名词,说这改变是“空前”的,就是说历史上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改革。不知道大家听到这信息没有?这是空前的改革!这改变整个金融市场。这也是我刚才说的,改革是从底层开始,从小小改变开始,但是一旦上层改变,这改变就是巨大无比的,大到竟然成为金融历史上一次空前改革。

美国财政部在2020年多次公开演讲,认为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改变美国银行体系,并且在2021年1月允许美国的银行参与区块链作业,并且银行可以自己发行稳定币。这改变之大,令人惊讶。

这些事件不是发生在Libra 1.0白皮书后,而是发生在Libra 2.0白皮书后,IMF说是空前的改革(而同时间一些学者却认为Libra 2.0是大退步)。

IMF举了十多项经济领域受这事情影响而改变[4]。最近我一直写这个分析,历时三个月也还没写完,进程十分缓慢,同时也有了很多新的观点。刚开始写的时候,我看了十分钟头就开始头痛,因为改变太大了。为了使观点更严谨,在完成初稿后我不断修改,前后研读不下90遍。这里面讲的很多理论基础跟传统基础不一样,直接挑战了很多传统思想,例如未来世界储备货币的竞争方式。在2019年许多学者还认为这些理论是天方夜谭,但是在2020年10月IMF报告中却认为这是公认的理论。不但如此,美国财政部还在2020年做了非常大的调整。这些在2019年、2020年初都会被人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

这些改变了我们现有认知,例如说4、5年前说区块链改变世界,改变金融。我曾多次参加会议,听了无数演讲,国内国外的都有,唯独没有讲述区块链如何改革金融。有的只是说改革,但是改革路线一直不清楚,会让人觉得没有改革。就像面向对象出来的时候,一堆人说革命革命,另外一群人说没有革命,直至后来发觉这是一个自下而上的改革,才发现这个改革这么大。

2020年10月IMF那篇报告出来之后改革路线就非常清楚,这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内容提到银行会怎么改变,支付会如何改变。这与3、4年前说区块链改变世界改变金融而没有具体改变思路差别非常大。

小小系统管理上的改变,使区块链成为科技大改革

再来就是科技上的改变。《互链网》一书提到区块链传统包括传统系统和计算机系统,虽然有分布式系统,但是分布式系统却是中心化管理,而区块链却是分布式系统,分布式管理。就是这样看起来是很小的差别:分布式系统,分布式管理,但是整个系统架构就不一样了

传统系统加上加密协议改变科技

《互链网》提到区块链的发展要把加密协议放在现在的服务器、应用、数据库、操作系统。加密协议放在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系统就与传统不一样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尝试,这会促使一个系统架构发生巨大的改变。这也就是为什么把它们叫做“互链网”、“数链中心”而不是数据中心。当所有系统都链化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科技上的突破。

未来还会有长远发展,将来的区块链和现在区块链大不相同

你想问蔡教授为什么知道区块链以后会有巨大突破?现在是互链网的元年,以后还有十代、二十代、三十代的发展,并且目前已经可以看出互链网跟互联网有巨大差别,数据中心跟数链中心有巨大差别,比如架构上、作业上、安全上。如果再继续发展以后改变会更大,这是一个中国核心科技的重要突破口[5]。我们现在说的重大突破口,不是拿传统的互联网协议、数据库继续持续下去,这只是延续,不是突破口。而是将链化机制、分布式管理、监管机制放在系统中,就会有一个巨大的新视野、新扩展突然出现了。

小小科技改变,造成法律科技大改革

在《智能合约:重构社会契约》提到区块链加上智能合约会成为法律大改革[6]。英国法律协会在2019年已经将这机制考虑在英国法规上,在2020年还提出制定符合英国法律的智能合约模版。这改变不大?

蔡维德:牵一链而动全身,区块链的小改变,大改革

参考文献

[1] 蔡维德,姜晓芳,李琪."亲,别逗了,区块链是500年来最大的金融科技创新?",2018.09.13.

[2] 蔡维德等,互链网:未来世界的连接方式[M].东方出版社,2020

[3] 蔡维德等,互链网:重新定义区块链,2020.04.28

[4] 蔡维德等,2020年10月IMF《跨境支付的数字货币:宏观金融的影响》报告解读系列(共7篇),2021.1

[5] 蔡维德,互链网:中国科技重要突破口,2020.01.14

[6]蔡维德等,智能合约;重构社会契约论,法律出版社,2020

文章来源:蔡维德:牵一链而动全身,区块链的小改变,大改革

温馨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币圈财经官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众号
公众号
CN客服
CN客服
HK客服
HK客服
返回顶部